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條例草案》第7條修正案」發言(2) (2018年2月8日)

代理主席,其實我昨天也曾就《2017 年應課稅品(修訂) 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兩次發言。我重申,作為批發及零售界 代表,我是代表賣酒的商戶,而他們其實也不同意賣酒給 18 歲以下 未成年人士。這些商戶過往也遵守這項守則,所以對於這項《條例草 案》,業界其實是支持的,沒有人要求我代他們表示反對。

不過,對於實際執行時會否遇上問題,我想在此多花少許時間向 局長表達,希望他的同事多加留意。我昨天提到,《條例草案》獲得 通過後,便利店或商店的前線員工其實會承受一定壓力。商戶經營者 可能很熟悉法例,但前線員工卻可能只是當兼職,要他們面對一些樣 貌看來好像十七八歲 -- 時下不少年青人長得也很高大 -- 醉醺醺 的走過來要求買酒的人,如果店員不賣酒給他們,其實會增加發生衝 突的機會。

我知道當局會有 label 貼紙張貼在賣酒的地方提醒有關人士,我 建議除了在標語貼紙上寫明不可賣酒給 18 歲以下的青少年外,還可 在貼紙上清楚聲明,如果前線同事賣酒給未成年的人可能會負上刑事 責任,這樣前線同事便會更有理由拒絕賣酒給他們。現時,買酒的青 少年因為不用受罰,所以會堅持買酒,並會和店員發生爭拗;而賣酒 的同事拒絕賣酒,很多香港市民,尤其是青少年不會明白,所以會與 店員爭拗,但如果有一張 label 寫明店員賣酒給未成年的人會受罰, 那麼客戶便會較為理解。

此外,是宣傳方面,我昨天也提過,既然政府現時有大量儲備, 可以在傳媒,例如報章、電台和電視台多進行宣傳,提醒零售商不可 以賣酒給未成年的人,這是犯法的,好讓年青人知道不要連累他人。 這是一種宣傳上的方式,政府要多做工夫。

我昨天也提過今次這範疇包括煮菜用的米酒和黃酒等,大家想一 想,售賣這類產品的地方不單是便利店,還可能是辦館,甚至街市內 的小攤檔,有些婆婆經常坐在那裏。如果大家曾到街市,也會看到那 些婆婆售賣包括米酒的雜貨,她們可能操着不純正的廣東話。如何令 婆婆知道將來不可以賣酒給 18 歲以下的人?政府宣傳時不可簡單地 進行,因為那些婆婆可能不看電視節目,那如何接觸和通知這些婆 婆?食物及衞生局員工會否走遍全港所有這類街市,為賣酒的店鋪張 貼貼紙?但是,當局要留心,賣雜貨的都是小檔戶,如果大家曾到街 市,會看到檔戶把冬菇等貨品掛滿店鋪,根本連可以貼上貼紙的地方 也沒有。如果不能張貼貼紙,當局會怎樣做?會否要求檔主拿走一些 貨品,好讓當局張貼貼紙?因為攤檔的面積其實很細小。在實際的執 行上,除了張貼貼紙,那婆婆是否明白內容?如何令她明白?我想這 不單是透過傳媒可以做到的工夫,而是真的要找人到所有街市向這些 檔主說清楚,否則那些婆婆便有可能會在不清楚法例內容之下而被拘 捕坐牢。我要特別提出這一點,因為這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

此外,我再說一說關於分發的實際情況。我知道政府的同事聽過 我們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的討論後,其實也有作出相應的改善。我想 說實際的操作情況。例如我懂得上網購物,以手機 App 光顧某類連鎖 店,例如是售賣日用品的連鎖店。其實,顧客只是買酒的情況不會很 多,如果只買數支酒,可否要求超級市場送貨?其實超級市場未必會 送貨,通常需要顧客購買一定數量的貨物才會送貨,如果顧客只以 20 元買兩支啤酒,便要送貨到他家中,超級市場豈不是要虧本?因 此,購物量應該要很大,舉例一個家庭需要在這星期購買數百元日用 品,其中包括酒類;家長透過網上訂購,在有關方格內劃上剔號,表 示要求送貨。當送貨員把貨物送抵購物者家中時,要觀看收貨者是否 足齡,因為要年滿 18 歲才能收貨,如果只有 12 歲便不能收貨。

那麼,應如何教育那些訂購貨物的人?有關的教育方式,可能不 是貼 label 這麼簡單。當局要在媒體上,教導市民日後在網上訂購這 類要送貨而包括酒類的物品時,要確保家長在家,否則便不能收貨。 當貨物到達現場,假設父母不在家, 十四五歲的子女正在家中做功 課,當貨物送到門外,準備收貨了,以前一直是這樣收貨的,但收貨 時發覺其中有啤酒,那送貨員應該怎麼辦?如果就這樣交給小孩,其 實是可以被拘捕的。如果他是直接僱用於該超級市場的員工,在現場 看到收貨的是一位小朋友,也硬要交給他的話......局長,不會被拘捕? 我看到你搖頭,應該會被拘捕的?應該是不對的?收貨的人應該要超過 18 歲,對嗎?應該是這樣的。我剛才看到你搖頭,你稍後要糾正 我,否則我之前對整項《條例草案》的概念便錯誤了。

因此,如果送貨員到達現場,確實看不到有成年人,如果他繼續 放下貨物,其實送貨員便犯法了。

我會直接和很快地說回有關內 容,我只舉出一個很實際的例子,請局長留心。原因為何?如果送貨 員不放下貨品,便要拿走,這樣運輸費由誰負責?下一次應否送回同 一地方?其實對一個營運者來說,所牽涉的費用會很大,局長需要特 別留心這一點。

今天這個議題其實不是一個政治議題,所以所有議員都很認真地 討論有關修正案對香港市民是否合理,尤其是在私人處所這一點上, 即是到私人地方或住宅。其實很多議員亦已發言,我昨天亦已表達了 我的意見。在審議《條例草案》的過程中,政府的同事對我說,甚至 昨天早上政府的同事也致電給我,向我講解《條例草案》其他方面都 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聽過我的黨主席張宇人議員發言後,發覺他 的說法也好像有點道理。由昨晚至今早,局長也應聽到大部分發言的 朋友都覺得會有這種情況。

我們又用一個實際情況來想想。現在說的是私人住宅。如果你到 店鋪買東西,即是便利店和超級市場,你可以直接走進去。如果你用 搜查令到私人住宅,其實你會否拘捕到有關人士?假設你已取得搜查 令,你收到資料知道該住宅有賣酒的活動,你到該私人住宅,要求人 家開門,你認為住宅裏的未成年人士還會手持着酒瓶並被你拘捕嗎? 我們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況,你到了一間私人住宅門外,要求開門。私 人住宅的大門都是木門,不是玻璃門,而裏面的人知道你在外面,當 你進入時問他們是否賣酒,難道那些未成年人會承認嗎?我覺得這個 機會其實很低,你是不會抓到人的。

另一個情況是你"放蛇","放蛇"的意思是你到一間有賣酒活動的 私人住宅,可能看到一個個子很高大的小朋友,貌似 18 歲以上,其 實只得 16 歲。你是故意到該私人住宅拘捕他,引他開門,引他賣酒, 對嗎?假設你找到一個個子高大、樣貌成熟的男孩子,其實他是 18 歲 以下,而你和另外一位同事前往,兩個都假扮是客人,即場看着他賣 酒,便即場抓人,甚麼搜查令也不需要,對嗎?如果你用"放蛇"的方 法,你已經可以即刻拘捕他了。

有議員亦有疑問,說會否出現一個漏洞?我的助理不斷和我研究 這個問題,問我會否出現漏洞,如果這項修正案不獲通過,我們處理 得不好,可能會有更多人在私人住宅出售酒類產品。其實,我不排除 這個可能性。但是,我們也要考慮社會上普通市民擔憂的私隱問題, 你突然到我家,聲稱我賣酒,然後你便可以入屋,其實香港市民是擔 心的。

我想提醒局長,當年政府推出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全 港市民走出來反對。當時很多人反對的其中一個原因,便是認為如果 通過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執法人員可隨時走上市民家中抓 人,可以破門入屋,所以很多香港市民非常害怕。當年為何那麼多人 反對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其實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令人很 擔心有關執法人員隨時可以到他們家中,無須甚麼特別理由,說來便 來,對嗎?如我說得不對,葉劉淑儀議員稍後可以糾正我,這是我和 當時很多市民的理解;當中很多細節當然不是這樣,如有機會,稍後 請前保安局局長葉太稍作糾正。

不過,我想借用這件事對政府說,香港市民其實十分着重私隱和 自己的家。執法人員要到商戶進行調查,大家都覺得沒有問題,大家 都同意小朋友不應喝酒,要保護小朋友。但是,如果因為我家有酒, 執法人員隨時可以到我家中,我便感到很憂心。很多家庭都有酒,田 北俊家中有數萬元一瓶的珍藏,其實不是很多香港市民擁有,但數元 一瓶啤酒,很多人也有,甚至也存有舊酒,而這會否被用作一個藉口 (excuse),讓執法人員可上門搜查?很多香港市民因而感到十分擔 心。這是今次《條例草案》中最大的爭議點,所以很多議員也留意着 情況的進展。

因此,請局長考慮一下,我昨天已表示,除非你稍後的發言令我 們覺得很有道理,完全說服到我們,否則我會跟隨我的黨主席,在這 個環節投反對票。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