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項 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8年11月1日)

主席,毛孟靜議員今天動議議案,就馬凱事件要求保安 局局長及入境事務處處長到立法會作出解釋,我有以下意見。

政府、很多媒體及建制派議員曾在不同場合指出,根據國際慣 例,對於被拒入境的人士,很多地方不需要作出解釋,非建制派議員 十分崇尚的英美國家都一樣。我會舉出一些例子。

今年 7 月,1 名科威特醫生前往西方國家演講,雖然他手持簽證, 但他仍被美國特工阻止上機,事後美國亦撤銷了他的簽證,但並沒有 提供原因。

球隊班主俄羅斯富豪艾巴莫域治的工作簽證今年 4 月到期,他按 規定提交續期申請,但申請卻被有關當局拒絕。處理申請的時間甚 長,但他的申請一直未獲批准,當局亦沒有作出解釋。

根據美國部分州份的法例,現時大麻是合法化的,亦隨着特朗普 政府反對大麻合法化,越來越多從事大麻業務的加拿大人士前往美國 時被拒入境,也是沒有交代原因。

其實,一個地方政府對於被拒入境的人士不作解釋的例子比比皆 是。如果你問我是否想知道原因?我會說不需要。如果你問我是否不 關心世界大事?不是,我只是覺得英國、美國和香港都是自由經濟體 系和國際大都會,對於循合法途徑來港工作、營商、旅遊、讀書、文 化交流等人士表示歡迎,也願意向他們批出簽證。但是,在要求批出 簽證或批准續證的時候,申請人當然要遵守簽證要求。

一個例子是,如果一個人要到美國旅遊,我相信當地入境部門會 先問他攜帶多少現金或會在哪裏居住,以及在當地有沒有朋友。如果 他告訴"移民官",他只攜帶了 50 美元,亦無法提供住址,當地也沒 有朋友的話,我相信他不會獲准入境,但"移民官"也不會提供書面解 釋。

例如,一個人想到其他地方讀書,但他不准在當地工作。如果他 在當地工作又被當局發現,我相信他的續證申請不會成功,當局亦不 會解釋原因。如果他獲批簽證時他的工作是廚師,但他卻在當地"炒 黃牛",被當局發現的話,我相信他也不會獲准入境。

主席,作為議員,我曾接獲不少相關個案。很多市民對我說,國 內的親友無法入境香港,我便會詳細詢問他們無法入境的原因。絕大 部分人可能在過去一年每星期來港 5 天,每天早上 8 時入境,晚上 7 時才離境。他們說是來港旅遊,我也要問他們為何每天來港旅遊? 香港真的是那麼好玩的地方嗎?當然,大家心知肚明,他們是來港 做"黑工",試問我如何幫助他們要求入境事務處批准他們入境?

如果有些人會對某個地方造成國家安全問題或地方政府會認為 他們會影響當地的安寧,拒絕他們入境也算合情合理。

很多非建制派議員提出兩點,第一,馬凱事件會引發打壓新聞自 由及言論自由。第二,他們擔心會影響外國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

他們為何有這種想法?我相信主要原因是,他們推測馬凱先生被 拒入境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在香港外國記者會舉辦了一場論壇,製 造了一個平台讓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宣揚"港獨"理念。馬凱先生是一 名記者,今次他被拒入境,是否因為他在香港循合法途徑進行採訪或 他曾批評政府,發表了一些言論,因而不獲續發簽證,還是有其他原 因,如非建制派議員所推論的原因?主席,我不排除甚至相信馬凱先 生被拒入境的原因,可能真的是因為他製造了一個平台,讓香港民族 黨的陳浩天宣揚"港獨"。不過,這只是我的推論。

然而,我想指出,馬凱先生的身份是記者,他不獲續發簽證並不 等於打壓新聞自由。一個例子是,我是立法會議員,如果我駕車時衝 紅燈,因為不遵守交通規則被警員拘捕,我可否說警員或政府打壓立 法會議員?我是立法會議員,同時亦是一名香港市民,必須遵守本地 法律。

關於香港外國記者會事件,我想指出,特區政府及外交部不斷提 醒馬凱先生,不要為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製造平台。他並不是不知 道,因為所有香港市民都知道這事,世界各地的媒體也有廣泛報道。 他的做法是對或錯?我相信很多國家也有安全法,如果馬凱先生在自 己國家支援分裂國家人士,為他們製造平台,會否觸犯法例?很多市 民都知道,當時政府正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但香港民族黨是否已經 被取締?主席,如果事件在今天發生,很多常常說要維護言論自由的 非建制派的議員,會否繼續為香港民族黨提供平台,讓他們宣揚"港 獨"?我相信他們不會這樣做,因為這是違法的事。其實,當時的情 況正處於灰色狀態。香港人真的要檢討一下,怎會出現真空狀態,讓 某些人得以宣揚"港獨"?

有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我期望保安局局長會告訴特 首,過去提出就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時候,自由黨曾建議政府延遲立 法,但我們一直支持就有關國家安全的第二十三條立法。現時環境已 不一樣,很多人利用剛才提到的灰色狀態宣揚"港獨"。作為中國的一 分子,我們必須維護國家安全統一,堵塞這個漏洞,所以特首應認真 考慮盡快就第二十三條立法。

此外,剛才有同事提到,這事可能影響外國投資者的信心。今次 辯論表面上涉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外國投資者,但實際上,整個 辯論的核心是"港獨"。如果馬凱先生沒有為香港民族黨陳浩天製造平 台,我們根本不需要進行這項辯論。所以,這項辯論的核心問題是"港 獨"。

"港 獨 "是要推翻政權,縱使香港人對政府諸多不滿,但如要製 造"港獨"並推翻政權,我希望大家想清楚。近 10 年間,外國有很多 例子,例如,2011 年,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引發阿拉伯之春事件, 當地居民對政府和政權感到不滿,希望可以推翻政府,但最後有何結 果?大家每天從新聞報道或 YouTube 的影片可以看到,這些國家的 人民生活多麼艱苦,當地經濟完全崩潰,人民三餐都不溫飽,婦女也 可能被強姦。他們成為難民,要逃難到不同地方。歐洲的移民危機也是推翻政權所引致的。推翻政權不是隨便說說便可以,會造成很大影 響。所以,我們絕不能容忍這類"港獨"人士。

非建制派議員指出,如果要外國投資者對香港有信心,我們便要 更好地處理這次事件。如果我們為了做生意或吸引外國投資者來港, 而要容許他們以香港作為基地、分裂國家,很抱歉,我不想要這些生 意。我亦想提醒非建制派議員,如果他們明裏暗裏支持"港獨"分子, 這樣做對他們非常不利。他們千萬不可以"抽水",因為"港獨"分子好 像火水,他們只會引火自焚。他們也不可保護"港獨"分子,因為"港 獨"分子好像炸彈,他們只會玉石俱焚。香港市民一定不會支持這種 做法。

我完全同意保安局局長及入境處處長拒絕批准馬凱先生的工作 簽證申請。李局長和曾處長是香港很重要的把關人,一位負責入境事 務,另一位負責安全事宜。立法會議員同樣有責任保衞香港,某些人 不遵守香港法例或批出簽證的要求,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從而影響香 港的長遠利益,保安局有責任加以處理。毛孟靜議員動議議案,要求 保安局局長和入境處處長到立法會作出解釋,我認為沒有需要這樣 做,我也支持政府處理這事的方法。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