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第7條修正案」發言(3) (2018年2月8日)

主席,我聽了郭家麒議員發言,發覺雖然沒有新意,但不能不回應。

談到精神分裂,主席,我想你這麼清醒的坐在這裏,也知道最精 神分裂的就是經常站在道德高地,談民主和民權的人。但是,當我剛 才談到要為一包香煙立法時,我們很民主的民主之父——我不知道人們如何稱呼他——竟然認為只要警察懷疑你袋裏有一包香煙便可以 搜身,是合理的。我看慣泛民同事講一套,做一套,只要條例合用, 細節不重要,可以掃進地氈下。

他批評我精神分裂,老實說,我看到郭家麒議員便覺得他精神分 裂非常嚴重。我們上屆審議修訂 MRO(Medical Registration Ordinance) 的 Bill,我也同意他剛才說認同邵家輝議員之所以幫忙,是因為他是 業界代表。我也說過其實我也是業界代表,但他沒有時間聽我發言, 又不會經常坐在這裏。我不知道他如何議政,他收取了納稅人的錢, 便認為選民要繼續選他。

但是,好像他看到修訂 MRO 的 Bill,上屆梁家騮前議員是業界 代表,今屆陳沛然議員是業界代表,他要為業界做事,我也沒有意見。 但是,我看到有些來自地區直選的議員,經常看不起代表業界的功能 界別的代表,說我們為了利益,無所不為。在這種情況下,他來自地 區直選,但為了個人利益又會怎樣?我還未問他,是否有人到香港醫 務委員會投訴他,以致他那麼慌張,要求增加人手和資源等?我沒有 問他。因此,我對郭家麒議員的議政能力有很大保留,包括他聲稱這 是業界的利益,其實有甚麼利益?這裏的業界代表是邵家輝議員和我 張宇人,所有便利店和超級市場也是我們的選民。他們沒有要求我們 反對,但我們研究法例時,現在我們談到取得搜查令進入住宅,與我 的業界有何關係?我可以幫助誰人得益?我包庇那些在屋內做這些 事情的人會有利益嗎?邵家輝議員會有利益嗎?如果真的存在利 益,反而是影響了我們業界的利益——如果真的有利益的話——因為 業界是要繳付昂貴的租金租用商鋪,而且不可賣酒給 18 歲以下的 人,但在家賣酒的則可以。

大家可以看到這位不可算是不資深的郭家麒議員,我不知道他說 話有否經過大腦,也不知道我們在說甚麼。身為立法會議員,我認為 應該在立法過程盡力遊說同事及向政府反映這是否一項好條例。我昨 天發言時也說,很不幸,政府在審議條例時不說清楚,現在卻提交這 樣的條例上來,我認為這是很不適當的做法。因此,我要給局長善意 的忠告,我認為她要考慮收回第 44A 條的修正案。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