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家輝議員就「《2018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 (2018年10月25日)

主席,就今天這項將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的修正案, 過去自由黨支持 3 天,而今次增至 5 天,我在自由黨內聽到很多聲音 都支持增至 5 天。不過,我除了是自由黨的黨員外,亦是批發、零售 界的代表,自由黨過去有一個豁免的機制,如果我作為業界代表與黨 的立場不同,其實可以申請豁免。所以,今次法例提出的時候,我向 自己所代表的 80 個商會發出了問卷,主要問他們認為侍產假的天數 應該是 3 天、5 天、7 天抑或零,結果最多人支持 5 天,其次是 3 天, 當中也有支持 7 天和零。這些問卷帶出的信息是,對於侍產假,社會 上除了一般"打工仔"有看法外,其實商界亦有不同程度的支持,但因 為我收回的問卷中,結果以支持 5 天侍產假較多,我相信我會支持5 天。可是,我想特別強調的是,從問卷結果可見,在商會中有人會 支持沒有侍產假,因為不同行業承受的能力各有不同,所以,他們所 表達的意見亦不相同。

就着今天的議題,其實之前有很多人攻擊我們的 黨 主席張宇人 議員,而剛才張宇人議員已非常清楚地重新表達了他的實際立場。我 想說的是,縱使是零侍產假,社會上其實也並非沒有這種聲音,有一 些商會或行業真的會擔心和面對一些問題。之前,張宇人議員在一個 電台節目上曾經說過一個情況,就是一條稻草都可能會壓垮一隻駱 駝,其實他說這個成語時,是指這個 3 天與 5 天的侍產假辯論。有些 朋友會覺得很奇怪,一條稻草怎可能壓垮一隻駱駝呢?把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不過是增加兩天,怎會令一盤生意無法運作?其實, 這裏真正想表達的是,現時香港推出的勞工法例並不只是 3 天增至 5 天的侍產假,而是有一堆勞工法例將會推出。

施政報告才剛剛提出將婦女產假由 10 星期增至 14 星期,政府又 強硬地要取消強積金對沖,換言之,僱主要多付 1 倍金額,而強積金 供款方面,僱主供款可能由 1,500 元增至 2,400 元,最低工資又將會 上調,對於中小微企其實是百上加斤。勞工團體現時經常爭取的標準 工時,白領僱員較藍領僱員假期多,工會中人又想爭取兩者假期天數 看齊,但當他們爭取到相同待遇時,他們又會再問白領僱員是否應該 較藍領僱員有更多假期,於是假期又會增加,還有標準工時立法。我 剛才提出的眾多例子,都是一連串的勞工問題,亦說明了為何張議員 說一條稻草都可能壓垮駱駝。

如果說商界完全沒有憂慮,我相信這並非真實 的情況。有些 "打 工仔"可能不太明白做生意的情況。其實每個行業都有他們的專長或 做事方式,好像很複雜,但萬變不離其宗,那就是如何增加收入和減 低成本,只要做到這一點,一盤生意就可以維持。香港現時的經營情 況其實十分困難,租金非常高,勞工極度短缺。如何能夠減低成本呢? 剛才提到的勞工法例全都會增加成本,如果一個商家經營生意時發現 無法增加收入,但成本卻上升,結果會是他公司的競爭力變差,最後 可能要結業。

有些朋友對我說,不可能全世界的商家都倒閉,我也同意這點, 因為大家最後都要買東西、要飲食。不過,有這麼多法例會令一些中 小微企無法生存,最後就只會剩下一些大商家、大財團。所以,如果 市民參考外國一些例子的話,便會發現他們很多企業都是連鎖式或規模龐大的公司,至於那些小商戶,其實他們無法生存。這是一個地區 政府的行政要多法例規管商界,還是少法例規管商界所得的 結果。屆時,有意在香港做生意或創業的朋友的機會便越來越少。

在今次辯論的過程中,我聽到很多議員提到媽媽、爸爸的慘況, 我完全同意。當初生嬰兒出生後,當媽媽的其實要負起相當重的責 任。增加兩天侍產假會否提高生育率呢?我聽到有數位議員曾提及這 問題。我相信不會。如果想支援香港媽媽,並不只是將產假由 10 星 期增至 14 星期或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甚至 7 天、14 天或 1 個月 就足夠。對於香港現時的低生育率,政府的支援其實要全方位,而不 是顧及小孩出生後數個月的情況而已。在未來數年要如何培育小孩? 媽媽可否上班?若媽媽上班的話,由誰來照顧小孩?誰來提供育兒服 務?誰來提供教育服務?教育方面,如果媽媽要上班,小孩放學後要 怎麼辦?這就是說,那其實是一連串的問題,加上現時房租亦很昂 貴。這並非單一的問題。我相信責任並不在僱主身上,而在整體社會。 在 20 年後我 60 多歲了,三分之一的香港人也將會 60 多歲,年青人 的生育率又那麼低。對於大部分議員所說的煽情情況,其實我也明 白,亦是事實,但要解決問題,並不是把責任完全推卸給商界,因為 如果商界在香港撐不住,整個香港也會撐不住。這次並非單一的福利 政策,而是一堆。如果只是由 3 天增至 5 天而其他情況不變,局長, 我會支持將侍產假增至 1 個月。但其實並非如此。

大家討論問題時,議員發言應該要公道,讓香港市民知道所有議 案除了好處外也有壞處。我剛才已經解釋了有關的壞處。商界的競爭 力差,不止可能令本地公司倒閉,甚至令我們的競爭力相對於周邊地 方,都會十分弱,所以,我很期望特區政府在推出法例前,要考慮我 們的營商環境。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其實即將來臨,只是暫未浮現。大 家都很憂慮金融和股票市場,當全部逆轉時,我們要怎麼辦?

局長,我看見今次有議員提出修正案,指 5 天並不足夠,應增至 7 天。我亦留意到有多位不同的非建制派議員痛罵羅局長,我們也看 見你在過程中臉上的笑容欠奉。我完全明白,因為我知道羅局長由民 主選舉產生,也是非建制派中的長期領袖,現時加入政府機構,我相 信你在數年內應該有甚為不同的體驗。就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我 知道局方已經下了相當多苦工,但是,你可以看到其他朋友不會感激 你,只會繼續責罵你,質問你為何不增至 7 天。這樣實在太無良。你 也看見吧?不過,局長,我想跟你說,即使你今天提出的是 7 天,你認為他們會否責罵你?我可以肯定告訴你,他們一定繼續責罵你。即 使增至 14 天、28 天,他們也一樣會責罵你,因為香港現時流行民粹 主義,他們不罵你便贏不了。

今屆施政報告中,特首推出的很多政策都不是從商界的角度着 想,而是從大部分市民的角度着想,包括土地。我身為商界代表,有 很多的營商方式,今屆施政報告的內容都不是 favour(有利於)我,而 是 favour 另一方面,但是,你猜他們會投票支持施政報告嗎?其實不 會。不過,不要緊,大家的立場不同。自由黨看事情,除了看它的好 處也會看它的壞處。商界也一樣,我們很理性,不會全部都反對。正 如今天的法案,由 3 天增至 5 天,我剛才已表達我的意向,大部分商 會表示最多支持增至 5 天。這往往便是理性的議員和民粹議員的分別。

我們也聽到剛才有朋友舉出一些例子,指新加坡提供兩星期侍產 假,問局長為何不跟從新加坡那一套。但是,有些人永遠只說一部分 卻不說另一部分,令市民不清楚。這是一份報告,其實全世界對侍產 假的支援主要分為 3 類:第一,政府支付所有薪酬;第二,社會保障, 即保險;第三,僱主支付所有薪酬。香港的做法是由僱主支付所有薪 酬,所以,如果要比較,應該要用僱主支付所有薪酬的地方。剛才提 到的新加坡,的確是提供兩星期侍產假,但政府支付所有薪酬,而非 僱主。那有甚麼地方是由僱主支付所有薪酬呢?有韓國、台灣和印 尼,而印尼只有 2 天,台灣有 5 天,韓國也是 5 天,但只有首 3 天是 全薪。所以,那些議員要不沒有做足功課,要不便是隨口說,誤導香 港市民。

我想強調,所有"打工仔"有越多假期、越多福利固然是好,你問 我想不想,我也很希望每個僱員的薪酬都很高,每個僱員都有很多假 期,但是,香港除了僱員外,也需要做生意。我們不是由國家經營生 意,然後全部人都"打工"。如果我們的政策令商界無法做生意,或者 生意經營困難的話,只會令我們的經濟下滑,不止影響到該間公司結 業,全香港所有人也會受影響。大家看看台灣和日本這十多二十年來 的經濟,便會知道是甚麼一回事了。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