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的二讀議案」發言(2018年5月16日)

主席,陸頌雄議員剛才讀出的講稿,讓我再讀一遍也合 用,因為他所說的話是正確的。勞資關係應是友好關係,而非對立關 係,應是協商關係,而非對抗關係。這些話永遠正確,我絕對支持。 老闆本身再厲害,如沒有員工提供協助,也無法取得成果。

關乎復職令的《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 剛才數位議員站在僱員的角度發言,而我站在僱主的角度發言,但我 們的觀點一致。僱主解僱僱員後卻要再次聘用他,不是精神分裂嗎? 同時,我也認同勉強沒有幸福的說法。如果僱主勉強讓被解僱員工復 職,怎會有幸福?

根據現行《僱傭條例》,如僱主不合理解僱員工,而勞資審裁處 沒有作出 復 職 令,僱主已須向僱員支付終止僱傭金,以及上限為 15 萬元的補償金。《條例草案》訂明,僱主如被裁定為不合理及不 合法解僱僱員,須再次聘用僱員,如僱主拒絕,便須再支付另一筆額 外款項,款額為有關僱員的月薪的 3 倍。換言之,僱主除須支付終止 僱傭金及上限為 15 萬元的補償金外,還須支付另一筆額外款項。

現行《僱傭條例》只提及"不合理",未提及"不合法"。"不合法"相 對容易理解,例如老闆明知女員工懷孕,卻強行解僱她,這根本是不 合法。至於"不合理",剛才有勞工界同事表示,"不合理"是很抽象、 難以估計,不是員工難以估計,而是老闆難以估計。我也不知道何謂 不合理解僱員工。所以,"不合法解僱"容易處理,而"不合理解僱"則 比較麻煩。

至 於 僱主解僱僱員後卻要再次聘用他 , 為甚麼我說 這是精神分 裂?僱主由於不滿員工而將其解僱後,假設真的是僱主不對,須再次 聘請該名員工,但雙方仍心存不滿,這便是勉強沒有幸福。所以,《條 例草案》訂明,如僱主拒絕讓員工復職,須支付相當於員工月薪 3 倍 的額外款項。我認為《條例草案》本身存在問題,如果勞資雙方已有 心結,為甚麼要強行讓已被解僱的員工復職?

陸頌雄議員剛才表示,有僱主思考後發現自己不應解僱員工,願 意讓已被解僱的員工復職。但是,《條例草案》訂明,法院頒布復職 令時,無須得到僱主同意,若僱主拒絕讓僱員復職,便須支付相當於 員工月薪 3 倍的額外款項。這似乎是強行要僱主接受。雖然政府表示 這是勞顧會得出的共識,但政府要推行《條例草案》,勞資雙方要協 商,勞顧會當然要尋找出路。

我在法案委員會已表示,《條例草案》本身存在很大問題。剛才 有同事提及工業行動,中小型企業僱員發起工業行動,可能會導致公 司結業。這樣的僱員如果復職,難道不會再發起工業行動?這些情況 不可能會有大團圓結局。即使勞顧會已達成共識,但我也不會支持《條 例草案》,我剛才已提到很多理由。僱傭雙方協商解決爭議反而更好。

陸頌雄議員剛才舉出例子,指如果法院頒布復職令,僱主又想省 下相等於僱員月薪 3 倍的額外款項或 72,500 元,便可刁難復職的僱 員,令僱員主動辭職。僱主如果為了節省 72,500 元而想方設法讓僱 員主動辭職,會讓自己很辛苦,甚至精神分裂。所以,這並非真實的 情況。真實情況是僱主情願支付額外款項。

僱主如果不合理解僱僱員,須支付終止僱傭金,如果不合理及不 合法解僱 僱 員 ,須另向僱員支付額外款項,這比勉強讓 僱 員 復職為 佳。僱員被解僱後,僱主必定新聘員工填補職位空缺,數個月後法庭 裁決被解僱的員工可復職,難道要把該職位一分為二,讓兩人同時擔 任嗎?最終二人中有一人須被解僱。在現實世界中,這是不可行的。

所以,我不支持《條例草案》。至於修正案,我會在全體委員會 審議時再發言。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