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稅務(修訂)(第 7 號)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2018年3月21日)

主席,自由黨當然支持利得稅兩級制("兩級稅制"),尤 其鑒於香港大部分公司都是中小企。有人說中小企盈利甚豐,我不敢 苟同;有人說中小企未能獲利,我亦不敢苟同,因為未能獲利根本無 法生存。但是,一般而言,賺取 100 多萬元利潤十分正常。政府如進 一步對它們減少徵稅,令它們收入增加,對整體經濟也有好處。不少 勞工界人士責罵商家是無良僱主,我可以告訴大家,很多中小企僱主 其實是"無糧僱主"他們是沒有支薪的僱主,為了經營生意很多時 候甚至把房屋也抵押了,把自己的財產都拿出來,為的只是把生意做 好。如果現時政府向中小企提供少許幫助,我認為是好事。

張超雄議員剛才說,自由黨認為最好連稅也不用繳付,連 16.5% 利得稅率也乾脆取消。我們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我們提出的建議一 定合情合理。我們現時除要求政府實行兩級稅制外,還應該把利得稅 率由 16.5%減至 15%。原因是 10 多年前,SARS 導致香港經濟轉差, 政府對商界表示(當時利得稅率為 15%):"幫幫忙,現時香港經濟困 難,政府稍為提高稅率,企業如有盈利便多納一點稅,以共渡時艱。"

今年政府有 1,400 億元盈餘,預計未來 5 年也有盈餘,來年是 400 多億元,下一年是 400 多億元,再過兩年也有 100 多億元。未來 5 年,不計政府低估盈餘的情況下,合共有 1,000 億元盈餘。所以, 現時每年少收中小企 58 億元,我認為絕對合情合理。政府現時財政 儲備 11,000 億元,加上 30,000 多億元外匯儲備,合共有 40,000 億元 的財政儲備。在這情況下,把稅率由 16.5%減至 15%,我認為絕對合 理,這只不過是向當年出手襄助的商界作出補償,我認為政府絕對要 這樣做。

當然,剛才有議員提到,全球發達經濟體系也正在減稅。香港的 16.5%稅率並非特別具吸引力。不過,擬議的兩級稅制事實上真的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尤其能吸引初創企業、新興企業來港投資。事實上, 8.25%的稅率相對其他地區為低。減稅會帶來好處,雖然政府的稅收 減少,但如果更多企業來港成立,有助製造就業和刺激經濟活動,最 終整體稅收可能會增加。所以,減稅不是負面的做法。

張超雄議員剛才問,為何少收的 58 億元稅款不用作興建院舍、 醫院或增加醫護人手?這說法是對的。香港作為如此富裕的經濟體 系,沒有理由一般市民看醫生要輪候 8 至 10 小時。然而,現在的問 題不是沒有資金興建醫院或護老院,而是沒有人手營運。即使所有硬 件齊備,也沒有軟件。沒有軟件,有資金又有何用?有錢也無法招聘 人手。根據今天的新聞報道,醫院管 理局辭職的醫護人員比例創新 高。公立醫院的醫生認為,以他們目前的收入計,工作時間過長,如 私人執業會輕鬆得多。如這問題持續,人手便會更少,市民可能不止 等候 10 小時,或者要等候 12 小時。這個問題必需解決。我們經常說 要輸入專才,針對的並非資金的問題,亦非是否要減收 58 億元稅款 的問題,而是關乎香港缺乏人手,即軟件方面的問題。

政府有盈餘,用 58 億元興建護老院絕對正確,不過可能沒有人 手營運。來年將興建兒童醫院,但當局已事先表明醫院落成後欠缺 200 多名醫生,以致有醫院卻沒有人手運作。企業有盈利,交稅是理 所當然。繳稅予政府後,政府有責任把財富再分配。現在政府不是欠 缺資金,而是不懂得如何分配。社會對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期望甚高, 因為大家知道政府有豐厚盈餘,每位市民也應該因資源再分配而受 惠。然而,當中有部分市民未能受惠,因此便大吵大嚷。最近有政黨 相繼要求陳茂波司長向每位市民派發 2,000 元、3,000 元,也許我甚 至要求派發 5,000 元。但是,財富分配事實上是政府的責任,與商界 無關。企業按盈利納稅,已履行應負的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兩級稅制根本不會對特區政府的財政構成壓力。 因此,我請勞工界或社福界議員不要再問為何商界不多繳稅,或以為 減利得稅是零和遊戲,會導致沒有資源投放給他們,這一點我們必須 澄清。最後,我不厭其煩重申,特區政府如未來有 400 億元至 1,000 億元盈餘,我期望它會履行當年向商界提出減稅的承諾,把稅 率由 16.5%減至 15%。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