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國斌議員就「《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發言 (2018年10月25日)

主席,在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後,我聽到很多議員說商 界經常以成本為理由不肯支持增加侍產假,又經常說有數天欠缺人手 影響甚大。

我要重申,在《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 二讀時,自由黨已表明支持將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邵家輝議員說 過已向業界進行民調,結果也是支持侍產假增至 5 天,而身兼行政會 議成員的張宇人議員也說過支持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可是,我剛 才在樓上辦公室內收看新聞報道,卻說我們 3 位議員反對這項《條例 草案》。因此,正如剛才數位議員所說,如果一般市民只收聽或收看 會議直播,一定會認為商界很不人道及很不合情理,連侍產假增加兩 天也不肯支持。我想在這裏重申,我們支持侍產假由 3 天至增至 5 天。

我今天早上甚至說過,即使增至 7 天也不是甚麼大問題,"not a big deal",付出的不會很多,亦不會影響公司的運作。我們經常提出的問 題是,是否議員要求 7 天侍產假便要給予 7 天侍產假?原因是在答應 將侍產假增至 7 天後,又會有議員要求增至兩周。那麼是否在落實 7 天 侍產假後,又再增至兩星期呢?我們現在討論的不是甚麼大問題,也 不會令成本大幅增加,問題是會否無止境地增加侍產假的日數,這才 是最大問題。

如果建議侍產假增至 7 天,甚至一次過增至兩周,然後到此為止, 政府便可以着手處理,那最好當然是由政府全數支付。即使全數由政府支付,也只不過是 1 億多元,這也不是甚麼大問題。不過,正如局 長剛才所說,1 億多元不是問題,但行政費用卻十分高昂。他不妨提 供數字,讓大家看看政府是否無法負擔。

由於商界被看成所有勞工議題皆不能接受,所以我必須澄清,這 是責任的問題。即使現在沒有相關的法例,很多僱主也有給予僱員侍 產假,根本沒有對成本造成影響。

關於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的問題,我也要回應一下。有些 議員經常問,為甚麼勞顧會內商界與勞工界的成員比例是一樣 的?"打工仔"的人數永遠比老闆的人數多,香港有 300 多萬名"打工 仔",但中小企業只有 30 多萬家,只是前者的十分之一。所以,如果 以大多數人的共識來決定所有事情,香港便不是資本主義社會,而是 社會主義社會,甚至如大家所要求,變成了共產主義社會。因此,如 果按人數作決定,"打工仔"的要求永遠較多,而老闆的要求則永遠比 他們少,這還有甚麼好討論呢?勞顧會內老闆與僱員人數的比例相 同,大家便共同商討,這樣才會有協商共識,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社會的共識有很多,要求也有很多,但是否每一樣都能夠做到?不是 的。各方面必須取得平衡才可以成事。因此,如果永遠採用人多欺人 少的機制,香港便"玩完"。

此外,有些勞工界議員指政府傾斜商界,但我想說是政府傾斜勞 工界。政府推出了多項勞工法例,還不是傾斜勞工界嗎?有人說,政 府撥出 300 億元予商界用作取消強積金對沖,但對不起,那些錢是給 勞工的,商界完全沒有分毫"落袋"。我甚至想說,政府大可無需撥出 那 300 億元,商界不想要,這樣大家滿意了嗎?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