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致謝議案》發言(2) (2018年11月8日)

主席,在昨晚會議暫停前,羅致光局長提及我的名字, 指我可能會提述輸入外勞的議題。不過,張宇人議員已就此發表意 見,所以我不在此多說。

我認為溝通十分重要。兩星期前,我曾與局長溝通及討論輸入外 勞的問題。我了解到輸入外勞不止由勞工及福利局處理。原來,其他 政策局必須先制訂政策,勞工及福利局才能"打開大門"。舉例而言, 建築工人與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有關。當兩個政策局表示有需要輸 入很多不同類型的建築工人和技術員工並制訂政策,勞工及福利局才可處理。所以,單單指責勞工及福利局不輸入外勞,導致勞工短缺, 其實對勞工及福利局並不公平。凡此種種的事情,大家需要溝通和了 解才知道情況如何。在此事上,我當然不會單單針對勞工及福利局。 我們可能也要聯絡運輸及房屋局、發展局,以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處 理人手不足的問題。由此可見,溝通是很重要的。

不過,在別的事情上,局長不應只透過鍵盤與我們溝通或回覆中 小型企業 ("中小企 ")的問題。局長應該知道,最近有代表中小企的 150 多個跨行業商會高調地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安排 表達反對的意見。我期望局長盡快抽時間與他們商談,而不要透過鍵 盤溝通或傳媒來回應。這是不健康、不實際,亦不能解決問題的。

話說回來,施政報告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當中第 205 段指 出,目的之一是"改善僱員的退休保障"。退休保障是整體社會的事, 是社會問題,為何把責任放在僱主身上呢?連僱主也未必知道自己的 退休生活如何,或將來能否應付自己的退休生活。試問他們怎麼會有 能力照顧所有員工的未來退休問題呢?所以,這是不公平的。有何理 由將退休保障的責任放在僱主身上呢?

羅局長說道,在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後,勞工成本會增加 5.6%。 讓我作簡單的計算。雖然局長說小學生不會這樣思考,但小學生也懂 得計算這樣簡單的數學題。如果成本增加 5.6%,1 年會涉及多少錢 呢?1%約為 60 億元,那麼 5.6%乘 60 億元,1 年便是 336 億元,如 果以 25 年計算,便是 8,400 億元。這 8,400 億元是事實,而且尚未計 算每年加薪和通脹等因素。如果以平均 3%、為期 25 年作複式計算 我無意嚇怕大家,但數字真的很驚人5.6%的增幅將涉及 17,000 多 億元。

當然,局長會反駁不應這樣計算,因為沒有僱主會 25 年也不解 僱員工,而且有員工會自動離職,根本無需動用他們的強積金供款作 對沖之用。此外,有足夠資源的大企業在解僱員工時甚至可以自掏腰 包支付有關費用,無需動用強積金供款作對沖之用。所以,5.6%不是 準確的數字。

讓我將數字稍為減至 2.2%,並同樣以簡單的小學生方式計算。 2.2%乘 60 億元再乘 25 年,數額是 3,300 億元,如果同樣以 3%複式 計算,總數是 8,800 億元,這同樣是驚人的數字。不過,局長當然亦會說道不應這樣計算。那麼,讓我再稍為減至 0.8%,不用 2.2%。儘 管如此,60 億元乘 0.8%再乘 25 年,數額是 1,200 億元,同樣以複式 計算,總數亦超過 2,000 億元。換言之,無論數字如何減少,涉及的 勞工成本我相信局長稍後會再作回應同樣會是天文數字。

政府今天表示,只要撥出 292 億元,便可以解決問題。且讓我告 訴大家,這是百分之一百不能解決問題的。此外,5.6%是實際的數字, 因為無論如何,企業在帳面上亦要作出撥備,無論是 8,400 億元還是 17,000 多億元,皆是無法擺脫的帳目,無論如何也要在帳目上預留, 是否動用,則另作別論。

大家或許覺得,政府已撥出 292 億元,但商界還是貪得無厭,想 要多些。對不起,我要說句商界並非想要多些。我膽敢說句,如果局 長願意開一個戶口,而非 30 萬個戶口,我們可以放棄這 292 億元。 為甚麼呢?政府現在要求商界額外供款 1%,這涉及 60 億元,但每年 用作對沖的款額只有 40 億元,因此如果有 60 億元作對沖之用,理應 綽綽有餘,無需政府資助。

為何人人皆要求政府一同承擔呢?因為政府在 2000 年立法時向 商界承諾會設有對沖安排,因此在道義上或責任上,政府當然要承擔 部分責任。我們可以只要 292 億元的一半,政府儘管把餘下約 150 億 元用於其他勞工福利上,不要給予商界,把節省到金錢用於其他勞工 福利上。我稍後會再談是甚麼勞工福利。

事實上,正在做生意的人現有可供對沖之用的強積金戶口已累積 了若干款項。我昨天沒有機會就年青人政策或年青 人的未來發展發 言。政府鼓勵年青人創業,而很多人皆希望成立初創企業。不過,坦 白說,現實情況卻是很多年青人不止年青人創業的失敗率超 過 50%,成功率只有 20%或 30%。假設在立法後,有已經創業的年青 人不幸地在 5 年、6 年後失敗而要結業。當他計算員工的遣散費或長 期服務金時當然,有算式便計算得到他要在結業一刻才知道 自己要承擔多少責任。局長提供的方程式十分複雜。第一,最初 3 年 政府補貼相關款額的 50%,補貼由第四年起遞減。換言之,就首 3 年 聘請的員工,僱主會獲得若干百分比的資助,而就第四年或第五年聘 請的員工,僱主亦會獲得若干百分比的資助。當然,僱主在最終結算 時會知道要付出多少,但在過程中,營商者最擔心的是不明朗因素, 不知道如何計算數額,亦不知道如何作出預算。

當初步方案在 3 月推出供大家討論時,局長遊走各大商會,以及 大型企業及中小企的商會,我也參與不少討論。整體的反應是方案複 雜難明、難以計算款額。這是商界向政府提出的主流意見。不過,現 時所謂的最終方案同樣複雜,只是延長了時間,提高資助額,但計算 方法同樣複雜。商界只是要求一道簡單、清晰易明的方程式,但最終 卻不經修改。為何局長不聆聽商界的意見呢?我們只想獲得一道簡 單、清晰易明及便於計算的方程式。在這種情況下,我難免覺得特區 政府有一種"取得足夠票數便推行"的想法。

我要重申,現時商界知道取消對沖安排是勢在必行,所以會面對 現實,接受有關法例的落實,但最大的問題是計算方法及政策令很多 中小企抗拒。

大家坐在議事堂內,都希望解決問題,尤其是建制派不想為政府 製造問題,更不想繼續爭拗一些社會有爭議的議題。我們只想解決問 題。現時有 155 個商會提出了改良的"基金池"方案,為何政府不予考 慮呢?這方案為勞工界、大部分商界人士及中小企所接受,為何政府 不肯坐下來,與他們一同考慮及解決問題呢?這方案是可行的,為何 要硬銷自己的方案呢?中小企十分不滿,即使方案獲得通過,商界亦 會反對。不過,如果推行"基金池"方案,他們可能全皆支持,這樣便 皆大歡喜了。為何政府不做一些皆大歡喜的事情,反而強推政府設計 的方案呢?

政府又說,如果商界不明白,可以坐下來細聽政府的說明。香港 有 30 萬間中小企,政府可以向多少間細細說明呢?"基金池"方案一 說出來,所有人皆明白。為何對於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不能好 好地與商界合作,反而說自己的方案是最終的方案呢?為何政府認為 已經取得足夠票數,假如商界不接受,便閣下自理呢?

施政報告在勞工福利及勞工支援方面確實下了很大工夫,例如優 化就業支援計劃及社區照顧及支援服務;扶貧;支援殘疾人士、精神 病康復者及少數族裔人士,以及擴展長者生活津貼等。凡此種種,皆 是好事,我絕對支持。整份施政報告是否不可取呢?當然,施政報告 有很多可取之處,我的批評只是:第一,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 騰華昨天對我的批評,我要告訴大家,很多高官甚或部分議員根本不 曾經商,不知道全球的營商環境正發生何事。他們所說的只是理論, 大家均 懂得談理論。請他們看看現實情況。所謂 "針 刺 不到肉不知痛"。他們不曾被針刺過。面對貿易戰,商界的生意減少,他們更要 向商界謀取福利,加上銀行加息,凡此種種,皆刺到商界的肉上。

我的發言,尤其是建制派議員的發言,是不會加害政府的。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