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稅務(修訂)(第 6 號)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2018年7月4日)

代理主席,《2017 年稅務(修訂)(第 6 號)條例草案》委 員會主席梁繼昌議員剛才指出,《2017 年稅務(修訂)(第 6 號)條例草 案》("《條例草案》")基於技術性問題變得十分複雜,並非很多人有 能力處理得到。他剛才提及很多意見和事情,我相信很多正在聆聽本 會議的人也未必能夠明白。政府最初表示只須舉行 3 次會議處理《條 例草案》,最後終於須舉行合共 9 次會議。

我現在嘗試以簡單的演繹方法,解釋《條例草案》究竟是甚麼一 回事。基本上,由於香港加入了一些國際稅務組織,因此須按照國際 稅務組織的要求---這次是 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和歐洲聯盟 ("歐盟")---修訂轉讓定價的稅務法例。

在討論過程中,我認為除了金融業外,製造業公司最受影響,為 甚麼呢?因為很多製造業,例如我從事的製衣業把總部設在香港,生 產線設在中國,同時在美國或歐洲經營進口業務,但 3 個地方卻有 3 個稅制。香港的稅率當然最低,因此在正常情況下,各方面支出都 會放在香港。所以,香港企業最終有機會在轉讓定價或稅務要求下, 受到最嚴重的影響。

我們在討論時提到,這些稅務組織會提出很多要求,政府甚至會 把《條例草案》提交 OECD 負責稅務的人員過目,他們也會提出一些 意見。如要跟隨別人的意見,或讓香港稅制符合 OECD 的要求,可能 最 終 影響香港一直以 來 奉行簡單稅制的立場,因為要 符 合 別人的要 求,便要使法例配合國際性稅務法例的要求。所以,我認為香港的簡 單稅制會因此變得更為複雜。

至於第二個問題,正如剛才所說,香港加入了這些稅務組織後, 便要負責任,但負了責任後,香港有甚麼得益呢?根據稅務局官員的答覆,香港沒有得益。反過來說,香港為何要遵守這些國際稅務組織 的法例呢?責任要負,卻沒有得益。因此,我認為政府日後應進行檢 討,因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應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或好處。如果香港 參加某些組織而沒有得到好處或利益,卻要負上責任,那麼香港是否 真 的 應 這樣做呢?香港 是 否 因 作為國際大都會必定甚麼國際組織 也 要參加,然後告訴別人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但實際上要付出很大 的代價呢?

我們最初也討論過將來香港是否要參加所有國際事務,雖然現在 看來,條例草案針對跨國企業,但我們最初見到對香港中小企會構成 很大影響,為甚麼呢?因為門檻極低。OECD 根本沒有實際要求香港 或其他組織成員設甚麼門檻,但 OECD 本身所設的門檻卻很高,代理 主席,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根據 OECD 所設的門檻,擁有 7億歐羅 營業額的跨國企業才須做國別報告。但是,特區政府的要求是,1 億 港元營業額、1 億港元資產和 100 名員工以下的公司便要這樣做。

就香港而言,1 億港元營業額的要求實在太低。我們的國家的門 檻是 10 億元,為何國家的門檻可以高達 10 億元呢?OECD 也沒有提 出基本要求,我們其實可以因應自己的情況處理。但是,香港特區政 府卻要求以 1 億元作為門檻,我覺得 1 億元的要求實在太低,受影響 的企業數目也實在太多。對於大部分中小企業來說,1 億元生意額是 一個大數目;對於"一手來一手去"的貿易生意來說,1 億元 turnover(營 業 額 )不算是巨額生意,從事 貿易生意 的人因此要另外擬備一套文 件、國別報告和分部檔案。一般中小企業又怎會有龐大人力和資源、 能力或知識完成這些額外的會計報告呢?很多會計和稅務團體都認 為不應這樣做。當然,做漏的公司會受到懲罰,而且中小企通常對罰 則沒有認識,直至被罰才知道自己"中招"。所以,我們向政府爭取提 高門檻,由 1 億元提高至 2 億元,以及由 2 億元提高至 3 億元,以至 最終以 4 億元生意額為門檻,即擁有 3 億元資產,以及員工不多於 100 名的企業才須擬備這些額外的會計文件。

如果把生意額提高至 4 億元,多少間香港企業會受到影響呢?稅 務局的資料顯示,受影響的企業數目約為 1 390 間。這 1 390 間企業 着實運氣不好,必須 擬 備 這些額外的會計資料,應稅務局的要求呈 交。關於這方面,我真的要讚揚政府願意在過程中接受法案委員會的 意見,逐步把門檻由 1 億元提高至 2 億元,由 2 億元提高至 3 億元, 最後由 3 億元提高至 4 億元,讓更多不同企業無須做這些繁複工作, 況且大家又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做,以及滿足 OECD 要求的稅務法例。

我亦曾經向稅務局及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查詢,如果我 們不能達到國際要求或 OECD 的水平,將會出現甚麼風險或情況。他 們回答表示 OECD 可能會略加譴責。我再追問被 OECD 譴責會產生 甚麼後果的時候,他們卻表示不清楚。如果我們做那麼多工作以滿足 OECD 的要求,但即使受到譴責也不會產生甚麼後果,那麼我們為何 要這樣做呢?根據上星期一宗新聞報道,美國政府指香港販賣人口的 嚴重程度,已達到不合理的水平。大家在香港生活了那麼久,哪有販 賣人口的情況呢?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這些國際要求和國際組織的 法例可能根本不合理,而且不了解香港的實際情況,所以當香港參加 這些國際組織時,真的要看清楚是否香港所需,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 是否必然要參加。

最後,根據稅務局提供的數字,1 390 間企業將會備受影響或須 擬備這些會計文件。我們也想知道稅務局是否有足夠而且認識這些法 例的人手處理要求的文件。《條例草案》通過後,稅務局仍須處理一 系列內部指引。我們要求稅務局完成這些工作後,把指引提交立法會 審議。坦白說,我不希望稅務局閉門造車,為了確定該局的內部工作 是否合理和可行,以及是否得到坊間企業接受,該局須把有關指引提 交立法會審議。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