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1) (2018年5月9日)

主席,我想談談總目 96 和總目 144。總目 96 涉及政府 的海外經濟貿易辦事處("經貿辦"),總目 144 則和特區政府設於國內 的經貿辦有關。

我首先談談總目 96,亦即海外經貿辦。香港一直是一個開放型經 濟社會,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都是靠出口貿易為生。這些海外經貿辦 在出口貿易方面可提供很重要的協助,尤其是海外資訊或海外經濟談 判、貿易協議等,均有賴駐海外經貿辦的幫忙。

大家也知道,美國的特朗普政府現在大搞保護主義,這對香港未 來在經商和出口貿易方面會構成甚麼影響,尚未可知,因此海外經貿 辦的協助更形重要。經貿辦可發揮兩個最基本的作用,其一是將香港 公司推廣到海外,其二是吸引海外公司來港投資。如果沒有經貿辦的 協助,我真不知道可如何協助香港發展經濟。

現今世界經濟發展變幻莫測,尤其是我剛才提到,特朗普政府天 天都推出新的招數,對付不同的國家。中國現時亦在研究會否跟美國 進行貿易戰,如果真的進行貿易戰,香港的位置又將如何?

局長現時在席,他應知道就鋼鐵、鋼材等原料推行的措施,已對 香港構成影響。未來還有甚麼產品措施,最終會對香港造成影響呢? 這些均有賴經貿辦為我們取得最新資料,甚至在美國跟美國政府的商 務部進行談判。此外,還有英國脫歐的問題,這會對香港造成何種影 響呢?歐盟日後與香港的關係又會有何轉變?這些均需要駐英國和 歐洲的經貿辦為我們籌謀。

我知道最近日本政府正與特區政府商討,詢問我們是否有興趣加 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我當然希望局長能開拓參與有 關協作的機會。這些均對香港的貿易有絕大幫助,但所倚靠的是甚 麼?當然不是倚靠坐在特區政府辦公室的官員進行,而一定有賴海外 經貿辦人員從中協助。以上所說是有關對外的情況。

至於對內方面,亦即如何吸引海外投資者來港投資,亦有賴經貿 辦向海外投資者宣傳香港種種新政策。例如最近提出的兩級稅制,以 及特區政府的科研投資稅務優惠,可說是全球獨有,讓投資科研的人 士可享有 300%的免稅額。這些措施均極具吸引力,足可吸引海外公 司來港投資。

正如剛才所說,香港是一個以出口為主的外向型經濟社會,跟海 外有龐大的生意往來和關係。如果沒有這些經貿辦或削減其規模,最 終會令誰受到影響?最終受影響的是香港的收入,香港公司的收入一 旦減少,稅款也會減少,最終受到影響的是特區政府的支出。

特區政府的稅收最終會用於何處?不就是醫療、教育和社會福 利。所以,不要以為削減數個駐海外經貿辦或其宣傳費用,沒有甚麼 大不了,這最終原來會影響我們進行出口貿易、影響海外投資者對香 港的感覺,更會影響香港經濟,最終波及社會福利。

大家不應小看經貿辦的功效,我甚至認為不但不可削減其宣傳費 用,反而應增撥資源,讓駐外經貿辦更多宣傳香港,讓世界各地人士 了解香港的現實情況。因此,局長如有意在不同國家開設更多此類職 位,我定必支持。

此外,關於總目 144 所涉及的駐國內經貿辦,兩者的情況其實相 同,但駐國內經貿辦,不論是設於北京、上海、成都還是武漢的辦事 處,全皆另有一項功能,那便是照顧香港人。現時有很多香港人在國 內工作、投資、開設公司、退休或居住,他們最終均需要特區政府的 照顧。

舉例而言,我曾接獲很多生意人的求助個案,當有公司在國內遇 上糾紛時,他們根本不知道應聯絡哪個部門作出處理,此時正需要特 區政府駐國內經貿辦提供協助,提供法律意見和專業服務意見等,這 些都是特區政府可以做到的事情。此外,現時亦有不少香港學生在國 內求學或工作,當中牽涉很多與稅務法例相關的問題,特區政府的經 貿辦正可就此為他們提供有關信息。

再者,大家也知道大灣區將是今後一個相當重要的發展區域。先 不談港人過往數十年在珠三角進行的生意投資,大灣區日後可能會出 現很多新興產業,例如醫療產業和護老產業,因為可能會有很多長者 在退休後選擇回鄉置業,安享晚年。

所以,特區政府有需要設立更多駐內地的辦事處,以配合可能選 擇返回國內安享退休生活的眾多香港人口的需要,而且有需要在醫療 服務和教育等各方面作出更多資源配合。因此,我認為特區政府應增 撥資源,投放更多人手,甚至在大灣區開設更多辦事處,從而配合大 灣區的未來發展。

陳志全議員和朱凱廸議員不往國內或海外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和國內正在發生甚麼事情,並不代表其他香港人不想回國內或前往海 外發展。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放眼世界,放眼國內,不要把自己困在 小小的框架內,只着眼於香港這細小地方的事情。

主席,我們會反對有關的修正案。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