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第7條修正案」發言(4) (2018年2月8日)

主席,麥美娟議員剛才指自己"時運高",因為她聽不到 郭家麒議員的發言;盧偉國議員則指自己"時運低",因為他聽到。我 有不同看法,因為我剛剛離開會議廳時聽到莫乃光議員在門外抹黑我 們,指我們"拉布"。如果他不清楚聆聽建制派今天在議事廳內的發言 便胡說八道,我無需等待明年狗年 -- 現在其實已過了立春,已是狗 年 -- 便可以指他"狗噏"。不過,我覺得這並非斯文的說法,不應在議事廳用這說法。

正因如此,我也想回應"拉布"的問題。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法 定人數是 20 人,如果我們要"拉布",我們可以一如泛民議員般全部 離開議事廳,只留下我要求點算法定人數,然後法定人數不足而流 會。他們應該有 20 人在議事廳,而如果他們不想流會,為何不留在 議事廳呢?我擔保他們沒有 20 人會留在議事廳內。由此可見,我們 根本無意"拉布"。他們只餘下郭家麒議員在議事廳內發言,雖然局長 希望獲得他的支持,但我相信局長也會覺得他的發言不中聽。

我與盧偉國議員和麥美娟議員的說法不同,他們一個指自己"時 運低",另一個則指自己"時運高",我不會說自己"時運高"還是"時運 低",我只是覺得香港市民真的是"時運低",選出這種議員。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