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稅務(修訂)(第 7 號)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2018年3月21日)

主席,我本來不打算發言,因為自由黨黨魁剛剛發言完 畢。但我剛才聽到張超雄議員的發言,我極不同意。他現在不在席, 希望他在樓上聽到我的發言。他說香港 10 萬間公司當中大部分是財 團,但只要稍有常識的人也知道,香港中小企的比例佔 99%以上。中 小企當中,可能包括由父女或母子組成的報販,以及由早工作到晚的 中小企僱主。現在建議他們最多可獲退稅 10 多萬元。他們的每月收 入可能只有萬多元,退稅為何不能使他們受惠?主席,我真是不明白。

他聲稱商界完全無良,而特區政府似乎完全沒有向有需要的人士 提供支援。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撥了多少經費幫助有需要的人?對於 幫助有需要的人,商界可曾站出來表示反對?我們從來沒有。多年 來,政府可曾有回饋商界?今次政府提供的只是小恩小惠,但對於為 香港貢獻良多、繳交大筆稅款的企業而言,其實有一種意義,就是政 府沒有忘記這群對香港作出貢獻的人士。

張超雄議員要取悅他的選民沒有問題,他可以繼續爭取支持。但 是,他不斷侮辱我們,真是令我無名火起三丈。主席,對不起,我不 得不站起來發言。他剛才聲稱,對很多企業而言,年賺 200 萬元已經 很多;其實 200 萬元只是較低稅率適用的應評稅利潤上限而已。請他 說得清楚一點。他問為何要幫助年賺百多億元的大財團,要將錢塞給 他們?其實,即使是賺取百多億元的公司,也只獲退稅 10 多萬元而 已。請他說清楚一些,可以嗎?他又指我們維護商界的利益。主席, 難道我們沒有貢獻嗎?我不想再多說了,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