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致謝議案》發言(1) (2018年11月7日)

在經濟發展方面,剛才很多同事已談及貿易戰或者表達 對來年經濟的憂慮。自由黨曾指出這份施政報告在經濟發展方面的內 容是多年來最差的,為甚麼?易志明議員剛才已代表自由黨說出部分 原因。第一,在貿易戰下,明年將會發生甚麼事呢?人人也預期情況 會很差,而香港貿易發展局("貿發局")主席羅康瑞兩天前亦表示預期 明年第一季會有很多公司倒閉。如果貿發局主席也有這種預期,我們 中小企的親身感受是真的很心寒。從事出口的公司明年第一季應已接不到訂單,到第二季便會見真章,有多少間公司出問題自有分曉。大 家也能預期明年的環境將會很嚴峻,但整份施政報告竟然只有兩小段 關於貿易戰,而且只說會密切監察。人人也懂得說密切監察,但監察 後又如何呢?接下來如何處理?我的感覺是政府毫無危機感,令我感 到十分失望。

易志明議員剛才已提到,當出口方面有問題,物流業也會隨之出 現問題,而當物流業出現問題,消費便會驟減,繼而影響餐飲業和零 售業。餐飲業已有所感受,以往在年底或接近舉行春茗的時間,廠家 和企業便會訂滿酒席。但現在開始 cut(減少)了,以往訂 10 圍酒席的, 現在可能只訂兩圍酒席;以往選擇 8,000 元的酒席,現在可能只選擇 5,000 元的酒席,餐飲業已感受到未來將會受到很大影響。雖然政府 表示會監察這個問題,但接下來會做些甚麼呢?當然,我也很感謝邱 局長早已走訪美國華盛頓進行遊說工作。最重要的是美國千萬不要制 裁香港,因為香港是世界貿易組織一員,屬獨立關稅區,亦有其獨立 經濟體系,所以希望美國不要制裁香港。

然而,即使美國不 制裁 香港,但香港在國內也有很多投資和生 產。因此,貿發局早前也指出貿易戰對香港的 GDP(本地生產總值)約 有 1%的影響。我敢說相關影響將超過 1%,為甚麼呢?因為很多廠家 在國內進行生產後,貨物將直接在中國出口而不會再經香港轉口,故 不會計入香港的數字。因此,相關數字可說是無法估計,並非 1%那 麼簡單。

當然,政府也做了一些準備工夫,例如推出關乎香港出口信用保 險局("信保局")或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等措施,可說是聊勝於無。當 沒有生意和出口,向信保局買保險並沒有意思。當沒有生意和出口, 買出口保險又有何用?不過,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則有點作用,但希 望政府尤其是香港金融管理局吩咐銀行幫幫忙,要真的撥出貸款。根 據經驗,很多時雖然銀行知道有這項擔保計劃,但卻不會撥出貸款。 這類實例有很多,無須在此多談。

因此,政府的反應是可取的,但未足夠。當然,邱局長亦勤於四 出奔走,開始進行一些關於自由貿易協議的商議工作,甚至打算在不 同地方如泰國和杜拜 開設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這些工作均有其作 用,但我有時覺得遠水不能救近火。這些是必須要做的事,中長期便 會見到成績,尤其是自由貿易協議的簽訂對香港有好處。然而,為何 一開始不與大型經濟體系協商,反而投放資源於一些小型經濟體系,例如只有 20 多萬人口的馬爾代夫?無論協商結果如何,它也不過是 一個只有 20 多萬人口的市場,而另一個例子是巴林,縱使巴林在中 東地區也有點影響力。

為何不選擇早前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它的規模 大得多。雖然後來美國退出,但現在已再簽訂《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 步協定》("CPTPP")。特區政府確實應與它接觸,因為當中最少包括 10 多個國家,而這些國家和市場全是我們向來的貿易夥伴。舉例而 言,如能與東盟十國進行磋商和達成協議,將會有莫大裨益,因為我 們可與 10 個國家結成夥伴。我們可以透過 CPTPP 與 10 多個國家結 成夥伴,所以我期望特區政府考慮接觸這個組織,加入相關協定。

此外,現時有 2,000 億美元運往美國的產品被徵收關稅。如果 11 月 底特朗普和習主席 在 會 談 上未能達成 全 面 共 識 ,美國 額外對 2,700 億美元的產品徵收關稅,即合共將有達 5,000 多億美元的產品 被徵收關稅。屆時,我也不知會對香港造成多大影響,因為有很多工 業產品均在國內生產。

我 曾 與工業貿易署 談及 紡織品回流的可行 性,大家認為 是可行 的。同一道理,在其他工業產品如電子、玩具、鐘錶、珠寶、鞋類等 方面,可否與相關商會討論香港產地來源證的定義為何?一般而言 , 定義為該產品約 30%的工序。如果將部分工序遷回香港,取得香港的 產地來源證,變成 Made in Hong Kong(香港製造)後再出口,會有數 個好處。

第一個好處是令工業可以回流,促進再工業化,從而避免受中美 貿易戰影響,免被徵收關稅,還可以開發新產業。當然,大家會問: 相關成本是否負擔得來?企業會否真的回流?大家無須擔心,當政府 制訂和推出政策後,生意人自然會衡量其本身情況,考慮會否投資新 機器和自動化,以加快產品開發和生產速度。他們會自行打算,而最 重要的是有政策供他們考慮。因此,是否完全沒有出路?我認為危機 可以變成商機。如此一來,或許能鼓勵部分企業回流,投資自動生產 模式,從而推動再工業化,落實回流香港。

就經濟發展而言,我想提出的最後一點是我們不得不佩服國家。 在 3、4 月時傳出貿易戰的消息,當時很多人也不相信,但中央已做 好準備工夫。它做了甚麼準備工夫呢?過去兩天,上海舉辦了中國國 際進口博覽會("進口博覽")。在短時間內可以舉辦一個如此大型的展銷會,邀請來自 170 多個國家的 3 000 多家企業往上海參與進口博 覽,真的不得不佩服國家的能力。我希望這能協助香港企業,因為開 放中國市場最終能令企業更容易進入內銷市場,必定對香港有利。

因此,我期望特區政府在下一屆進口博覽可以協助香港企業爭取 更大的展覽場地,讓香港企業可以展銷其產品,打開中國市場,而我 們亦不應再依賴傳統的西方市場。這亦證明了雖然會有困難,但可以 做的事情仍有很多,亦有很多事情可以在短期內辦得到,而不只是施 政報告內的寥寥數語。

多謝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