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5月10日)

主席,我們當然支持這份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的建議。 有些同事剛才說政府只懂"派錢"是不對的,我們也不支持"派錢",但 在今年 3 月 31 日之後,財政盈餘確有 1,400 多億元,差不多 1,500 億 元,是一筆很大的款項,足以推行很多工作,既可以退稅,又可以投 資未來,更可以將部分金錢退回或派給有需要的市民,皆大歡喜。

財政司司長最初沒有考慮"派錢",我是完全明白的,因為我們也 不支持這樣做,正如上次政府向每人派 6,000 元一樣,結果又有何用? 不過,既然預知會有如此豐厚的盈餘,社會自然會有期望。除了為未 來作長遠投資外,能夠即時令市民高興的措施,當然是"派錢"。因此, 雖然我們不認同,但司長因明白社會有這樣的需求,所以最終也向每 人派發 4,000 元。然而,行政成本實在很高,派發 100 多億元的行政 成本竟然高達 3 億元。田北辰議員剛才說,增設社區幼兒照顧服務只 須數億元,但現時"派錢"的行政費用已要數億元。如果政府可以深思 熟慮,早作安排,應可節省這筆開支,而不會白白花在行政費用上。

有些同事指政府只顧推行"大白象"工程,但其實這些工程是上兩 屆政府開展的。由於 2008 年出現金融海嘯,當時的政府便推行十大 基建工程,所以大家不可以怪責今屆政府推行那些"大白象"工程。事 實上,今屆政府上任至今只有 10 個月,如果它有機會連任 10 年的話, 那麼應在 10 年後再將之與麥理浩政府作比較。試問現時只運作了 10 個月的政府又怎能夠與運作 10 年的政府比較?

來自商界的人十分感謝司長成立眾多基金支援中小企,其中包括 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和發展品牌的專項基金,這些或多或少對中小 企有所幫助。我希望政府在未來會繼續推動更多產業的發展,尤其是 在創科及創意方面,令向這兩方面發展的年輕人會有更多選擇及期 望。

雖然政府有錢,但依然有些事情無法做到。舉例說,政府有錢興 建醫院和安老院舍,但卻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醫院急症室的輪候時 間動輒要七八小時,而專科的輪候時間更可能長達兩三年。如果要輪 候兩三年才獲提供專科服務,我屆時也不知身在何處,可能在輪候安 老院舍宿位期間到了另一個世界。這些例子證明有錢也沒有用。

我很高興楊偉雄局長前天表示,可於 1 個月內引入科技專才,但 政府有否考慮同時引入醫療專才?事實上,現時確有這方面的需要, 因為很多醫院也面對醫生不足的問題。為甚麼政府不引入醫療專才? 既已開啟引入科技人才的門,何不一併開啟引入醫療人才的門?大家 也知道,人口老化將令醫療服務的需求大幅增加。雖然在今年的預算 案中,政府已大膽承諾在醫療人手方面,會聘請香港兩間醫學院的所 有畢業生,但受聘的新人也需要時間接受培訓。為甚麼政府不即時引 入一些醫療人才,以紓緩香港公營醫療市場的人手問題?

安老院舍的情況也是一樣,現時根本沒有足夠人手照顧長者。長 者要長時間輪候入住院舍,但試問他們可以等多久呢?這例子同樣證 明有錢也沒有用,因為欠缺人手。

此外,我在此一定要討論 MPF 的對沖安排。政府現時的初步建 議是撥款 172 億元,資助商界於 12 年過渡期的支出。可是,所用的 計算方法是"搵笨"的,因為 172 億元除以 12 年,即是每年 14 億元。 難道政府以為每年 14 億元就能解決 MPF 的對沖問題?請不要那麼單 純好嗎?因此,商界提出要求政府"包底",但"包底"需要多少錢?即 使政府的精算師在計算過後也不敢回覆。政府坐擁過萬億元的龐大盈 餘,也沒有膽量承擔這筆開支,卻要求中小企去承擔。政府只願意支 付每年 14 億元,但我認為每年 40 億元才足夠。現時對沖所涉及的款 額是 40 億元,所以只要政府支付 40 億元的對沖支出,便自然皆大歡 喜。不過,是每年 40 億元而非 14 億元。

此外,預算案有一段的標題是"支援就業"。這部分的內容頗有趣, 可能沒有太多人會留意到,當中提到政府會向聘用已離開職場或失業 的 60 歲或以上人士的僱主,發放每月最高 4,000 元的在職培訓津貼, 我認為這與外國的失業保障金相若。有勞工界的朋友表示,MPF 的對 沖安排中被沖走的部分,正是用作暫時未找到新工作的人士於失業期 間的補貼,讓他們無須擔心在這段時間沒有收入,可以放心以這筆錢 作為家用。如果這確是對沖安排的原因之一,而政府現時又考慮提供 支援就業,那麼為何不同時考慮支援失業?政府大可以向失業人士提供一筆款額,好讓他們在找到新工作前用作解決過渡期間的生活問 題,這樣便無須作出對沖安排。勞工界表示,那些剛被解僱或未找到 新工作的失業人士,只是希望在這段時間獲得一些過渡性保障,而羅 致光局長亦曾提出類似的想法。我認為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對沖 問 題,而不是把所有責任推到僱主身上。

另一方面,我認為有一點是相當不公平的。MPF 的對沖安排旨在 為 "打工仔 "提供退休保障,但為何 "打工仔 "的退休保障要由僱主負 責?退休是整體社會的問題,而肩負最大責任的應該是政府,沒有理 由要由僱主承擔,這是說不通的。再加上,整份預算案根本完全沒有 提及任何退休保障計劃。我們已知道香港未來將有人口老化的問題, 也知道未來 10 年的退休年齡將會陸續增加,但政府卻把退休責任推 在僱主身上,這是絕對不應該的。

我們雖不支持全民退休保障,但政府始終要面對退休保障問題。 再者,政府現時坐擁過萬億元盈餘,而且盈餘在未來 3 年依然會繼續 增加。明年的盈餘將再增加 400 多億元,合共 11,900 多億元,相信 屆時又會再破紀錄。隨着香港的地產市場和股票市場繼續興旺,政府 的印花稅收入亦會大增,司長估計明年的盈餘為 400 多億元,但屆時 可能變成 1,400 多億元盈餘也不足為奇。

因此,在香港將會有結構性盈餘的情況下,政府應該放膽多做點 工夫。舉例說,政府可以"包底"支付 MPF 對沖每年所需的 40 億元開 支,而在退休保障方面亦應放膽投放 5,000 億元成立種子基金,然後 每年收取 5%回報,這樣一年便有 250 億元的回報,可以用來照顧在 退休後需要支援的長者。我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可說是綽綽有餘,一定 做得到。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