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5月17日)

主席,正如我昨天所說,《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根本不太現實。根據《條例草案》的建議,法院可 在無須獲取僱主答應的情況下,裁決僱主須再次聘用被解僱的員工。 當然,我明白法院作出這項裁決,是因為僱主確實對僱員作出不當的 行為,即不合理及不合法解僱員工。只要觸犯上述兩者,法院判僱主 有錯亦合理。然而,不合理的安排是,僱主及僱員始終有爭拗在先, 雙方心中已不服對方,難以再度共事。我相信在現實情況下,落實強 行將僱員復職的機會不大。

至於張超雄議員提出的第一組及第二組修正案更加不現實。企業 解僱一名僱員後,政府沒理由不容許企業另聘員工填補空缺。尤其是 中小型企業("中小企")人手緊絀,解僱一名員工後,必須聘請另一人 來填補。難道要等法院裁決被解僱的員工須否復職後,企業才可以聘 請新員工或復聘舊員工嗎?這 情況怎麼可能會出現?被解僱的僱員 可以在 9 個月內決定是否向勞資審裁處提出補救申索。企業在這 9 個月期間如何是好?大企業固然可以找同事暫時頂替或從其他部門 借調人手。然而,正如我剛才所說,大部分中小企人手緊絀。如要他 們等待法院作出裁決,證實他們沒有違規後才可聘請員工,屆時中小 企真的可能已經結業。

張超雄議員提出第二組修正案,是因為他認為將額外款項的款額 設定為僱員每月平均工資的 3 倍,以 72,500 元為上限並不合理。他 認為款額定得太低,不應以 70,000 多元便"買起"職位或"買起"被解僱 工人的尊嚴。在修正案的安排下,原來這個問題仍然是用錢便可以解 決。剛才張超雄議員說,如果僱主不遵守法院的裁決,便只可用錢"買 起"裁決。按照這個邏輯,他便不應提出這項修正案。他要求將額外 款項增至月薪的 6 倍及取消上限,那又豈不是與錢有關?只是多付一 點錢而已。難道僱主多付一點錢,便同樣可以不理會法院的裁決?他 倒不如提出以監禁作為罰則的修正案,這樣便有更大阻嚇性。總言 之,原來有錢便可以"買起"職位或工作尊嚴,只不過款項不是月薪 3 倍 或 72,500 元,而是 6 倍。即使月薪 10 萬元的國泰航空機師,如以月 薪 6 倍計算,只要向其支付 60 萬元,同樣可以"買起"其職位。如是 者,《條例草案》與修正案之間又有何分別?原來兩者都是用錢解決 問題。修正案看似是訴說《條例草案》對僱員不近人情,最終也只不 過是圍繞一個"錢"字。只要有錢,便可解決所有問題。若然如此,張 議員提出這項修正案根本是自打嘴巴。

主席,簡單而言,我謹此陳辭,反對這兩組修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