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恢復《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發言 (2018年4月25日)

主席,市民對本屆政府首份財政預算案("預算案")評價 好壞參半。對於政府如何"派糖"與市民共享經濟成果,大家有很多不 同意見。

自由黨對於這份預算案較過去多顧及中產的需要, 可 謂喜出望 外,部分措施與自由黨的建議甚為接近,在許多方面都較過去正面務 實。

自由黨歡 迎 "財 爺 "接納自由黨的建議,把薪俸稅的稅階由現時 45,000 元擴闊到 50,000 元,並由 4 個稅階增至 5 個。這是好的開始, 紓緩了中低層中產的一些生活壓力。

不過,自由黨對有關利得稅的措施感到失望。雖然政府引入了利 得稅兩級制,卻借機轉移視線,未有履行當初對恢復原來 15%稅率的 承諾。不要忘記,當年政府因財赤問題,商界答應共渡時艱,同意政 府把利得稅調高至 16.5%,期望經濟好轉後,可以回復原來稅率,而 時任財政司司長亦表示會這樣做。惟政府現今坐擁豐厚盈餘,區內部 分國家皆以減稅及不同稅務優惠吸引海外投資,對此當局仍然置若罔 聞,商界感到非常失望。

今年預算案的另一敗筆是,政府沒有像過去數年般,豁免食肆、 小販牌照及受限制食物售賣許可證的費用。許多小型企業本來已無錢 可賺,一直無法受惠於利得稅的退稅措施,充其量只有在租金中免交 差餉。今年庫房收入破紀錄,但惠及他們的措施反而少了,與他們的 期望有很大落差。這反映當局不明白做小生意的困難。近年食肆各項 經營成本高企,做小店老闆很可能較僱員更辛苦,隨時沒有能力支薪 給自己。他們許多時更因為人手不足,連自己或家人都要落手落腳洗 碗、洗廁所。

主席,雖然政府已引入最低工資及侍產假,但工會的訴求仍然有 增無已,不斷要求設立標準工時、提高最低工資、延長侍產假、產假、 增加工人福利、將勞工假與公眾假期看齊等。如今又要取消強積金與 遣散費對沖機制,中小企的生存條件可謂每況愈下。反觀工人的薪酬 水平卻越推越高,很多年輕人都寧願投身較安逸的保安業或較高薪的 建造業,但保安業仍然缺人,飲食業更是人手嚴重短缺。

較值得慶幸的是,預算案中有提及引入海外人才的構思,可見"財 爺"亦察覺到本港缺乏人力資源,已經嚴重到窒礙經濟發展的地步。 不過,司長,坐在你身後的局長似乎只考慮取消對沖機制,而沒有考 慮輸入勞工  -- 他現在望着我笑 -- 政府其他部門好像沒有考慮過 這議題,交不出任何具體內容和推行時間表,真的令人失望。

其他許多行業的人手短缺問題比飲食業更嚴重,例如職業司機和 護老院護理員等,已因為人手不足而令業界叫苦連天。就跨境貨車司 機,如當局能放寬限制,稍為提高獲准來港的內地貨車司機人數,便 能幫到業界,但政府卻不肯這樣做。

主席,我一向很欣賞本來隸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的效率促進 組。該組過往如申訴專員般,尋找政府的官僚問題,帶領有關部門跟 商界商討解決方案,制訂很多改善及方便營商的措施,提升部門的工 作效率。但是,今年不知何故,效率促進組撥歸創新及科技局轄下, 令我非常失望。

我不認為單靠創新科技就可以方便營商。以酒牌為例,警方只懂 得沿用過往百多年來規管黃、賭、毒的思維規管酒牌。酒牌局有理無 理都向食肆施加許多嚴苛的發牌條件。政府部門若不改變其固有的思 維,有科技有電腦亦沒有用。

效率促進組及其方便營商諮詢委員會,其實建立了一個很好的平 台,給業界與政府部門磋商拆牆鬆綁的措施。近年政府接納按風險分 級的續牌機制建議,首先在酒牌試行,將紀錄良好食肆的酒牌有效期 延長至兩年,就是一個好例子。經過兩年多的試驗,證明了這機制有 助加快處理酒牌的續牌申請。當局應盡快為食肆牌照引入相同機制, 給紀錄良好食肆的牌照有效期,由一年延長至兩年,以減輕有關部門 的工作量,從而可調撥人手,加快其他牌照的申請進度。

因此,我不理解政府為何要把效率促進組調離政務司司長的直接 管轄範圍。現既成事實,我只好促請當局確保效率促進辦公室轉變架 構後,仍然保留以前跨部門的合作模式,避免走向另一極端,只靠創 科技術解決問題。

主席,因應本屆政府推崇"新政府、新思維"的作風,我勸政府應 該督促環境局和環境保護署一改其舊習陋習,不要一味"用棍打人", 改為多給一些"紅蘿蔔"如稅務優惠等。我所指的是,不要以為徵收高 昂費用,便可以減排、減廢,但從來不鼓勵或教育市民減廢,或配合 從源頭將垃圾分類、回收及循環再造等措施。

無可否認,政府在過去 20 多年以"用者自付"、"污染者自付"等口 號(財政司司長最喜歡用的),讓市民普遍接受許多新增的收費措施。 但時至今日,庫房"水浸",是否還要收回成本?很簡單,市民到警署 報案,警方會否要求報案人先付款才辦案?所以,收回成本絕非金科 玉律。

主席,講完業界的問題,我想談談香港現時的三大民生問題。第一 個必然是房屋這個深層次問題。

此方面有兩個問題急須解決,第一是低收入人士居住環境越來越 惡劣、輪候公屋時間越來越長的問題,第二是如何幫助青年人"上樓"。

就此方面,可否加快增加公屋供應量,以及提供完善的置業階 梯?我認為其中一個方向,就是要加快公屋單位的流轉。我建議如當 局於短期內能覓得土地,就應全都用作興建"綠置居"、"白居二",協 助綠表人士自置居所,騰出原有公屋單位,編配予正在等候公屋的人 士。至於這會否影響私人樓宇的供應,我認為當局現階段無須太擔 心,私人發展商有很多土地,他們亦有很多辦法,當局不如集中精力 加快公屋流轉或多建公屋,這是現時急須要做的事。近年有很多正在輪候公屋的父母,為免收入超出上限,不讓子女工作,直至"上樓"為 止。這令到各行各業,尤其是飲食業更少年輕人入行。怎麼辦?

此外,當局應該研究不再以市價折扣為居屋定價,改為按建築成 本釐定居屋售價。為免中產人士覺得不公平,當局可以考慮改變以補 地價方式處理居屋轉讓業權問題,改為居屋業主賣樓時按售價對分, 對分比例亦可商議。這樣就可以盡快令居屋樓價降溫,降低中下階層 市民的置業門檻。

我理解政府覓地建屋遇到很多困難,如填海對景觀有損,引發的 不滿情緒難以理順。但是,當局亦不應氣餒,可先選擇較易處理的土 地。好像沙田污水處理廠搬遷後將有很大空間,可以容納很多家庭居 住,但無可否認,該區受到道路限制,很容易造成大塞車,由大埔公 路 擠 塞至上水。當局可否參考愉景灣的模式,把此地段劃為環保地 帶,不准居民自行駕車,而只容許有限車輛出入?

簡單來說,當局不可單靠一直以來的樓市"辣招",這完全無法解 決樓價高、土地短缺的問題,而應多以新思維解決房屋問題。

另外,我想談談第二個民生問題,這是自由黨近年非常關注的醫 療問題。

對於預算案竟明言會確保本地醫科畢業生獲得百分百就業機 會,自由黨認為此做法實屬破格思維而值得讚許。自由黨期望有關措 施可令醫學界,特別為年輕醫生消除引入海外醫生會奪去本地醫科生 就業機會的顧慮,從而通過輸入海外醫生計劃,以紓緩本地醫生嚴重 不足的情況。

我已多次指出,儘管當局願意投放更多資源,增加公立醫院病 床,致力落實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但有硬件沒有足夠軟件亦無補於事。

香港近年私營醫院不斷擴充,搶去不少公立醫院醫生,令公營醫 療系統更不勝負荷,當局有必要盡快針對此問題提出有力的解決方 法。

自由黨早已提倡效法新加坡的做法,為海外醫生設立認可受訓機 構名單,讓醫科生可免試到本港公立醫院工作,並引入機制,確保他 們若在觀察期間合乎技術水平,即可申請正式註冊,從而增加該類專才來港工作的吸引力,尤其可以吸引港人子女在海外讀醫後回流。此 方案近日已逐漸獲得大部分社會人士的支持,當局應該趁機盡快推出 有關方案,回應社會需求。

主席,對於預算案承諾檢討關愛基金的病人藥費分擔機制,並增 加資助範圍,預留 5 億元以作配合,自由黨表示歡迎。不過,金錢不 能解決所有問題。現時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架床疊屋,7 個聯網各 自為政,各有藥事管理委員會及藥物名冊 委員會 ,以至審批程序冗 長,令一種新藥由註冊到可供病人使用,需時長達 23 至 40 個月不等。 因此,即使增加藥物資助,如果醫管局及有關部門不改變這個追不上 時代需要的管理模式,只會隔靴搔癢,問題始終難以得到解決。

我最後想談談教育。近年社會很關注學生的自殺及情緒問題。對 於政府將增加公營小學的資源,鼓勵學校按校本管理的原則,加強社 工及輔導服務,讓小學最終達至"一校一社工"的目標,自由黨當然支 持。不過,亦有學校對我說,他們聘用的輔導員都持有心理學及輔導 學位,在學習的過程裏亦曾到學校實習,他們的功能與社工無異,有 些甚至說比社工更好,有助紓緩學生的情緒,預防他們自殺。

因此,雖然我在特別財委會提出這個問題時,當局表示不會要求 校方先辭退既有的輔導員,但我覺得當局應該把眼光擴闊,優化計 劃,把"一校一社工"改為"一校一社工或心理輔導員",規定受聘者須 持有社工或心理學學位,把工作定為處理學校、學生的家庭及情緒問 題,這可能更符合原來要達到的目的令錢用得其所。

今年預算案的另一敗筆是,政府沒有像過去數年般,豁免食肆、 小販牌照及受限制食物售賣許可證的費用。許多小型企業本來已無錢 可賺,一直無法受惠於利得稅的退稅措施,充其量只有在租金中免交 差餉。今年庫房收入破紀錄,但惠及他們的措施反而少了,與他們的 期望有很大落差。這反映當局不明白做小生意的困難。近年食肆各項 經營成本高企,做小店老闆很可能較僱員更辛苦,隨時沒有能力支薪 給自己。他們許多時更因為人手不足,連自己或家人都要落手落腳洗 碗、洗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