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跨境安老》議案發言 (2018年6月20日)

早前本會在討論 "長期護理 "的議題時,自由黨已經指 出,香港安老服務及護理院舍正面對巨大的挑戰。

一方面,香港人口越趨老化,以致安老服務及護理宿位需求大幅 上升。另一方面,本港勞動力減少,從事護老業的人手嚴重短缺,令 本港安老院服務質素下降。近年,香港更面對缺乏土地的問題,護理 宿位的空間嚴重受到限制。

因此,自由黨支持香港長遠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醫療、安老等服 務,使之成為香港人的 "優質生活圈 "。其實特首林鄭月娥也公開表 示,中央政府支持和肯定港澳在大灣區開辦醫院、學校、健康養老中 心等項目。可見港商在內地興辦或合辦醫院、養老院等設施的客觀條 件齊備。

自由黨同意,香港有必要就跨境安老提供更多便利的政策和措 施,特別是要便利香港長者在內地享受香港政府提供的福利,讓他們 安心在內地安老。

事實上,過去本港也曾推動跨境安老,但反應比預期差,相信跟 有關計劃未能符合本港長者實質生活需要有關。故此,當局有必要檢 視政策及作出優化,例如在各大主要城市購買更多安老宿位及開設跨 境專車,以提供更多誘因吸引長者入住內地安老院。

對於今天修正案提出的眾多建議,鼓勵長者跨境安老,自由黨大 都表示支持。不過,自由黨認為,有些建議執行的難度相當之高,當 局應事先提供完善配套,以及解決一些技術問題。

先說其中兩項建議,第一項,擴大醫療券的應用範圍至內地; 第二,參考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研究為移居內地的長者提 供居家安老支援服務。

自由黨原則上不會反對這兩項建議,但必須問的是:如何監管。 須知道,我們現在說的是跨境監管。在境外,因為沒有法例賦予權力, 香港有關執法人員在調查、行動及舉證方面,必然困難重重。

事實上,在香港使用醫療券也出現很多濫用情況,也有長者被誤 導的騙案發生,當局已備受監管不善的批評。連在香港境內的監管也 有這麼多不足,如今還說要跨境監管,就更難令人有信心。

因此,當局必須提供有效的追蹤及監管措施配合,例如在光顧指 定的名單上的服務才可以使用醫療券。修正案建議醫療券只可以在限 定的內地主要醫院及診所使用,自由黨同意此規定。其實,當局也應 該考慮設立機制,如果接獲濫用或欺詐的舉報,可把有問題的服務提 供者撇除在名單外。無論如何,當局必須先釋除我們的疑慮,確保有 可靠的監管制度。

最後,黃國健議員提出一項建議,為有需要的長者提供跨區域的 緊急救護服務,我想就此作出回應。

其實現時也有類似的服務,但一般不是用於緊急情況,而是把病 人送到口岸,例如皇崗,再轉送上本港救護車,前往最近的醫院救治。但是,黃議員的建議針對緊急的個案,而且要跨境。雖然自由黨不會 反對建議,但對於建議如何具體落實,也抱有很大的懷疑和疑慮。

首先,司機必須擁有兩地的駕駛執照。而最重要的是,車輛駛經 不同區域時,要有具備當地認可專業資格的救護人員,可以擔起專業 責任,為護送的病人提供適切的救護服務。這當中必然涉及許多技術 問題,尤其是如何是在 緊 急情況下容許病人、兩地的救護人員及司 機,在短時間內辦理過境手續等。

但是,話說回頭,在緊急情況下,理應把病人送到就近的醫院治 理。內地的醫院一定比香港多,如果病人在內地出事,距離最就近的 醫院應在當地附近。如此一來,如果病人有緊急情況,是否還要堅持 跨境送往本港救治呢?或是待病人的情況穩定後,才安排送回香港醫 治,較符合病人的利益呢?自由黨認為,當局先處理這個醫療專業問 題,可能比較恰當。

歸根究底,跨境安老的主要阻力,相信是來自醫療問題。無可否 認,由於香港長者在內地沒有醫療保險的保障,到內地醫院診治往往 需要花費不少。不少長者最後均選擇回港安老,以方便求醫。

因此,當局可以參考港大深圳醫院的成功例子,探討在大灣區內 合辦醫院的可能性,以便利在內地居住的長者,免卻他們經常往來中 港之間治病所受的舟車勞頓之苦。

主席,本人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