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重整港鐵公司管治》議案發言 (2018年11月21日)

主席,對於港鐵票價上調次數頻密,列車延誤事件頻生, 10 月中又發生四線故障,市民一直怨聲載道,加上香港鐵路有限公 司("港鐵公司")負責的鐵路工程項目出現多宗醜聞,港鐵公司自然難 辭其咎,這亦暴露其在工程監管上確有不足之處。自由黨認同港鐵公 司在管治(特別是工程監管工作)上,的確有必要盡快進行改革。

但是,針對港鐵沙田至中環線("沙中線")紅磡站鋼筋被剪事件, 行政長官已於 6 月 12 日宣布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由夏正 民法官擔任主席的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的真相,而調查委員會亦會港鐵公司 及政府的工程監管給予意見。既然調查委員會已展開聆 訊,預計在 6 個月內提交報告,報告會同時就整體監管給予意見,自 由黨認為應待調查委員會完成報告後,因應報告所載建議綜合提出改 善港鐵公司管治的建議,才是更為實際的做法。

路政署負責監督全港的路、橋和隧道等工程,而其轄下亦有專責 鐵路發展的鐵路拓展處。雖然沙中線項目是以服務經營權模式批出, 並由政府出資,而港鐵公司則負責建造及營運,但政府有責任全程作 出監管。所以,政府早在 2009 年要求立法會批准開設一個總工程師 的編外職位,負責監督港鐵沙中線工程。

路政署一向會因應鐵路拓展處的工作量而增加人手,若把現有的 鐵路拓展處升格,並讓其直接向運輸及房屋局負責,只是架床疊屋。 況且,運輸及房屋局是一個政策局,並沒有路政署在工程方面的專業 知識,相信更難發揮有效的監管角色。相反,當局應就鐵路拓展處適 量增加人手,以提升對鐵路工程的監管。

對於原議案建議同步規劃新發展區及鐵路配套,這正是自由黨一 直倡議的基建先行概念。政府過去一直按照人口密度和社區發展規 模,決定是否有需要逐步擴建交通及其他的民生配套,這不但導致交 通配套嚴重滯後,令搬入新區的市民猶如住在孤島,苦不堪言,同時 亦完全忽略因道路擠塞所帶來的社會成本這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鐵路發展不但能夠推動經濟,其高負載量亦能便利出行,加快地 區發展。故此,鐵路規劃應與新市鎮發展緊密配合,政府應先建鐵路, 再在各個鐵路站範圍興建住宅,以及其他的社區配套設施。

原議案中提到要理順港鐵公司主席和行政總裁的委任,認為這兩 位最高負責人當中應有一人具備工程背景,但自由黨認為沒有這個必 要,因為兩者的主要職責是管理港鐵公司。至於工程問題,港鐵公司 已具備工程背景和經驗的管理人員,如再要求公司主席和行政總裁均 必須具備工程背景,只是錦上添花。不過,自由黨反而認為可考慮邀 請一些具備資深工程背景的人士加入為非執行董事,透過在董事局轄 下設立的委員會,就工程項目給予適切的專業意見。

自由黨認同要提升港鐵公司對承建商的工程監管要求,但對於原 議案建議港鐵公司日後應如何匯報工程進度,以及如何提升對承建商 工程監管的要求等,我認為透過議案辯論釐定執行細則似有越俎代庖之嫌。當局應透過擴大後的鐵路拓展處,經董事局向港鐵公司提出全 面改善其工程監管制度的建議。

至於原議案要求有駐地盤人員在場百分百監工,自由黨認為不切 實際,而且無法執行。況且,羊毛出自羊身上,要做到百分百監工, 人力物力必然倍增,增加的成本最終必定轉嫁市民身上。事實上,在 大型基建工程中,百分百監工是不可能做到的,反而應加強抽查,提 升監管力度。

主席,自由黨認同港鐵公司的管治可以做得更好,但既然調查委 員會將會就港鐵公司的監管給予意見,自由黨認為可以稍作等候,待 報告完成後才通盤研究如何提升 港鐵公司 的管治,相信這會更加到 位。因此,自由黨會就今天的議案及所有修正案投棄權票。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