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報告》發言 (2018年5月23日)

代理主席,對於這份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報 告("報告")所臚列的重點,自由黨大都表示贊成。對於報告提出的社 區券試驗計劃及社區照顧嚴重不足的問題,自由黨亦非常關注。

然而,自由黨想特別補充今次報告忽略的一個重點今天特首 也曾提及便是輸入外勞。我們經常聽到,現時安老院舍或宿位不 足,但即使政府能提供更多宿位又如何?我們根本沒有足夠人手可以 應付。人手缺乏的情況已嚴重影響安老院舍的服務水平,而各媒體亦 不時報道關於安老院舍的醜聞及質素問題,令長者難以安享晚年。

去年年底,社會福利署("社署")向提供安老及/或康復服務的受資 助非政府機構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發現,其服務員、個人照顧工作員 及家務助理員的空缺率由 15.8%至 18.8%不等。可以想象,沒有獲得資助的私營院舍的情況也不遑多讓。其實,護理員的薪酬中位數已超 過 16,000 港元,與全港僱員薪酬中位數 16,800 元非常接近,而政府 亦有計劃進一步提高津助院舍個人照顧工作員及家務助理員的薪級 點,把薪級中位數分別增至約 18,000 元及 17,000 元,所以安老院舍 前線護理人員的薪酬並不算低。

事實上,香港現時勞動力嚴重不足,失業率數字長期處於近 20 年 的低水平,可說是全民就業;加上最低工資效應,各個低技術行業及 工種均爭相招聘人手,早已不斷提高薪酬待遇,以致許多勞工寧願投 身較舒服的行業,例如保安業,也不從事要負責清理排泄物等厭惡工 作的護老業,令人手流失問題更為嚴重。換言之,我們單靠提高安老 院舍員工的薪酬待遇,也解決不到長期人手短缺的問題。

因此,自由黨一直認為,我們有必要為人手嚴重短缺的行業輸入 外勞,特別是安老服務業。事實上,許多安老院舍因為不夠人手,前 線護理員感到工作壓力極大,連休息時間也不足夠。故此,輸入外勞 其實對他們也有幫助,而院舍經營者在人手充足的情況下,亦有空間 在院舍職級中設立較高職位,供有能力的本地勞工升任。因此,切勿 把輸入外勞視為洪水猛獸,只要配合得宜,其實與本地勞工是相輔相 成的。

香港人口正不斷老化,問題如果不及時處理,只會越來越嚴重。 自由黨促請負責安老院舍的勞工及福利局盡快與業界商討,進一步擴 大私營院舍聘請輸入勞工的比例,以及容許參與改善買位計劃的院舍 就其非買位部分按比例聘請輸入勞工等,從而解決其人手不足的重大 問題。須知道,為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援助,是政府應有之義,惟政府 在安老扶貧及長期護理的策略上卻缺乏前瞻和完整規劃,而且未能真 正幫助有需要的長者。

自由黨一直鼓吹"錢跟人走"的"安老券",讓輪候宿位的長者可以 分流到私營安老院。對於社署終於接納我們的建議,願意於 2017 年 3 月推出"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為需要院舍住宿照顧 服務的長者提供額外選擇,讓他們可從參加試驗計劃的非政府機構或 私人營運的合資格安老院舍中挑選合適的院舍服務,自由黨當然歡 迎。不過,自由黨感到失望的是,這計劃只屬試驗性質。現在庫房"水 浸",政府實不應吝嗇,盡快把有關計劃恆常化,增設每月 5,000 元 的"安老券",令長者在輪候資助安老宿位期間,可從私人界別中選用 合適的安老服務,不用苦候宿位。

不過,香港缺乏土地,自由黨贊同特首林鄭月娥的建議,香港可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醫療、安老等服務,使之成為香港人的優質生活 圈,作為長遠規劃方向。

代理主席,關於報告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自由黨反對不設資產 審查及不論貧富的全民退休保障,因為這不但無法善用公共資源,更 重要的是未能把資源投放在最需要協助的基層長者身上。不過,我們 建議着力優化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我們認為,政府當局應把長 生津的資產上限調整至介乎 50 萬元至 80 萬元之間,而單身長生津的 資產上限則可調升至 50 萬元,以免薄有積蓄的長者退休後生活變得 拮据。補充一點,現時規定領取傷殘津貼的長者不可同時領取高齡津 貼(俗稱"生果金")的做法並不合理,應予以取消。再者,我也想提醒 代表工人的議員,不要一方面動輒要求政府做事,另一方面,一旦提 到輸入勞工,卻怎樣也不行,這樣的話,很多事情也無法做到,包括 協助長者,讓他們在年老時能生活得更好。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