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開拓場地,創造空間,支持本地文化藝術及康體發展》發言 (2018年6月21日)

代理主席,我代表自由黨支持馬逢國議員的議案。在我 發言前,我首先申報我是香港話劇團理事。

代理主席,為使香港的體育界與國際接軌、建立香港文化樞紐地 位,自由黨認為政府當局確實有需要開拓更多場地、創造空間,推動 體育界進一步發展及拓展文化藝術產業。

我記得我在今年年初,代表香港話劇團出席財政司司長舉辦有關 藝術發展方面的財政預算案諮詢會,出席的數十個與藝術發展相關的 團體基本上有 3 個訴求:第一,希望政府多撥資源以支持藝術發展的 工作;第二,提供更多表演及培訓場地;第三,提供額外資源以支持 各種形式的海外文化交流活動,以擴闊本地藝團的視野。今天,我會 集中討論第二部分有關表演及培訓場地的需要。

首先,當局應善用空置校舍和土地。香港是彈丸之地,缺少空間, 香港藝團對閒置單位需求非常大,中小型劇團或藝團一直希望爭取政 府能提供空置校舍,進行多元化的藝術教育活動或作為排練與創作等 用途。

截至 2017 年 4 月底,全港共有 183 幅空置校舍用地。不過,部 分空置校舍早已殘破不堪。雖然政府在 2018-2019 年度財政預算案已預留 10 億元作修復工程,但我認為除了基本的校舍修復工作外,政 府亦要多撥額外資源為這些場地進行部分改建,以適合各類型藝術的 表演或培訓之用。部分校舍位置偏遠,甚至無路可通而不能使用,所 以當局在開放閒置校舍及土地時,也要在地理位置、交通和人流等方 面多作研究,務求達到活化空置校舍、為其所在地區增值,釋放空間 以紓緩場地不足的問題。

同時,當局可研究政府與民間合作,共同投資興建新劇場或改建 舊戲院等。例如考慮把北角馬寶道的陳慶社區會堂拆卸,再加上利用 旁邊的籃球場,興建一座表演藝術中心,創造更多藝術空間。政府亦 可撥出土地給有興趣發展文化產業的民間團體斥資興建新劇場,以發 展演藝市場。

環顧海外,不少有志發展藝術的私人基金會,均成功地把原非藝 術場所的大型廢置建築活化為創意藝術基地。以上海為例,成立於 2012 年 10 月的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便是由原南市發電廠改造而 來,這是中國大陸第一家公立當代藝術博物館,也是上海雙年展主場 館,而莫斯科亦有活化廢置發電廠為美術館的例子。

此外,政府正推行共享體育設施,例如開放學校設施予外間團體 舉辦體育活動,我認為方向正確。但是,長遠而言,當局應鼓勵學校 開放禮堂、多用途活動室或有蓋操場等地方,租借予文化藝術團體使 用,進一步開放空間。

我認為,要進一步推動文藝產業及體育發展,政府必須檢視活化 工廈政策。近年,政府針對工廈違反地契而採取執管行動,不少進駐 工廈的藝團因 其活動 與城市規劃委員會頒布的 "工廈用途 "的定義不 符,相繼收到警告信,更有團體須遷出單位,甚至結業。其實,一般 中小型藝團表演或工作室,都迫切需要安全、穩定及價廉的地方進行 創作和排練,這類藝團大多數不會對公眾、樓宇及消防構成危險。政 府曾建議考慮將低層部分容許藝團使用,自由黨希望當局能加快研 究,以放寬工廈低層單位作非工業用途,以免浪費資源。

此外,當局亦可研究向工廈租用部分樓層,再以低於市價的價值 租予藝團或體育界,或者在商業大廈內及市區重建項目中,規定部分 樓層讓表演團體使用。如此,既可善用寬敞的空置單位,亦可減低團 體的租金壓力、釋放創意空間,更可吸引藝團或體育周邊相關的配件 銷售同時在工廈內運作,構成更完整的生態圈。

最後,創造表演藝術空間需要 具 有文化創意思維的 主 事 者 與 機 制,我建議政府成立一個跨部門協作的工作小組,制訂及推行有效政 策,改善政府與演藝團體之間的溝通,帶領本港創意產業的發展,同 時推出支援策略,支持各式的海外文化交流活動。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