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致謝議案》發言(1) (2018年11月8日)

主席,這個辯論環節主要關乎改善民生,當中涉及衞生 及醫療服務、食物安全、勞工議題、安老、婦女及兒童事務,以及一 些福利事務等。

我會先集中就衞生及食物安全問題發言。首先,我要多謝食物及 衞生局,因為我知道局方一直很着重香港市民的健康,並有賴背後所 有醫護人員的努力,令香港成為全球男女最長壽的地方,我相信這一 定是食物及衞生局多年來不同的局長和同事努力得來的成果。但我經 常說,所有事情都有兩面,有好處亦有壞處。當然,我相信長壽不會 是一個壞處,每個人都希望可以健康長壽,但在健康長壽的背後需要 付出甚麼,相信香港市民都需要明白。

近年,食物及衞生局對於食品的安全和檢測非常嚴格,對於香港 的聲譽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我一直談的都是好處,壞處在哪裏?大家 都知道,這 3 年來我們都只能吃本地的活雞,即新鮮雞,內地的活雞 已有 3 年多沒有進口香港。食物及衞生局一直表示,沒有禁止內地活 雞輸入香港,而今年政府有關活家禽的報告亦支持繼續有活雞供應, 但為何內地活雞 3 年都沒有輸入本港?為何我們只可以進食本地活 雞?進食本地活雞是否不好?

當然不是,有些朋友認為本地活雞特別美味,但本地活雞的價錢 大約要 200 元至 300 元一隻,而內地活雞的價錢,據我了解,只需 70 元至 100 元左右。香港市民其實已經有 3 年不能選擇 70 元至 100 元 的內地活雞。究竟有多少香港市民在日常生活因為價錢問題而不能吃 活雞,或他們每月的開支需要增加多少才能負擔吃活雞?我相信大家 要思考這個問題。

我也想談談大閘蟹。大家都知道大閘蟹是香港的傳統食物,亦是 國家的傳統食物。這一兩年來,香港市民也曾爭議為何較難進口大閘 蟹。其實現時已有一批國內的大閘蟹經轉口來到香港,應該有 2 萬多 隻蟹,我對此表示歡迎。

但是,現在已經是 11 月初,蟹季快將完結。為何國內的大閘蟹 需要經過轉口才可以運到香港?經轉口運到香港會衍生甚麼問題? 大家平日吃大閘蟹也大概知道價錢,4 至 5 兩重的大閘蟹大約 100 多 元一隻,今年 4 至 5 兩重的大閘蟹動輒要 200 多元一隻。轉口經過一 個地方,空運費用貴了兩三倍,當地政府檢測食物安全需要多花兩三 萬元手續費,為何要轉口?為何會發生這些情況?

食物及衞生局為保障香港市民健康而訂立食品指標時,希望局方 要平衡營商和市民的需要,如果將食物標準訂得過高,到最後便會出 現上述兩個情況。局方宣傳少鹽少糖,乾炒牛河最好不要吃、豉椒排 骨河又被指高鈉。其實,我想反問一句,局方希望市民有多長壽命? 我們始終有一天要升天,如果局方為了市民有無限的生命而令我們的 選擇越來越少,局長,我會走出來反對。所以,希望局方制訂政策時 要想清楚。

特首突然轉方向就電子煙和加熱非燃燒煙草 ("加熱煙 ")作出規 管,我想指出,食煙、飲酒、賭波、賭馬相信全部也不是好事,但香 港是否要全部禁止?這便是爭議所在。政府在 6 月時表示要對電子煙 作出監管,我相信很多正在進食電子煙或加熱煙的朋友聽到都很高 興,因為他們在過去 1 年多寫了很多信告訴我,他們買不到加熱煙。 但是,現在他們很擔心會被人拘捕,很希望政府可以提供合法途徑, 讓他們可以多一個選擇。

我大膽指出,超過 90%的香港市民未能分辨甚麼是電子煙和加熱 煙,並將兩者混為一談。在施政報告發表前一星期,有很多醫護團體 和教育團體在電視或其他媒體表達意見,甚至找小學生、小朋友出 來,表示 12 歲的學生已在吸食電子煙,令很多香港市民人心惶惶, 認為電子煙荼毒小朋友,但其實香港市民吸食電子煙的情況是怎樣 呢?

過去政府一直沒有監管和規限電子煙在香港銷售,商店把電子煙 當作玩具來售賣,100 多元一支,文具店也可以購買,裏面可能沒有 液體,用者只是單純在吸食。該群教育界和醫療界人士帶同小朋友出 來所說的話是否事實?確是事實。電子煙這麼便宜,又欠缺規管,煙 內不知含有甚麼成分,小朋友只會當是一個玩具。

如果政府一早作出規管,禁止 18 歲以下人士不可購買,便會等 於香煙一樣。香港的吸煙人口幾乎是全世界最低,只接近 10%。香港學生的吸煙人數我相信更低,因為香港的香煙十分昂貴,加上電子煙 缺乏監管,所以便多了小朋友吸食。政府一直不作監管,現在卻"一 刀切"禁止,才會這樣。

最大的問題是,政府禁止電子煙的同時,也想禁止加熱煙。吸食 加熱煙的人會拿着一隻蛋或一支東西在吸食,但看不到有煙霧噴出, 因為沒有甚麼味道。外國有很多例子提及加熱煙其實是一種煙草產 品,可以減少傳統香煙 90%以上的傷害和致癌物質,這是他們給我的 報告。

我不知道局方以甚麼報告為參考,以致認為電子煙的傷害更大、 更邪惡。我不敢說,因為我不是專業人士。不過,加熱煙和電子煙是 兩個完全不同的產品,小朋友連傳統香煙也買不起,加熱煙每包售價 七八十元,他們怎會買得起呢?

在施政報告發表之前,這兩群善心的朋友提出要禁煙,但他們說 的是電子煙,為何現在連加熱煙也混為一談,兩者根本是不同的產 品?其實,現時外國很多吸食傳統香煙的朋友已經轉吸加熱煙,日本 有報告指出,推出這些新興煙草產品後,日本的傳統香煙市場在兩年 內下跌 30%,本身吸煙的人也不再吸食傳統香煙。由此可見,這是一 個趨勢。

今次政府表示要禁止這兩種產品,但卻不禁止傳統香煙,道理上 實在說不通。加熱煙與傳統香煙其實是非常接近的產品,只是它沒有 燃燒,如果燃燒可能會釋放很多致癌物質,加熱煙沒有燃燒便可減少 致癌物質。為何不讓香港市民選擇呢?我不可以說是為了道德高地, 但我認為政府是否應該純粹從市民的健康角度來考慮這件事,令香港 市民沒有選擇。

我同意政府只需要嚴格監管電子煙,我也不知道煙內含有甚麼物 質,但 18 歲以上人士也要受規管的話,便需要知道內裏是甚麼;18 歲 以下人士應該完全禁止吸食,我完全支持。但是,如果是成年人,為 何不可讓他們選擇呢?將來會否導致私煙,甚至假煙出現?我相信食 物及衞生局也要認真考慮這些問題。

另一方面,我想談談消費者委員會("消委會"),它可能未必隸屬 食物及衞生局,不過我知道他們有緊密聯繫。其實,消委會是香港一 個認受性非常高的組織,過去經常提醒市民有危險性、可能會漏電或引起火災的產品,或進食後會影響健康的食物等。我非常認同和感激 消委會對香港市民的提醒,令香港市民可以多些了解這些情況。

但是,近月,很多商界朋友向我表達,消委會做了很多產品測試 及比較工作,早前比較床褥,指價格低的產品可能較價格高的好、價 格低的面膜功效與價格高的面膜一樣等。消委會幫助市民選擇價廉物 美的產品固然是好事,但我其實有點質疑。老實說,消委會是如何訂 出標準的呢?它測試床褥,價格低的是否一定比價格高的好?如何衡 量這個價值觀呢?好像測試面膜,有些面膜產品可能有 10 種好處, 有些面膜產品可能只是補濕,如果只比較補濕程度,兩者可能一樣, 價格低的可以做到補濕,價格高的補濕效果也可能差不多,只是那些 產品可能還有其他好處,例如有修緊皮膚的功效。

對於市民來說,聽罷這些測試便覺得價格越高越不好,越高科技 可能越不好,但其實對於一些營商朋友未必公平。所以,我想消委會 進行這類比較時要解釋清楚,因為有些產品可能不止一個目的或優 點,例如某把刀可能既美觀,手感又好。其實,產品可以有很多不同 的銷售或推廣方法。所以,我認為消委會介紹產品時,要盡量安守其 本份,不要令市民覺得他們在干擾香港的營商環境。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離開了會議廳,現在已是下午 2 時多,他也要 午膳,我就這方面只會作簡單發言,因為我的黨魁已經返回會議廳, 他稍後會發言,我相信他會用大部分時間談及這方面。

對於香港的勞工政策,市民希望有更高薪酬、更多假期,我也非 常希望可以這樣,但如何令香港的競爭力不被削弱,在香港營商有生 存空間?如何可以與周邊國家、城市或地區比較,而不被淘汰,以免 我們越來越落後?香港競爭力排名越來越低,完全是因為我們的政 策。勞工政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因為做生意不是要考慮租金, 便是要考慮人工成本及貨品成本。香港的租金極之昂貴,稍後談及"明 日大嶼"時,我會再慢慢談。

勞工成本令香港市民經營生意非常困難,局長,我不是說一項半 項勞工政策,而是一籃子勞工政策: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法定產 假由 10 周增至 14 周、最低工時、"藍領"和"白領"假期的修改;還有 撤銷強積金對沖安排,這是商界最擔心的問題,政府推出這項政策, 可能令商界出現"倒閉潮"。有些商界人士說以後轉為合約制,大家不 要做這麼多,已被政府嚇怕。

保障勞工階層享有退休保障,我們是同意的,但是否一定要所有 商界牽涉其中呢?鍾國斌議員一直提出成立"基金池",大家可以從互 惠互利的角度進行商討,我覺得局長可以認真考慮這項建議。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