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2018 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5月10日)

作為議員,為其業界和選民爭取更多他們認為需要的福 利,我認為是正常的事情。正如我早前也跟司長說,今屆政府有這麼 多財政盈餘,為何不寬減街市租金或攤檔的牌照費?

在今次整個辯論過程中,我聽到很多非建制派議員除了表達訴求 外,還責罵政府,以及否定整份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的貢獻,我並 不贊同這些做法。

政府的資源有限,議員和市民的訴求則無限。公帑並不屬於特首 和司長個人擁有,他們也希望想出更多辦法幫助香港市民。但是,可 以幫助誰,是否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幫助?這便要考驗政府的智慧。

這份預算案發表後,有些朋友認為部分香港市民被遺漏了,政府 隨即提出了 4,000 元的"補漏拾遺"方案。但是,有些議員又責罵政府, 說為甚麼現在才提出有關方案。擔任官員很困難,如果不聽議員的意 見作出補救,議員會說不理會他,但提出派發 4,000 元、涵蓋 320 萬 人的方案,又被指做得不好。其實,香港一直充斥着這些負面情緒, 對香港整體都不好。

關於這份預算案,有議員提出削減 3 司 13 局和特首的開支和薪 酬。其實,如果讓香港人就官員及我們 60 多位議員的表現一併投票, 我很擔心有些議員的薪酬會被扣減至零,甚至要提供補貼才可以繼續 擔任議員。但是,代理主席,大家繼續努力吧。

關於基建方面,如果有些大型基建超支,我相信政府、議員和市 民都需要細心研究為甚麼超支。是否政府一開始已經估算錯誤,還是因為出現拖延、抑或立法會不通過建議?究竟是甚麼原因?超支數額 這麼大,我相信對香港是不利的。不過,有議員說,這些基建是"大 白象"工程。代理主席,我完全不同意,香港如果沒有基建,可能已 經變成郊區。所以,政府必須大力發展基建,要融合國內市場和打開 國外市場。

至於營商環境方面,司長,營商環境如何,香港的收入也如何。 我們的收入視乎能否賺錢,這就是經濟。大家知道特區政府對於取消 強積金對沖的積極態度,而我們要求輸入外勞,是因為人手不足,我 們已經 多次提出這項訴求 。 政 府 近期又表示要規管人對人 的 電話促 銷,又倡議就銷售或服務合約設立法定冷靜期,全部都對營商環境有 影響,我們的確有憂慮。司長,希望你有機會多與議員研究一下營商 環境的問題。

我不會就這份預算案發言很久。代理主席,我聽到很多非建制派 議員表示,全港市民都在責罵這份預算案。我持有香港身份證,我並 沒有責罵,我覺得預算案做得不錯。司長,我有很多中產朋友,以前 不理政治,但看到這份預算案後致電給我,說原來政府還記得他們。 因 為 薪俸稅 退 稅 他 們 有份;對 一 些 正 在 供樓的 人 ,差餉寬免他們有 份;甚至是一些小商人,今年利得稅分兩級別,他們也能受惠。他們 覺得政府沒有遺忘他們。所以,這份預算案並非如某些議員所說是全 香港都在罵,其實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是同意和支持預算案的。

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