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5月2日)

主席,眾所周知,從今年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可見, 政府坐擁豐厚盈餘,最初說有 1,300 多億元,剛才據一些同事所言, 最新數字其實高達 1,500 多億元。政府財力雄厚,相信很多市民都感 到高興,但盈餘應如何運用?大家當然希望政府能回饋香港市民。

我在 3 月 29 日的大會上提出"拉動內需 擴大客源"的議案,其中 提到一點,就是政府在財政盈餘充裕時應如何回饋市民,從而推動香 港的內需。

今年預算案其中一大目標是關愛共享,當中涉及"還富於民"的措 施,包括寬減 4 季差餉,每季上限 2,500 元;寬減 75%利得稅及薪俸 稅,上限均為 3 萬元;向有需要學生一次過發放 2,000 元津貼、為文 憑試考生代繳考試費、領取綜援的人士可享"三糧"等,這些措施我當 然支持。政府之後又透過坊間所謂的"補漏拾遺"方案,宣布向合資格 人士派發 4,000 元,有 300 萬人受惠。我相信上述措施都能幫助香港 市民。

我想說的是,在早前不同的委員會會議或今天的大會上,我聽到 代表不同界別的議員都表示希望政府向他們所屬的範疇投放更多資源,例如增加醫院床位,在醫療及社福方面投放更多資源。我覺得這 些訴求都很合理,因為沒有東西是十全十美的,只能謀求不斷改進, 只要政府有能力負擔,投放資源當然越多越好。

不過,我特別想談談兩點。在近日的討論中,很多議員不斷抨 擊"補漏拾遺"方案,批評向合資格市民派發 4,000 元的措施浪費大量 行政費,成效也不彰。在我的印象中,財政司司長籌備預算案時曾進 行諮詢,了解不同黨派及議員的看法。鑒於政府坐擁豐厚盈餘,有些 議員要求全民 "派 錢 ";有些則不同意這樣做,認為只應向有需要的 人"派錢",不應向李嘉誠等富人"派錢",田北辰議員也反對這樣做。 所以,在預算案出台時,可見政府希望盡力幫助有需要的人士,卻沒 有向所有人"派錢"。然而,及後發現預算案遺忘了一些人,於是推出 補漏方案,向合資格人士派發 4,000 元,覆蓋 300 萬人。

我想說的是,在我的印象中,即使一些非建制派同事,在預算案 諮詢階段時也表示不贊成向全港市民"派錢",所以政府最終只向有需 要的人士提供協助。然而,在預算案公布後,非建派同事又狠批政府 遺忘了一些市民。政府於是想出一個辦法,向那些未能全面受惠於原 預算案的人士派發 4,000 元,至少向他們表達一點心意,卻仍然招來 非建制派議員的批評。政府真的很可憐,無論朝哪個方向踏出一步都 招惹批評,原地踏步當然也會成為批評對象,除非飄浮於半空亦 即升天,否則只會長期受到批評。對於議員這些批評,我相信有理性 的市民並不贊同。

第二,有些議員批評這份預算案"還富於富",因為寬減 4 季差餉, 每季上限 2,500 元,總額高達 1 萬元。那些受惠者已經擁有物業,為 何要還富於他們?尤其是擁有最多物業的十大業主,可獲寬減巨額差 餉,等於"還富於富",讓富豪得益,所以大家不贊成。

我在委員會會議上提到,根據政府文件,擁有最多物業的 10 名 人士可能擁有數千個物業,需要繳交差餉。首先,這類人士擁有的物 業除了用來自住,就是放租,相信不會任由物業閒置。如果他把物業 放租,有租金收入,就須納稅,否則就是瞞稅。因此,他們對香港其 實也有貢獻。

再者,這些擁有多個物業的人看似很受益,但政府文件顯示,擁 有最多物業的 10 名人士,所持物業租約有 82%列明租金不包括差餉。 換句話說,政府今次寬減差餉,受益者不是大財團或富豪,而是一些租用物業的小商戶或小商家。因此,如果議員同事不贊同這項措施, 其實不是跟地產商對着幹,而是跟小商戶對着幹。

此外,寬減差餉的另一對象是公屋住戶,畢竟,香港的最大業主 是政府,如果大家反對寬減差餉的話,公屋居民就無法受惠。據我所 知,在過往類似的政策下,公屋租戶的租金也獲相應抵免。如果今次 也這樣做,應可抵免合共 24 億元的公屋租金。所以,我想不到有甚 麼理由反對這項寬減差餉措施,更不應將之標籤為"還富於富"。

香港社會的仇富心態日趨普遍,我很希望所有議員或社會某些人 士不要助長這股風氣,這對香港整體而言並非好事,畢竟香港所有人 對社會都有貢獻。政府這份預算案做得不錯,我一定會支持。

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