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國斌議員就「《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 (2018年10月25日)

主席,我在這段時間一直在聆聽勞工界代表、直選議員、 社福界代表談侍產假,當然他們的發言不能說沒道理,因為他們都是 站在道德高地。我記得 2014 年第一次立法制定 3 天侍產假時,我曾 說 3 天侍產假並非大問題,即使今天 5 天侍產假或現時修正案所提議 的 7 天侍產假亦非大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今天討論 5 天侍產假時, 已經有人提議 7 天、14 天、1 個月,這才是最大問題。

如說要計算成本,我可以簡單地計算一條簡單的數式。一名普通 的中級"打工仔",假設每月薪酬為 5 萬元,如給予他 5 天侍產假,即 僱主只需給他 6,000 多元,僱主是否付不起 6,000 多元呢?當然不會。 在香港這種情況下,人的一生,"最多生一個起兩個止",兩次相加起 來只需付 1 萬多元,僱主怎會不能負擔。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現屆 政府只上任一年多,一下子便推出 四 五項不同的勞工福利政策,如 此"炒埋"就一大碟例如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最低工資在 5 月 1 日 起上調,以及增加侍產假和產假,接着昨天有部分勞工界議員已表示 勞工假期要由 12 天增至 17 天,還有很多不同、一連串的福利,這樣 相加起來便不是小事,會對僱主構成壓力。

當然談勞工議題時有議員便佔領道德高地,必定是我們稍微反 對,第一頂套在我們身上的帽子便是無良僱主。他們從未做過老闆, 那麼由他們來做老闆吧,我把生意交給他們來做,如看到他們做得很 好,我便心悅誠服,完全支持他們提出的所有事。是否這樣簡單?這 世界當然不是這麼簡單。還有,每次提到勞工議題,他們便將僱主與 僱員放在對立面。事實上我們是否這樣刻薄?撫心自問,香港的老闆 是否真的那麼刻薄?當然不是,尤其是中小企老闆,我上次已在此說 過,員工有任何問題,只要進去老闆的辦公室談 10 分鐘、半小時後, 任何問題均可解決,這才是現實。員工問可否多放兩天假?老闆必然 會說沒有問題,回去照顧家人吧。這是香港以往一直以來,僱主與僱 員的和諧共處的文化,而不是每當提出勞工議題,便說僱主必然是刻 薄,又會推說成本問題。成本固然有問題,但正如我剛才所說,數千元是否問題呢?現在問題只是政府可否不要一下子推出所有勞工議 題,可否給予我們時間"消化"一下,讓我們喘息一下?政府可否在推 行一項政策後,讓我們稍作休息,才推行另一項工作?這才是最大的 問題。

此外,無論是增加侍產假或是產假,現在討論的是家庭友善政 策。談這方面當然沒有問題,所有人均應家庭友善,但家庭友善並非 單靠那 5 天假期或 7 天假期,家庭友善是長時間的投入。即使僱員放 兩周侍產假,嬰兒這麼小,長大後難道會記得父親曾餵哺他或為他更 換尿布墊?家庭友善政策所說的是 10 年、20 年,父親要長期照顧家 庭的問題,將來孩子入讀幼稚園,父親是否可以早些起床駕車送孩子 上學呢?父親是否可以早些起床陪伴孩子吃早餐呢?孩子在這段時 期才開始有印象。父親在那數天為嬰兒更換尿布墊,難道他會認為孩 子有印象嗎?當然,在那數天放假陪伴妻子,這固然最好。所以說來 說去,不要總是說不放那數天假期便是對嬰兒不好。老實說,嬰兒哪 會記得?家庭友善是不會錯的東西,但這是如何處理人生的長遠問 題,而不僅是依靠那數天,最後便能締造美好的家庭。

主席,此外,有些議員說,香港應跟隨日本或其他地方的做法, 日本放 52 周侍產假,加拿大則放 75 周侍產假。這正正是問題所在, 今天討論 5 天侍產假,議員卻說要 7 天侍產假,而有部分議員更要求 兩周侍產假,接着可能會要求如日本般 52 周侍產假,但大家是否知 悉日本徵收 40%個人入息稅?加拿大則徵收 33%個人入息稅 , 香 港"打工仔"是否願意付出 40%入息稅給政府,然後由政府照顧你們, 由政府訂出 52 個星期的侍產假?大家是否願意呢?我們必須把這部 分說出來,而不要只是說加拿大有 75 周侍產假,多麼好呢。大家又 不看看政府從市民口袋中抽取多少錢?大家要全面考慮,不能單說一 件事,又不說另一件事。

正如最低工資一樣,何啟明議員提議一年一檢,還好主席英明不 讓他提出修正案,究竟如何能夠做到一年一檢呢?今天完成檢討,明 天開始......今天立法,明天開始檢討,明年今天又再立法,即是年年 立法。再者,侍產假有別於最低工資政策,最低工資政策下還有可加 可減的機制,侍產假卻必然只會增加,不會減少,怎會忽然間減少侍 產假呢?要一年一檢,倒不如他直接提出,要求每年增加一天,這樣 更實際,或是每年立法增加一天或每年增加兩天,一次過完成作罷, 不要在這裏煩,說要檢討各樣。大家別以為是跟隨生產指數即"生仔 指數",而不是關於勞動力的生產指數。所以,不如他直接提出要多少,我們一次過完成審議。不要煩,別再在這裏一直提議要檢討,生 孩子有甚麼好檢討的呢?要生便生,要假期便要放假,要多少天也可 說明,如果要 7 天,倒不如一次過訂為 7 天,不要之後又說要檢討情 況,對嗎?

主席,最後還有一點,是關於現時香港的生育問題。生育問題根 本是社會的整體問題,而不是一兩項政策便足以鼓勵年青人生育的。 最近我有一位香港朋友剛生了兩名小孩,他說小朋友真可愛,還準備 生育第三名。他生育第三名小孩的問題,不是因為家庭是否有能力負 擔、是否有壓力,而是因為他們夫妻倆本身喜歡小孩子。有些從來不 曾生育的議員,今天在這裏發言,我認為他們的理論說得很對,但他 們不曾真正當父母,可否請他們當一次父母之後,才能真正感受到何 謂家庭友善、何謂照顧嬰兒出生問題和照顧兒童的問題。

最後,正如我剛才所說的,5 天侍產假不是甚麼問題,所以基本 上我們支持將侍產假由 3 天增加至 5 天。不過,當中有兩點,第一, 請政府不要一下子提交所有的勞工議題,應讓我們慢慢消化;第二, 請勞界的朋友要甚麼便說甚麼,不要無止境地苛索。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