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致謝議案》發言(2) (2018年11月9日)

我們在這個環節是討論香港的房屋和土地問題。自古以 來,衣食住行都是我們最基本的需要,但近年我們除了衣食住行外, 也相當關注衞生、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在這次辯論中,很多非建 制派議員經常問,為何特區政府不向醫療、教育、衞生和社會福利等 方面多撥資源,反而要推動"大白象"工程?

我想指出, 政府將會在 今個財政年度動用 5,579 億元, 其 中 780 億元是用在衞生醫療方面,佔 14%;教育方面有 1,137 億元,佔 20.4%;社會福利方面則有 922 億元,佔 16.5%,合共超過財政盈餘 的五成。政府能投放更多金錢在上述各方面固然理想,但錢從何來及 如何分配,都是香港市民會考量的。至於我剛才提及的數個範疇,香 港的表現如何?大家可以看看歐洲國家,如果當地居民沒有購買保險 而要看醫生,應該會很麻煩。因此,我相信香港在上述數個範疇的表 現已算很好。

衣食住行方面又如何?在衣方面,除了禦寒之外,我相信在美觀 方面也應該不用擔心,因為人人都打扮趨時。至於食方面,香港是美 食天堂,所以更加不用擔心,貴有貴吃,而在路邊的便宜攤檔吃魚蛋 也滋味無窮。在行方面,香港的交通網絡不單與國內,甚至與世界各 地也有很好的聯繫。因此,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問題所在,最重要的就 是住屋問題。

現在全港約有 20 多萬人住在"劏房",亦有 30 萬人在輪候公屋。 至於租金和樓價有多高,我相信也不用我多說。大家從新聞報道也會 得知,面積只有 200 多平方呎的單位的售價動輒千萬元。香港市民是 否關注這個問題?我早前曾進行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九成多市 民表示,最關注的是香港的土地和房屋問題。要解決房屋問題,便要 先解決土地問題,而這亦是這次施政報告辯論的主線。

政府提出"明日大嶼"的建議,結果很多非建制派同事認為與其填 海,不如收地,因為填海等於"倒錢落海"。我想在此特別告訴香港的 年輕人,而與我年紀相若的人都會知道,香港絕大部分土地都是填海 而來的。香港有 7 000 公頃土地是填海而來,佔我們現時居住土地面 積的四分之一。現時,有 200 萬人正是住在填海土地之上。如果當年 沒有填海,這 200 萬人現時會住在哪裏?我很想問非建制派的同事, 他們是否都住在山洞?

特區政府在 1985 年至 2000 年 15 年期間,經填海獲得 3 000 公頃 土地,即平均每年有 200 公頃填海土地;而在 2000 年至 2015 年期間, 經填海獲得 690 公頃,即平均每年 40 公頃。換言之,最近 15 年的填 海面積少了 4 倍。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數據,名為售價指數,即是香 港的樓價。在 2000 年,即由我們減少填海 80%開始,售價指數大約 是 100,到了 2018 年便上升 4 倍。換言之,如果當時一個單位的樓 價是 200 萬元,現在便是 800 萬元,與填海面積的減幅非常接近,同 樣是 4 倍。為何特區政府在過去一段時間沒有填海?我相信大家都想 問這個問題,我不打算替政府回答,請它自行解釋好了。

關於這個議題,社會上有很多論點,讓我逐點跟大家分享。第一, 是"倒錢落海",因為填海開支由 5,000 億元至 1 萬億元不等。政府現 時有個構思,就是在擬建的填海 1 700 公頃土地中,先行興建 1 000 公 頃。如果填海 1 000 公頃,以交椅洲水深大約 6.5 米計算,填海費用 約為每平方呎 1,300 元,所以填海開支合共約 1,300 億元。有議員說 這是"倒錢落海",但幸好最近有 38 位學者計算在交椅洲填海所得的1 000 公頃土地,估計可以興建 15 萬至 26 萬個單位和 400 萬平方米 的商業區及寫字樓。按照政府現時建議公私營房屋 7:3 的比例,即 私樓單位有約 45 000 至 78 000 個。根據學者的計算所得,政府的收 益約為 1,800 億元至 3,120 億元。如果 4 000 萬平方呎的商業用地, 收入則約有 3,600 億元,所以合共帶來差不多 5,000 多億元至 7,000 億 元收入。在扣除 1,300 多億元至 1,500 億元的填海開支後,政府仍然 有盈利。

有些朋友說,填海開支高達 5,000 億元至 1 萬億元,原因是他們 把興建公路、基建和醫院等開支也計算在內。我想問,如果政府收回 棕地興建房屋,難道便不用把這些開支計算在內?因此,兩者根本並 不相同,不是蘋果對蘋果。事實上,是 1,300 多億元對 5,000 億元至 7,000 億元,所以議員說填海是"倒錢落海",根本沒有說服力。更何 況,如果不填海,該處的價值只是零。試問有多少香港市民曾到過那 裏?我從未去過。如果不填海,大家會游泳到那裏嗎?我想只有極少 人會這樣做。我相信只有何俊賢議員是例外的,因為他說他已遊遍整 個香港島。因此,我對於"倒錢落海"的說法完全不贊同。

有些朋友建議先發展棕地,暫時不要填海。我想強調,填海和棕 地之者完全沒有矛盾,可以同時進行。誰說填海之 後便不會 收回棕 地?這是不可能的。古洞北和粉嶺北新發展區其實早於 2008 年已開 始啟動,但要到 2023 年才會有第一批居民入伙,需時 15 年至 18 年。 至於箇中原因,不說市民可能不知,但一說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大 家便會知道。我想問朱凱廸議員,當政府推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時, 他在做甚麼?他站在最前線,要求不遷不拆;現在又要求政府不要填 海,要發展棕地。可是,當政府要發展棕地時,他會否又站出來要求 不遷不拆?這豈不是又在拖延嗎?那些住在"劏房"、在捱貴租及正在 輪候公屋的市民怎麼辦?建制派議員經常說反對派製造矛盾,然後便 藉此爭取選票,看來似乎確有其事。

有議員提到,填海會帶來自然災害及傷害白海豚。關於自然災 害,有專業人士指防波堤的高度應該有 12.5 米高。以該水域而言, 防波堤的高度應該是大約 6.5 米,即約 20 呎高。在颱風期間,海浪 自然較高,但究竟會有多高呢?專業人士應該知道,最高應是水深約 三分之二。海浪不會離開水面飆升至 30 樓那麼高,一定會連着水面, 所以三分之二的意思是,如果水深大約 6.5 米,海浪的高度便會有約 4 米多。因此,我不明白為何防波堤要有 12.5 米高。政府建議的高度 是 2 米,現正進行諮詢,這方面的數據也可以作參考之用。

至於中華白海豚和江豚,土木工程拓展署的顧問已於 2013 年完 成一份報告,當中指出中華白海豚在屯門及大嶼山附近出沒,而不是 交椅洲一帶。江豚則在長洲以下出沒,同樣不是在交椅洲一帶,所以 環保人士大可放心。如果他們不相信,也可以研究海豚在哪裏出沒。

有人指填海令內地售賣海沙的商人得益,而填海工程亦花費不 菲。試問有哪些地方是填海不需要花錢的呢?我想告訴大家,確有些 地方是填海不需要花錢的。香港每年製造 1 500 萬公噸建築廢料,可 以填出 60 公頃土地。但是,自 2007 年起,香港卻將建築廢料運送到 廣東省台山,至今已為台山填出 600 多公頃土地,我們甚至要支付所 需的船費。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善用這些建築廢料作填海用途?我相 信是可以的。

有議員指每天 150 個單程證配額的政策,令國內人士霸佔了香港 的地方。此外,又有人說,到了 2066 年,人口下降,屆時可能不需 要那麼多土地。我想指出,現時香港市民的平均居住面積是 161 平方呎,而新加坡則是 270 平方呎,即香港較新加坡少約 40%。 到了 2066 年,雖然人口只有 772 萬人,但亦只較現在少 6%。難道大 家認為現時香港市民的居住環境很好嗎?我對非建制派議員的想法 真的感到莫名其妙,大家有較大的居住面積不是更好嗎?為何要阻礙 政府填海發展呢?

說回每天 150 個單程證配額的問題,雖然我在香港出生,但我的 爸爸在 4 歲時被祖父從上海帶到香港。如果當年祖父沒有帶爸爸到香 港,我也會在內地出生。我想問在席有誰的祖先不是從內地來港的? 即使大家不是從國內來港,我們的父親或祖父也是從國內來港的。大 家今天身在香港,但卻不想身在內地的親人來港團聚,我想問大家有 沒有感到心虛?香港有足夠人口和勞動力嗎?老實說,在 20 年後我 也 60 多歲。現時香港的出生率如何?如果不靠這些單程證人士來港 增加人口,我們怎麼辦?

一篇題為"東大嶼踢爆再踢爆"的文章指出,關焯照博士在一次訪 問中踢爆智庫誇大填海賣地收益,指東大嶼填海後可以容納 220 萬人 口,而不是政府所說的 110 萬人。大家可以想象,有 220 萬人住在 1 000 公頃土地的人口密度有多高嗎?人口密度是 20 萬人住 1 平方公里。根據《香港 2030+︰跨越 2030 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的 報告,香港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是天水圍,但也不足 9 萬人。難道他想在那個地方容納 20 萬人口?老實說,即使是 400 萬甚至 800 萬人 口也可以,但香港市民會否支持?我覺得這些論據很奇怪。

最後,朱凱廸議員指建制派議員的說話,連小學生也不喜歡聽, 因為小學生只喜歡聽他們的說話。不過,其實大部分香港市民都知道 他們在做些甚麼。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