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設立警員操守資料庫》議案發言 (2018年4月12日)

主席,我們不時聽到有關警務人員執法時禮貌欠佳、行為不當、濫用職權等指控。有部分警務人員的確是警隊的害群之馬, 干犯如非禮、強姦、盜竊和傷人等嚴重罪行。但是,大部分警務人員都盡忠職守、致力維護法紀,違法的警務人員畢竟只屬極少數,當局是否有必要因為少數不良分子的犯罪行為而要如原議案所提議,大費周章地成立警員操守資料庫來標籤他們?我們認為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有一點非常值得我們深思,就是設立資料庫的目的,究竟是為重 整警隊風氣、保障公眾安全,或只是譁眾取寵、以偏概全的偏激人士 為了激發政治矛盾,而要警員繼續扮演其所設定的"壞人"角色?

事實上,投訴或監察警隊的制度一直行之有效。現行的投訴警察 制度可分為兩級,第一是投訴警察課,第二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雖然有意見認為這兩個組織在處理投訴案件或在監察執法人員的行為上並沒有作用,但在批評之前應要先理解其職 能。

顧名思義,監警會的職責是監察警隊,而近年公眾對監警會的信心日漸提升。監警會過去亦本着"多走、多聽、多說"的方針,對內對 外進行一系列的強化措施,以完善有關制度,令其監察能力有所增 加。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去年就監警會進行意見調查,結果顯示,即使在政治氣候激烈的環境下,公眾對監警會的信心、觀感和滿意度,也較前一年有所提升。

投訴警察課經常被批評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但從投訴警察課向 監警會提交的數字顯示,當中接獲最多有關疏忽職守的投訴個案,較 對上一年同期上升逾五成,反映相關投訴已獲秉公辦理。

除監警會外,警隊最近亦成立了誠信管理特別工作小組,目的是 檢視現行的誠信管理制度,同時研究優化措施,以進一步提升警隊的 誠信。小組更要求警隊管理層不斷改善警務人員的誠信,經常作出適 當的監督,勸勉警務人員不要做出令警隊尷尬的事情,以免遭到紀律處分或刑事檢控。此機制既可提升及監督執法人員的行為,亦不致影 響他們的士氣。

成立操守資料庫只會影響警隊士氣,根本無法阻嚇警隊中壞分子 作出犯法行為。干犯法律的警員必須面對法律制裁,成立資料庫只會方便"有心人"繼續向相關警員窮追猛打,令他們除受到法律制裁外, 仍要飽受不同程度的精神懲罰,更成為網絡公審的對象。根據同一道 理,我們是否也要為公立醫院的前線人員、食物環境衞生署的執勤人員、交通督導員,甚至一般公務員的行為操守成立相關的資料庫?

在現時政治氣候不明朗的大環境下,部分人士的仇警思想強烈, 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公開辱罵前線警員的視頻或留言,涉事警員通常已相當克制。但是, 如果一些不甘受辱的警員作出適當而合法的反擊,這些行為可能會因為遭到投訴而被納入資料庫,我擔心此舉會對 警員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令他們拒絕或迴避執法。長遠而言,只會損害本港的社會治安。

所以,自由黨絕不贊成設立資料庫,因為此舉不單帶來不良影響,更是別有用心的另類政治迫害。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