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拉動內需 擴大客源》議案發言 (2018年3月29日)

代理主席,剛才我的黨友邵家輝議員,已就他所提出的 議案清楚地解釋,政府坐擁龐大儲備及財政盈餘,實在有必要推出更 多改善民生的措施,同時亦要加快增加旅遊配套設施,擴大旅客客 源,令本港旅遊、零售、飲食、交通、運輸等行業的整體經濟能持續 受惠。因此,對於政府在新一個財政年度為旅遊業額外撥款接近 4 億元,自由黨是支持的。我們亦期望有關措施能支援各界推動旅遊 業的發展,重塑香港成為世界級的首選旅遊目的地,並使旅遊業能持 續健康地發展。

香港的旅遊業面對其他地區的激烈競爭,本身競爭力亦有下降趨 勢。根據瑞士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2017 年全球旅遊業競爭力報告》, 在 136 個國家及地區中,香港、新加坡分別排在第十一名及 第十三名,中國則排在第十五名,而亞太地區排名最高的是日本,排 第四名。

香港十強不入,與日本的差距甚大。日本在短短數年間,成為整 體旅遊品質改善最多的國家,在"旅客待遇"和"地面交通便利"項目上 排行全球第一,而且在"接待服務"方面也取得極高的評價。緊隨其後 的中國在文化資源方面則排行第一,可見香港必須努力提升旅遊競爭 力,開闢新的旅遊商機。舉例而言,近年市民對具本土特色的墟市和 市集感興趣,社會亦有聲音要求當局重新舉辦墟市或特色市集,以傳 承社會的傳統特色。自由黨一直主張,政府不應僅僅保留現存的特色 墟市或市集,更應因應各個地區不同的情況,協助開拓及發掘一些別 具特色的假日墟市。

事實上,一般墟市和市集的特點是包羅萬有,在一個小區或小街 內包含衣、食、住、行各大元素的服務和商品,因而墟市或特色市集通常能體現地方特色。墟市或市集不單是香港的寶貴文化資產,亦是 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近年全球興起一股深度旅遊及文化遊的熱潮,本 港的墟市及市集理應可佔一席位,成為別具吸引力的旅遊賣點。

不過,在努力開闢新商機之餘,當局亦應注意香港個別地區的承 載能力。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數字顯示, 2017 年訪港旅客達到 5 850 萬人次,為本地人口的 7.9 倍,其中來自中國內地的旅客依然 佔大多數,超過 4 400 萬,佔總數的 76%。每年數目龐大的內地旅客 來港,響起了社會關注本港接待旅客能力的警號。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 2013 年 12 月完成《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 力評估報告》,該報告評估的範疇包括本港口岸處理能力,以及旅遊 設施、酒店及公共交通等方面的接待旅客的能力。該報告預測 2017 年 訪港旅客將超過 7 000 萬人次,並以該預測數字作為評估香港承受及 接待旅客能力的基礎。舉例而言,該報告指出訪港旅客使用的眾多公 共交通工具中,鐵路佔 55%。預料 2017 年即使訪港旅客達到 7 000 萬 人次,仍可大致滿足需求。雖然 2017 年已過去,訪港旅客未有達到 預期的 7 000 萬人次,但本港接待旅客的能力依然令人擔憂。

考慮到香港個別地區的承載能力,內地早於 2015 年實施深圳居 民"一周一行"措施,以紓緩香港人口承載過大的問題。我們認為隨着 港珠澳大橋及高鐵的陸續開通,旅客人數只會有增無減。因此,當局 必須研究如何開拓更多旅遊景點及交通配套設施,以疏導旅客人流。 既要做到吸引更多旅客來港,以增加內需,亦要避免旅客過度集中於 某些區域,影響市民生活,這將是特區政府必須努力研究的問題。

代理主席,我剛才聽到其他議員的發言針對水貨客,認為他們是 一個問題而不是遊客。事實上,有些議員可能對此不大清楚,他們應 多到深圳走走。我相信大部分水貨客是香港人,我亦曾公開提及,根 據我的資料,在約 2 年前,水貨客每天可以賺取 600 元。這樣的話, 他們為何還要當"洗碗工",為何還要長時間工作呢?他們倒不如多運 幾輪貨,然後順帶在深圳買菜、電髮、修甲、按摩,因為他們這樣所 賺的還比在香港工作多。因此,同事們不要認為水貨客便一定是內地 人。如果同事要仇視國內同胞,我也沒辦法。

事實上,就邵議員今天提出政府應做的工作,即使遊客量增加不 多,我們亦應研究如何做好旅遊配套,因為香港人也可在香港旅行。 正如剛才有同事提到,紐約也是很多本地人的旅行景點,那為何香港人不可到墟市等旅遊景點呢?我認為同事不應太抗拒我們在此議題 上發表的意見。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