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七)項及《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484章)第7A條動議的擬議決議案」發言 (2018年5月30日)

代理主席,以往有關法官的任命很少引起公眾的關注。 然而,就今次 4 位終審法院法官的任命,我收到不少市民的意見。在 有關的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我也提過,主要有兩群持不同意見的市民向 我表達他們的意見。

數天前,第一群為數較少的市民認為香港回歸中國已經 21 年, 不再是殖民地,為何香港仍有那麼多外籍法官?我先聲明,我不同意 他們的看法,並在當時已向他們作出解釋,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實 行的是普通法,很多範疇包括法律制度須與國際接軌。香港有不可多 得的優勢,相信這亦是我們國家對於香港擔當 "對外窗口 "角色的期 望。

正因為法治是香港繁榮的基石,亦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所以一 如以往,很多同樣實行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都會引進優秀而又富經 驗的法官協助判案,此舉對維持香港法院處理案件的水平、國際社會 對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以及香港的法治優勢無疑是非常重要。

況且,引進海外法官的做法一直行之有效。事實上,過往很多香 港市民看到過去多年來,外國法官對於香港的判案十分公正,所以對 他們亦十分信任。這些法官其實相當稱職,對於香港司法制度有非常 重要的貢獻。

至於第二批為數較多的市民對於今次兩位的外國法官在同性婚 姻的取態方面,表示憂慮。我並非法律界人士,對於今次任命的 4 位 終審法院法官的資歷,我不敢妄下判語。我只是從相關資訊得知,該 4 位法官經驗非常豐富,資歷深厚,在司法界具相當分量。當中張舉 能法官和鄧楨法官是香港的法官,較多香港市民認識及支持。另外兩 位外籍法官分別是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原來她們在國際司法 界亦甚具名聲,所以按道理,理應不會有這麼多市民感到憂慮。

然而,今次任命法官最大的關注點,就是關於這兩位法官在 "同 志平權"和同性婚姻問題上的看法。事實上,有為數不少的市民,從 報章和媒體上得知兩位法官的背景,大家均表示憂慮和關注。這其實 可以理解的。

根據有關資訊,這兩位女法官似乎非常支持"同志平權"和同性婚 姻。她們既有的立場令很多香港市民感到憂慮,擔心她們在判案時會 傾向維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人士的訴求,以致衝擊香港 社會傳統的家庭價值和文化。

尤其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八十二條,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 區終審法院。但凡屬於香港事務的案件,若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終 審法院法官可以作出最後決定。有關的影響對香港其實非常深遠。正因為市民這種憂慮,我在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曾經要求舉行公聽會, 以聽取其他市民對於這兩位法官的意見,可惜未被接納。

自由黨內部亦就此事討論過很多次。自由黨內有位律師 Stephen LEE,搜集了很多資料和我們一起討論。據他所說,其實何熙怡女男 爵與 2013 年英國同性婚姻立法並無關連。不過,當年曾有同性伴侶 提出一宗平權投訴,指基督徒旅店東主,基於宗教理由拒絕出租房間 給他們,聲稱 遭到歧視。這位女男爵撰寫 "多 數 意 見 書 "(plurality opinion)時,指基督徒的良知不能凌駕於同性伴侶平權的權利,裁定 店東敗訴,這案件在英國引起很大爭議。

不過,她聽到英國民眾的聲音後,這位法官公開承認她忽略了基 督徒信仰的權利和應有的尊重,表示她的裁決可能出錯。其後,她在 裁決該案訟費時,她主動免去敗訴店東賠償訟費的責任,在程序可及 的範圍內盡量修正錯誤,可見這位女男爵法官開誠布公的作風,將可 主動緩和社會對立的風氣。

至於麥嘉琳女士,她多年間在加拿大最高法院擔任首席法官,在 云云英聯邦國家中,加拿大的確扮演着一個積極維護少數權利的先驅 角色。麥嘉琳女士亦在 1999 年的裁決中支持同性伴侶平權,是當時 6 名"多數意見"法官中的其中一員。

在 2005 年,加拿大國會通過同性婚姻法例,由於時任總督因患 病暫停了公務,所以時任首席法官麥嘉琳女士,便按照憲法兼任副總 督,簽署了法庭生效命令。所以,當時有些人不理解,便以為是她決 定簽署同性婚姻法例,但我相信這只是一個憲法過程。

以我了解,麥嘉琳女士曾經強調,最高法院法官的角色,是要在 真實個案中體現可被感受到的客觀(conscious objectivity),即是高等 法院的法官,需要被人感受到他是一位客觀的法官,而在聆訊過程 中,法官必須細心聆聽、設身處地了解訴訟雙方的立場、清楚理解不 同裁決所衍生的後果、深思甚麼才是對加拿大社會最好,以及要聆聽 其他法官的意見,最後作出裁決,這才可以取得最大共識。所以,我 亦希望這位法官會以同樣原則,當要在香港處理一些與傳統道德價值 和家庭觀念有關的案件時,能夠尊重香港和中國人的傳統。

不過,無論如何,我認為市民的擔心是絕對可以理解的,同時亦 代表了市民對司法機構的期望,提醒外來法官要尊重我們固有的道德價值和傳統觀念,千萬不要輕率地把外國一套價值觀帶來香港。特別 是,很多宗教人士對於同性婚姻也有憂慮,如果政府要立法強迫香港 人認同男與男或女與女的婚姻,便會完全破壞了中國人的傳統觀念。

正如我的黨主席張宇人議員 剛才所說,自由黨設有一個 "反對同 性婚姻大聯盟",我更是前任召集人,我過往在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 上也站得很前。因為,正如剛才所說,我與很多宗教人士或傳統中國 朋友同樣對守護傳統婚姻制度相當堅定。不過,我們的立場是,對於 一些成年人士,若他們要選擇同性戀的意向,我一直也認為需要尊重 他們,不應該歧視。我身邊亦有很多同性戀朋友,他們也是香港市民, 對於香港也很有貢獻,而在日常生活中,我暫時亦沒聽到這些朋友會 對於社會有何影響。所以,我很希望其他香港市民也可以抱持包容態 度,看待所有不同性傾向的人士。

最後,對於今天這項議案,正如我的黨主席張宇人議員剛才也提 及,我們對於特首及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這 4 位法官,是會予以 支持,而我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也充滿信心。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