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根據《區域法院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發言 (2018年6月27日)

主席,我沒有加入小組委員會,但我剛才聽到幾位議員 發言後,有一些想法。在小組委員會舉行會議時,司法機構代表曾解 釋,想用兩年時間增加人手,看看提高限額後,小額錢債審裁處("審 裁處")審理的個案數目會否大增,從而再重新檢視該限額。我認為, 過往多年,審理小額錢債訴訟的審裁官應累積了相當的經驗,大概知 道 1 萬元以內的錢債個案有多少宗、3 萬元以內的有多少宗、5 萬元 以內的又有多少宗,所以我認為當局應有最基本的數據。

最近我參加了兩個涉及《稅務條例》的法案委員會,第一個有關 《2018 年稅務(修訂)(第 3 號)條例草案》,這法案涉及投資創科的超級退稅,即退稅 3 倍。最初我們都有一個疑問,便是應何時開始實施 新措施。我們提出意見後,創新科技署署長很快便接受了,他建議不 如訂立 3 個月的寬限期,我們認為 3 個月時間不夠,建議 6 個月。署 長亦很爽快地答應了給予 6 個月的寬限期。主要的憂慮是日後接獲新 的退稅申請時,政府需要增聘很多人手,不但創新科技署要增聘人 手,稅務局亦有此需要。在新法例從未實行的情況下,我們暫時未知 有多少機構會申請超級稅務優惠,但署長仍接受議員的意見,給予 6 個月的寬限期。

第二項法案是《2017 年稅務(修訂)(第 6 號)條例草案》,這是關 於 transfer pricing(轉讓定價),須要配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所訂的 規則,有關規則是甚麼?我擔心主席會說這與《小額錢債審裁處條例》 無關,是相關的。我以此作為比較。最初的建議門檻是總收入及總資 產 1 億元,和員工 100 人的機構需要申報,但最後經討論後,政府最 終接受總收入 4 億元、總資產 3 億元及員工 100 人為申報門檻。這也 是新的法案,政府同樣未有實施經驗和數據,但也接受法案委員會的 建議。

過往審裁處曾處理的個案很多,政府應能預計需要多少人手和資 源,為何只將審裁處的司法管轄權限上調至 75,000 元而不是 100,000 元?我從中小微企的角度去看,中小微企在生意上有很多糾 紛,因金錢糾紛而須在審裁處進行訴訟的案件多不勝數。

剛才有些議員已提到, 50,000 元的限額不足夠。若有人欠我 70,000 元,我卻要特意將申索額壓低至 49,999 元,因為在審裁處提 出訴訟,令我不能申索十足的欠款。當然,現時將限額上調至 75,000 元 很好,但上調至 100,000 元更好。坦白說,做生意的人最怕找律師, 律師收費昂貴,可能追回的金錢也不足以支付律師費。同時,律師也 未必願意接辦,因為個案涉及的款額太少,他們寧願找一些大額生 意。所以限額增幅太小根本沒有效益。

審裁處人手不足,便增加人手,政府可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或 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要求增加撥款以增聘人手,我們定會批准申請。 剛 才 郭榮鏗議員 指 出 ,區域法院欠缺法官 36 名、高等法院欠法官 7 名。司法機構一向人手短缺,即使提高薪酬也未必能聘請到法官。 大家很清楚,願意做法官的已不是為了金錢,在私人機構執業的律 師,要做"星球人"、"月球人"肯定不難,但法官的收入公開,大家都知道有多少。我相信願意出任法官的人是為了法律公義、為了維護香 港司法獨立,而不是為了金錢,這是十分令人尊敬的。原來問題的根 源是人手不足。

我剛想起,早兩天在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討論如何增加 執業律師的人數時,香港大律師公會("大律師公會")表示會訂立一個 新的審議機制,不是按傳統的方法培訓律師。現時按傳統,在大學唸 完法律學學士後,必須完成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才可以正式 擔任見習律師。現時大律師公會與香港幾間開辦 PCLL 的大學有爭 拗,我認為有關的大學基於他們的利益,阻止大律師公會開設新的評 審機制。

現時每年約有 1 200 名法律系畢業生申請入讀 PCLL,但香港 PCLL 的學位只有 700 個,香港大學有位周先生竟然這樣說:"市場有 足夠的空缺給畢業生申請嗎?如果沒有足夠的職位空缺,我為甚麼要 開設更多學位?"作為教育學者,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現時是否因 為這些開辦 PCLL 的大學限制了學位數目,以致可以在畢業後擔任見 習律師的人數不足?這方面有勞律政司司長和政務司司長檢討一 下。有學生、有需求,但沒有足夠學位,這是結構性問題。

如果 1 200 名畢業生有 1 200 個 PCLL 學位,而不是只有 700 個 學位,會有更多學生報讀 PCLL,可能會有更多人完成課程後擔任見 習律師,取得若干執業經驗後,加入司法機構的行列,政府便可聘請 更多司法人員。該 36 個法官的空缺可能很快便可以填補。我相信這 是一個結構性問題,而不是錢的問題。有學生,沒有足夠學位,沒有 學位培訓他們,最終當然沒有足夠人手加入法律界工作,以致出現郭 榮鏗議員所提及人手不足的問題。我剛想起這方面的關聯。所以,除 改革外,即今天所說區域法院和審裁處的問題,我相信政府必須就整 個司法教育制度作出檢討。

主席,我稍後會在涂謹申議員提出他的修正案時再次發言,多謝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