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全面檢討勞工法例,改善勞工權益》議案發言 (2018年3月22日)

主席,我聽到一些議員的發言,內容均離不開香港的勞 工法例跟不上外國,但他們永遠只說一些,不說一些。最經常聽到的 是新加坡也有標準工時,為何香港沒有?然而,他們又不說為何新加 坡沒有最低工資。

他們又舉例說很多地方有較長的產假和侍產假,又說產假應該增 至 14 周,但他們卻不說有些地方由政府支薪給放產假的僱員;有些 地方的稅率也很高;有些地方為產假設立薪酬上限,不像香港般由僱 主支付僱員原有的薪金;有些地方亦沒有像香港這麼低的失業率,當 地人手充裕,讓僱員多放假當然也沒有問題。

說到底,每個地方的情況也不同,不應該一概而論。我不反對大 家檢討法例,但反對為改而改、為加而加,特別是他們為取得"政治 籌碼"而不斷掛"聖誕樹"。你要求 7 天侍產假,我便要求 1 個月;你 要求 1 個月,我便要求半年;你要求半年,我更要求一世,看看誰可 以爭取最多,完全不顧現實的情況。

對工人來說,加工資、加假期、加福利一定很中聽,但全部相加 起來,對香港整體的營商環境便會造成損害。我們近期看到法國有很 多罷工行動,都是因為勞工法例制定後很難回頭,而最重要的是,如 果不能回頭的話,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事呢?

落實最低工資及侍產假等勞工政策已經令中小企的經營成本持 續攀升,但工會的訴求有增無減,設立標準工時、增加最低工資、取消強制性公積金與遣散費對沖、增加侍產假、產假及福利、勞工假與 公眾假期看齊等,矛頭直指商界,特別令中小企的生存條件每況愈 下,小投資者憂心不已。

雖然大家看不到有大型裁員行動,但切勿以為沒有問題。有同事 剛才問:公司增加福利後便會倒閉嗎?這未必即時發生,但日積月累 便會有問題。香港的確比較幸運,相比歐美,香港背靠內地龐大的消 費市場,以致可以保持一定的經濟實力,但經營成本過高的負面影響 已經默默浮現。

須知道,對本地飲食業來說,薪酬一般較租金開支高 1 倍。政府 統計處日前剛公布"按行業劃分的企業經營情況"的數字顯示,2016 年 飲食業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的比率為 48.2%,相比 2015 年再上升 近 1 個百分點,反映飲食業的工資壓力越來越大。其實有一點是大家 不知道的,便是飲食業壓縮了管理層來提升其下數個階層的待遇,這 對中產及管理層也不公道,但現時仍然有這樣的問題。

有人批評飲食業的薪酬偏低,但他們沒有同時指出,食肆一般只 賺取微薄利潤,過去 10 年更持續遞減,只得單位數字。2016 年平均 只有 5.1%,中小企食肆更平均只有 2.9%。飲食業根本不可能好像建 造業般有條件大幅改善工人的待遇。

然而,香港現時勞動力嚴重不足,剛公布的失業率數字繼續處於 20 年的低水平,只有 2.9%,可說是全民就業,以致近年飲食業在招 聘人手方面非常困難,特別是洗碗工,這方面我也不詳述了,免得說 來說去也只說洗碗工。

主席,在各項成本無可再減的情況下,為紓緩人手,連鎖店已經 透過中央廚房、機械化、壓縮工種來應付。至於中小微企,只有掙扎 求存,更難與連鎖企業競爭。

因此,我們要留心如何避免帶動薪酬開支升幅過急及扼殺中小企 的生存空間,這才是最需要關注的問題。我認同很多中小微企有時會 成為無"糧"僱主,因為他們沒能力出糧給僱員,而不是沒有良心。

主席,我不反對亦無需反對有能力的僱主為僱員提供較吸引的福 利,因為現時根本難以聘請員工,在自由經濟之下,僱主自然會"加碼"。所以,對於無法增加福利的僱主,我不希望社會對他們加上標 籤,扼殺他們的生存空間。

近期勞工界說要增 加產假及侍產假, 剛才亦有同事提出這些要 求,令飲食業感到很害怕,因為這好像又來拷打他們的腳骨。如果政 府願意仿效外國的做法,由政府承擔這些成本,商界多數也不會反 對。不過,坦白說,即使政府現在願意承擔,我也會有意見,因為如 何找人頂替呢?工作根本沒有人做,怎麼辦?難道不用做嗎?還是飲 食業不用招呼客人、不用烹調食物,連清洗也不用便可以給客人享用 呢?這是沒有可能的。

所以,延長侍產假及產假一定會令中小微企的人手更加不足,這 個現實問題必須處理。有同事剛才說反對輸入勞工,但如果不輸入勞 工,我們如何繼續經營下去呢?

總結而言,我覺得政府不應單方面落實加強僱員權益的政策,否 則只會拖累中小企的營商環境,亦有可能為勞動市場帶來衝擊,令好 事變壞事。

有同事剛才提及年假,甚至要求最低工資"每年一檢",我覺得最 低工資 應該在 有需要檢討 的時候才檢討 。其實,現時 規 定 "兩年一 檢",商界已覺得是一個問題。大家要求取消對沖,卻不問為何銀行 多年來 拿去 "打工仔 "600 多億元,但仍 不減 低費用,反 而對 數十年 來"對沖"了 300 多億元,大家卻諸多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