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5月2日)

代理主席,我主要會就兩方面發言,首先是產業政策。 特首在去年 10 月發表施政報告時特別提到兩項產業,第一項是創新 及科技("創科")產業,而大家也知道這次財政預算案對此投放大量金 錢,接近 100 億元。第二項是創意產業,但相對創科產業,對創意產 業的撥款只增加了 10 億元。兩者均為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提出要重點 發展的產業,但我不知道為何創科產業獲撥款 500 億元,創意產業卻 只獲撥款 70 億元。

我其實也能表示理解,因為在投放於創科產業的 500 億元中,有 200 億元用於河套區的基建,而另外 100 億元則會撥予科學園。相對 而言,創意產業不會有太多大型基建投資,但仍要為年青人提供大量 軟件,所以似乎不成比例。如果對創意產業的撥款可以增至如 50 億 元,也不過是創科產業撥款額的 10%,但我相信對推動創意產業有很 大幫助。

既然楊局長在席,我一定要談談創科產業這個部分。當然,我們 知道這是重要的,要在創科產業方面急起直追,因為深圳、新加坡等 地的創科產業很厲害。今天在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的會議上亦提到要 開設一個經濟主任職位,以研究香港未來的競爭力如何。然而,毋庸 置疑的是政府過往 10 年不斷表示要發展創科產業,而上屆政府亦覺察有此需要,但真正落實的工作不多,亦沒有投放資源。當然,它成 立的創新及科技局是一件好事。問題是政府固然重視創科產業,投放 了大量資源,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其下的官員或一些外判了的 服務完全不配合政府的政策。

我想就一件事表達不滿,相信楊局長也應知道有關情況。最近政 府為科學園投放大量金錢,但負責科學園轄下數個工業園的官員 我不確定他們是甚麼身份卻完全不配合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尤 其是創新及科技局現正大力推動再工業化。這當然是一件好事,而事 實上,這是能夠成事的。

我在本會的發言已數次提及大埔工業邨未來 3 個月將開設一間環 保紡紗廠,但處理租約事宜已花去半年。在花去半年時間處理租約事 宜 後 ,現在 開始處理 細 節 問題。 我 不 打 算 在這裏公開 談 論 當 中 的 細 節,但我已促請局長盡快處理。這根本完全不配合政府的政策,令打 算在港投資設廠的人卻步。政府的政策是鼓勵香港再工業化、工業回 流,以及在新科技發展方面採用本地技術和留港投資,但我想說的是 其下有些人根本不知所謂,大搞破壞。局長,我希望你能在這方面好 好改善,看看轄下不同部門如何可以積極配合政府的大政策。

另一點關乎人才庫。兩星期前,有些議員到大灣區考察,而我並 沒有參與。當他們回來後,很多人的看法也是內地不同的鎮或市也急 需大量人才,亦表示香港有很多優秀人才,令他們想高薪挖角,聘請 人才到內地發展。現在香港反而不珍惜其培養的人才,所以我希望這 個博士專才庫可以做一點實事,挽留我們花了大量時間、心機、金錢 和資源培訓的博士人才。很多博士畢業生均表示找不到工作,又或只 能找到月薪兩三萬元的工作。他們投入了大量時間和心機攻讀某項專 門技術,卻竟然無法在香港找到工作,令這些本地培育的專才最終可 能被國內企業挖角。在這方面,我希望局長能認真想想如何保護我們 培育出來的優秀人員。

另一點關乎經濟發展,它亦是一大問題。過往各屆政府有不同說 法,如上兩屆的政府提出"四大支柱"和"6 項優勢產業",然後到上屆 梁振英政府便將這 6 項優勢產業棄如敝屣,無影無蹤,繼而成立經濟 發展委員會,並提出一些建議。現屆政府則解散了經濟發展委員會, 再成立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每屆政府也有新想法,但當每屆政府 任期屆滿後,新一屆政府便棄掉上屆政府的措施,既未能延續,亦無法持續發展,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到了下屆政府,我不知道林太 會否連任,但如果是新的政府上場,這個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便要 解散,然後不知道又會成立些甚麼。

如此一來,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應如何延續?究竟應專注於哪些 產業?舉例而言,經濟發展委員會轄下成立了一個與我所屬行業相關 的時裝業發展措施諮詢小組。它原本隸屬經濟發展委員會,但現在委 員會已解散,這個小組何去何從呢?這個小組仍然存在,但它隸屬哪 個部門呢?無人知曉。換言之,當大方向改變,很多已進行的工作或 已落實的政策便可能會消失或浪費掉。因此,我認為很多政策事宜除 了要有資源和撥款支持外,還要得以延續。至於如何延續,則留待司 長和局長研究。

最後,我想談談人力資源,因為剛巧我看到羅局長在席。政府現 在成立了一個由政務司司長擔任主席的人力資源規劃委員會,而施政 報告亦表明香港人力資源不足,需要引入外來勞動力。究竟它最終指 的是輸入外勞、專才還是甚麼 呢 ?大家 也 知道很多行業 無法聘 請 人 手,建築、護老、物流、運輸等行業全部人手不足。據聞勞工界想提 出交換條件,即以 MPF(強制性公積金)交換。我不知道局長是否因而 一定要與商界就 MPF 問題達成共識後才會放寬輸入外勞,而這是關 乎未來經濟發展和人力資源的問題。

我本來還有很多東西想說,但代理主席,我還可以就哪方面發言 呢?如果沒有,多謝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