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7 年中醫藥(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 (2018年3月29日)

主席,中醫藥業是我代表的批發及零售界所涵蓋的 85 個 商會之一,所以我一直積極跟進《2017 年中醫藥(修訂)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並與業界有深入的溝通。

簡單而言,《條例草案》的目的是賦權衞生署署長,若認為某些 中成藥或相關產品損害健康,對公眾環境衞生造成危害,以及不適合 人體服用,就可以發出中藥安全令,禁止銷售及供應該等產品及回收 該等產品。

業界原則上支持政府今次的修訂建議,因為這樣做可以堵塞現行 法例上衞生署署長沒有權力發出回收指令的漏洞,令一些有安全問題 的中藥材或中成藥得以有效回收,以保障公眾健康。

然而,在具體的運作上,業界希望政府可以顧及他們的關注。包 括:第一,接獲衞生署署長發出的中藥安全令之後,有否足夠時間處 理回收的安排。第二,如何界定在有"合理辯解"的情況下不遵從中藥 安全令。第三,供應商向客戶發出回收通知後,若客戶未能把產品退 回,責任誰屬?第四,在罰則方面,現時建議的罰則,即罰款 10 萬元 及監禁 2 年會否過分嚴苛?

無論之前在衞生事務委員會的討論,還是在法案委員會的審議, 我一直反映業界的關注。我尤其關注署長採取甚麼準則及標準,以評 估中藥商有否遵從中藥安全令。中藥商可能無法回收全部產品,例如 產品可能在其不知情下售予一些"空殼"公司或無牌商戶。當出現問題 後中藥商想聯絡有關的"空殼"公司,但對方可能已逃之夭夭。最後責 任誰屬?又或零售商最終拒絕退回產品予供應商、生產商或批發商, 責任誰屬?甚至有關產品可能銷售至其他國家,回收又怎樣處理呢? 凡此種種問題其實也是業界的關注。因此,我希望政府當局 -- 正如 之前在法案委員會中所言 -- 在《條例草案》實施一段時間之後進行 全面檢討,以及再充分諮詢業界。

除此之外,在審議《條例草案》期間,業界一再表達對《中醫藥 條例》("《條例》")不滿意的地方,特別是"中成藥"的定義及中成藥 產品註冊的問題。就此,業界希望當局可以從速修改《條例》。

事實上,現時市面上一些口服產品或健康食品主要以中藥材作為 主要成分,但添加了其他物質(例如少許維他命 C),便不屬於中藥或 有關產品,並不符合現行《條例》的"中成藥"的定義,目前不受《條 例》規管。即使今次的《條例草案》獲得通過,該等產品出現了問題, 業界同樣無法回收。

就這樣的情況,我想表達一些看法。業界指出,市面上有些中藥 產品令市民感到混淆。正如我剛才所說,一些以中藥材為主要成分的 產品,只要添加了少許其他物質,可能只是少量維他命 C,即使在市 面上銷售的方式可能與一般中藥或相關產品很相似,其實已經不受監 管。我當然不會評論該等產品的優劣,可能更好也說不定。但該等產 品並不是中成藥,可能只是一些保健產品。我認為政府有需要向香港 市民提供該等產品的清晰資訊,多做推廣。譬如在產品上貼上特別標 籤,區分受法例規管的中藥或相關產品及不受規管的保健產品,讓市 民以資識別,當然最終購買與否是消費者的選擇。

我重申,我不會指明兩類產品之中,哪一類好、哪一類不好,因 為可能兩者 均 是好的 。 但我覺得政府有需要 幫 助 市 民 了 解 兩 者 的 分 別,因為中成藥具有藥效,而另一類不受規管的產品其實是否具有藥 效呢?如有,就需要受到監管;如否,該類產品其實應定義為甚麼? 現時市面上出現了很多我剛才所說的混淆情況。

再者,局長,我想指出更重要的是,該等現時不受規管的產品如 出現了問題,同樣無法回收。當局今次填補了關於衞生署署長發出回 收指令的權力的漏洞,何時可以填補另一個漏洞呢?我相信局方需要 一直關注這個問題。

我當然知悉政府之前就此議題作出的回應,就是現時正深入探討 如何修訂《條例》下的"中成藥"定義。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下的中 藥組亦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成員包括中藥專家、中醫藥業界代表, 以及政府化驗所代表,負責跟進及研究未來路向。然而,我希望局長 加快進行這方面的工作,能公布時間表的話就更好,讓市民能早日清 楚了解自己購買的中藥產品。

除了"中成藥"的定義,我也藉此機會談談《條例》在 1999 年制定, 經過了 20 年的實施,當中有很多條文可能已經不合時宜,有需要更 新。舉例說,現時經常在新聞上看到美容業向顧客提供艾灸或推拿、 按摩等服務,根據《條例》很容易有機會因無牌行醫而誤墮法網。假 設 美容業的服務提供者聲稱顧客接受推拿服務後,身體會有各種好 處,原來有機會觸犯法例。因此,現在很多美容師提供這些服務時, 也不知道要如何推廣。其實艾灸、推拿的好處是甚麼呢?大家也知 道,推拿可以通氣血,但美容師以這好處招徠顧客時,可能會誤墮法 網。然而,不提這些服務的好處,美容業如何推廣這些服務呢?難道 美容師純粹說與顧客有肌膚的接觸,便可向顧客收取 200 元、300 元 的服務費?我相信不能這樣,而事實上,接受這些服務對身體是有好 處的。然而,受限於《條例》,美容業不能宣傳艾灸、推拿及按摩等 服務。其實有部分美容界的人士涉及一些 court case(法庭案件)。他們 對此感到十分憂慮,不知道應否推廣和提供這類服務。就此,我希望 局長可以盡快與有關方面跟進,清楚釐定美容業合法地提供這類服務 的準則和要求。

順帶一提,我長時間參與法案委員會的審議工作,並在法案委員 會會議上表達與黃碧雲議員的不同的看法和意見。我知道黃碧雲議員 極度關注香港市民的健康,所以對於任何有關食物安全的法例,她也 有極高的要求。我個人亦當然關注香港市民的健康,但除了香港市民 的健康外,同時平衡業界的權益,我認為也是十分重要的。黃碧雲議 員剛才提到,現時中藥材的檢測只針對未經煎煮的中藥材及中藥材經 煎煮成的藥湯,但只化驗藥湯是不足夠的,應連同煎煮後的中藥材渣 滓一併化驗是否有殘餘農藥及重金屬。她希望當局收緊中藥材的檢測 準則。

我相信曾經求診中醫及服用中藥的香港市民也知道,求診後便要 執藥,而當中的藥材一般十分乾燥,不知道是甚麼。市民回家後,便 把中藥材拿去煎煮,按藥方指示以多少碗水,煮至餘下多少碗水,最 後便喝下服用。我相信絕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只會喝下藥湯,而餘下的 中藥材渣滓便不理會。我未曾聽過有人會把煎煮成藥湯的中藥材渣滓 當作菜餸般連同白飯吃下,而這些渣滓只會視作垃圾扔掉。

政府應如何保障市民?其實我們會把甚麼東西吃進肚子裏,便應 該檢驗那些東西。藥湯中任何對人體有損害的物質,例如剛才提及的 殘餘農藥及重金屬等,均受已制訂的指標規管。如一些中藥材經檢測 後發現超標便一定要 ban(禁止),因藥湯是直接喝下服用的。但是,化驗中藥材經煎煮後留下的渣滓,是為了甚麼呢?我未曾聽說有人會 吃下中藥材渣滓,應該只會在逃難時,才有人吃樹皮,對吧?現在應 該不會有人這樣做。中藥材渣滓與人體健康有甚麼關係?局長,其實 我在法案委員會的會議上打了個比喻:吃下不鏽鋼鍋內的鐵鏽固然會 出問題,但拿不鏽鋼鍋來煮湯,不會吃下不鏽鋼鍋,那麼不鏽鋼鍋與 人體健康有何關係?

當政府作出嚴格的監管,會發生甚麼問題呢?當然最理想的是對 所有東西均進行化驗。然而,第一,化驗涉及成本,撇開處理與政府 的文件往來所需要的成本不計,化驗所化驗每項產品均需收費,即使 政府進行化驗同樣要付費,這些均是資源。化驗一些應該化驗的東 西,例如我剛才所說喝進肚子裏的藥湯,不會產生爭議。我認同必須 完全依循程序進行檢測,如有問題便應化驗,因為藥湯喝進肚子裏, 對人體有影響。但我認為沒有需要檢驗中藥材渣滓。尤其是中藥材來 自世界各地,其種植土壤或種植方法也不同,各地的指標也有別。政 府既有如此嚴格的監管,要是再就中藥材檢測施行過於嚴苛的標準, 中醫藥界擔心,這會為未來引入中藥材到香港時造成阻礙,一些中藥 材可能會因而不獲准輸港。大家知道,每張藥方均包含很多不同的藥 材,因前述原因而只欠一種藥材,便可能令有關的醫療方法 無法使 用。這一點是業界人士告訴我的,他們對此感到很憂慮。

我重申,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是我們所有人的關注,但有關的政 策和法例一定要對症下藥。我們看中醫,拿到藥材,將那些藥材煎煮 為藥湯,然後喝下藥湯,剩下的中藥材渣滓是不會吃的。因此,我認 為沒有需要檢驗經煎煮藥湯的中藥材渣滓,而中藥材渣滓與人體健康 無關。以上是我在這個環節要表達的意見,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