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構建全方位"再工業化"政策體系》議案發言 (2018年3月22日)

代理主席,我在 2014 年 3 月也曾動議一項題為"鼓勵工 業界回流發展,令本港產業更多元化"的議案。該項議案雖然獲立法 會通過,但我們似乎未見當屆政府有甚麼回應或做過甚麼。當然,我 們知道那時尚未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楊局長亦未上任。楊局長剛才說 的話甚有鼓勵性,他說希望未來 -- 在本屆政府任期或兩年後 -- 香 港工業佔 GDP 的比例不會繼續下跌而能回升,我也樂見這情況可以 發生。

今天吳永嘉議員提出"構建全方位'再工業化'政策體系"議案,我相 信會獲通過,因為我剛才聽到大部分議員均支持這項議案,但如何才 能真正辦到此事呢?

大家也很清楚,過往工業要北移是因為香港的成本高。國內當時 實施改革開放,工資廉宜,可提供勞動力;但今時今日,國內工資絕 不廉宜,國家亦傾向提升科研發展。如果大家要繼續利用廉宜勞工 , 可以到東南亞不同地區,但如果要留在香港,便只有兩個方向可行, 其一便是如何重新吸引工業界回流,另一則是創新科技。蔣麗芸議員 剛才發言時提到,過往 10 年、12 年,香港投資了 100 億元在科研方 面,卻好像沒有甚麼成果,但我今天可以告訴大家一些具成果的實 例,尤其是在紡織及製衣業方面。

半年前,香港有一家企業準備在港開設一間紡紗廠。過往 10 年, 香港的紡紗廠北移或結業,卻沒有紡紗廠在香港開辦。當然,我代表 紡織及製衣界別,紡紗是其中一部分。有企業在半年前落實開設紡紗 廠,現在還未開設,而是要在 3 個月後我稍後會向大家解釋該廠 為何仍未開設。該紡紗廠採用全環保概念,有關技術是由香港紡織及 成衣研發中心("研發中心")研發出來的。現時該家香港企業與研發中心合作,在大埔工業邨 3 萬平方呎地方設立的 3 條生產線已準備就 緒。他們把大家棄置的衣物全部回收,經分類、溶解及打碎後抽出纖 維重新紡製,這是全新的技術。該紡紗廠尚未開始營業,但已有大家 也認識的海外買家如 H&M 及 Burberry 排隊下訂單。尚未啟動的生產 線便有訂單。這是一宗很好的例子,採用香港科研技術、香港公司投 資、香港生產及香港製造,是傳統產業"再工業化"的最佳例子,而且 還很成功,已有訂單。該公司於 3 個月後開啟生產線後,準備在香港 再投資另外 10 條生產線,用地則要再跟大埔科學園商討。

可是,現在有一個最大問題,我希望局長用心聆聽。上述 3 條生 產線仍未能啟動的原因,是政府內部有很多問題,令租約仍未能簽 訂。選址已定,準備裝修,卻因政府內部問題,令租約未能簽訂,麻 煩局長快速解決這問題。這個案顯示政策無法配合香港"再工業化"的 營運。

我再舉兩個例子,也是研發中心研發的科技。首先是發熱纖維, 可以混合紗線一起織 製 成毛衣,完成後可連接一個 power bank(俗 稱"尿袋"),令毛衣可以發熱保暖。這也是香港研發出來的技術。另一 種技術是利用 3D 掃瞄人體,配合一部自動織機,3 天後便可以有一 件量身訂造的毛衣交到顧客手上。這些製品引用香港科技及在香港生 產,而且利潤可以很高,是傳統產業利用科技成功轉型的例子。

所以,我認為香港有潛力進行"再工業化"發展。當然,我們說的 不是傳統產業,即不是在香港開設一間有 1 000 名工人的製衣廠,聘 用工資低廉的勞工。我們可以利用科技進行"再工業化"發展,其他不 同的工業,無論是電子、玩具或鐘錶業,均可以在香港生產和發展 。 我可以告訴大家,海外買家對於香港製造的產品有絕對信心,信心高 於其他地方的產品,這也說明為何有這麼多食品和醫藥產品在香港生 產,以及為何那麼多國內朋友堅持要在香港購買有關產品。因此,我 想請局長"拆牆鬆綁",修訂適當政策,以及改變公營機構的思維。如 果該間紡紗廠真是完全能自行作主,半年前已開業了,現在則可能要 再等 3 個月甚至半年才能開業,等的就是一份尚待解決的租約。

多謝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