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6月14日)

主席,就《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條例 草案》")的討論,過去我們已開了多次會議,在 2017 年 10 月 26 日、 11 月 1 日及 2 日,以及 11 月 15 日橫跨 3 次會議,辯論有關推展廣 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 "一地兩檢 "安 排 的 後續工作 的議案,討論了 27 小時;法案委員會開會 17 次,共討論 45 小時;交通事務委員會、 保安事務委員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及內務委員會討論了 5 小時,加上這兩星期 4 次的立法會會議,我相信討論時間達 100 小 時。

主席,在過去這麼多次會議上,我一次也沒有發言,為甚麼我不 發言?有朋友問我是否對這項《條例草案》沒有甚麼意見,我想說的 是,自由黨在去年 8 月曾進行一項民意調查,約有 67%的市民支持; 而我本身所屬的批發及零售界亦曾進行一項民意調查,訪問了大約 1 000 人,當中有 95%的商界朋友也支持。但我為何一直也不發表意 見呢?主席,很多市民問我,在今次的討論過程中,他們留意到絕大 部分時間也是非建制派議員發言,我們很多建制派議員很少發言,因 為我知道所有建制派同事所想的與我一樣。今次我們有時間限制,高 鐵需要開通,而我們的會議議程十分緊迫。如果我們不斷發言,非建 制派議員的發言時間將會更短,故我們希望用盡所有時間讓非建制派 議員向政府官員提問。大家也看到,過去這麼長時間,他們的問題不斷重複,而政府亦用了很多方法解答他們的問題,但看來爭拗無日無 之,因為大家的觀點全部不同。

主席,在去年 10 月 26 日的會議上,我和同事其實已準備 2 600 多 字的發言稿,準備在會上發言,內容絕大部分均有關"一地兩檢"安排 對香港的營商環境、在方便市民方面,以及對香港將來的經濟會帶來 多少好處,但今天我其實無需要再說,因為我們很多建制派議員過去 已集合很多香港市民的智慧,已把這些論點全部說出來。

"一地兩檢"的安排方便市民、帶動香港經濟,以及保持香港是中 國的 "南大門 ",我覺得很多香港市民絕對明白。如果今次有關 "一地 兩檢 "的《條例草案》不能通過的話, "南大門 "將會退至深圳,這並 非很多香港市民所樂見。

大家看到現場有很多寫着"割地自閹"的展示牌。我覺得不應寫"自 閹",而是應該寫"自斷",如何"自斷"呢?如果有關"一地兩檢"的《條 例草案》不能通過,我相信香港是自斷經脈,是經濟的"經"。

法案委員會舉行了多次的會議,我全部也有出席,我不斷聽到很 多非建制派議員提出很多論點,但圍繞的最重要的一點是違反《基本 法》。政府及律政司很多同事不斷講解,非建制派議員則引述香港大 律師公會("大律師公會")提出的意見,認為我們必須遵循其意見行事。

主席,我手邊有一份 2014 年 10 月 9 日《太陽報》一篇題為"大 律師公會:佔領應尊重他人權利"的報道(我引述):"佔領中環行動已 持續超過 10 天,大批市民佔領金鐘、銅鑼灣、旺角 3 個據點。大律 師公會首度就佔領行動發表聲明,指若有人因公民抗命觸犯刑事罪行 被檢控,即使其犯法動機崇高,亦非抗辯理由,佔領人士應尊重其他 人士的權利和自由,而行動亦不應對社會造成過度損害及不便。"(引 述完畢)為何非建制派議員當時又不聽從大律師公會的意見,立即叫 停佔中呢?是因為他們不認同大律師公會所說的話,還是因為他們只 會按自己的政治取向而選擇性地聽取意見呢?

不過,無論如何,主席,在法律問題上,兩邊也有不同意見,政 府及律政司有他們的意見,非建制派有他們的意見。香港是最好的 了,他們大可以提出司法覆核。不過,我想提出一點,很多市民對我 說,假設真的有人提出司法覆核,希望他們不要找一些大叔、公公或婆婆申請法律援助,用政府的錢跟政府打官司。如果他們這麼有信 心,認為今次的安排是違法的話,那便請他們自己拿錢出來......

是的,主席。就今次的修正案來說,包括范國威議員、 朱凱廸議員及張超雄議員提出的修正案,內容均圍繞失效日期、期滿 失效、停止生效、日落條款等;而陳淑莊議員的修正案則提出刪除部 分條文。這些修正案會變相令"一地兩檢"的安排完全無法運作,有如 被廢武功。所以,我不會支持他們提出的所有修正案。

主席,正如我剛才所說,鑒於時間非常緊迫,我不會用盡這 15 分 鐘。今次的"一地兩檢"安排已討論了差不多超過兩年,我相信很多香 港市民比我們在席的議員更清楚的是,高鐵對於香港市民的經濟效益 及對香港本身是多麼的重要。所以,我希望非建制派議員放下屠刀, 盡快令實施"一地兩檢"安排的《條例草案》通過。

最後,我也想藉此機會感謝梁君彥主席、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琼 議員、法案委員會的主席葉劉淑儀議員和副主席張國鈞議員,以及主 持公聽會的廖長江議員及周浩鼎議員,因為在過去的會議上,我看到 各位受到很多其他非建制派議員的挑戰。要確保《條例草案》獲得通 過的話,大家需要努力。

此外,我特別想藉此機會多謝陳帆局長、李家超局長及鄭若驊司 長的堅持。我相信所有對香港有期望的市民,包括在席的建制派議員 及我們,對他們都是非常感激,在此向他們表示感謝。

多謝主席。


備註:

主席,我想就我剛才的發言內容作出澄清。主持公聽會 的議員應是葉劉淑儀議員和張國鈞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