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增加短中期房屋供應,改善公營房屋短缺問題》議案發言 (2019年1月17日)

主席,香港急需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這是毋庸置疑的。 面對輪候公屋的時間平均長達 5.5 年,政府建議將未來 10 年的公私 營房屋新供應比例修訂為 7:3,自由黨認為是合理的。但我們必須 事先聲明,這僅限於新增土地,而且必須定期作出檢討,一旦公營房 屋不足的問題獲得紓緩,當局就須回復現時的發展比例,尤其不要忽 略商業土地的需求。

事實上,發展必須平衡各方的需要,規劃時切忌側重某一方,否 則社區甚至整個社會難以健康持續地發展。今天的原議案和大部分修 正案正正出現這個問題。

大家一窩蜂說要加快建屋,甚至要求徵收一些原本有其他用途的 土地來建屋,無視土地拓展背後需要完善規劃這個要素。這與政府過 去數年在不同地區"盲搶地",即使配套不適合用作興建資助房屋,也 硬要收地,引發地區人士反抗的情況,沒有多大分別。

今天辯論的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收回有近 150 年歷史的粉嶺高 爾夫球場用地。從政治正確的角度而言,當然最好收回,但自由黨希 望各位切勿偏聽,不要把問題看成貧富之爭這麼簡單。高爾夫球並非 富人的專美,窮人也不一定被拒諸門外。從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的 剖析可見,對於是否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的問題,社會上的意見 並非一面倒,而是兩極化,既有支持也有反對。

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的相關契約將於明年屆滿,予人該用地短期 內可供動用的假象。其實,土地發展前須進行環境評估及交通影響評 估研究,兩者並非同步進行,分別需時數年。而且,球場內有不少祖 墳,不排除有後人因風水問題提出司法覆核,隨時一拖數十年,絕非 大家今天所辯論的短中期方案,可能較填海造地需時更長。局長稍後 作出回應時,或可就這方面再作補充。

據我手上的資料顯示,撰寫環境評估報告很花時間,單是就工程 方面進行 feasibility study(可行性研究)就需時 55 個月,還要諮詢區議 會、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和工務小組委員會等。完成環評後,還要 進行交通評估。據我計算,相關程序加起來超過 10 年也無法完成, 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短期內可供建屋嗎?不可以。當然,很多人也提 出,粉嶺高爾夫球場需要 3 個 18 洞球場嗎?我不懂打高爾夫球,答 不上這個問題,公民黨的同事可能較清楚,因為他們較常打高 爾 夫 球,尤其是律師界別,我們飲食業則較少參與。主席,我一生人拿起 球桿的次數只有 10 次左右,都是主持開球禮,只打一桿,所用的球 桿也不是我的。

粉嶺高爾夫球場是本港唯一適合舉辦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的場 地。這個大型國際賽事也是本港舉辦少數達世界頂級水平的體育賽事 之一,每年吸引不少外國公司和運動員參加,當中不乏高消費人士。 一旦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即使只是局部收回,也會令該球場頓 失其重大意義,故不少外國組織和公司都提交意見書,促請當局予以 保留和珍惜。其實,我們也要考慮這些意見,不能只顧香港內部的意見。

一直以來,香港很多人都說香港教育不夠多元化,不鼓勵小朋友 參加運動。香港難得有個達國際標準的高爾夫球場,為本港球手和青 少年運動員提供主要訓練場地,為何輕言放棄?須知道,這個球場歷 史悠久,深具保育價值,在國際體壇又享負盛名,其擁有的珍貴價值 不單是由時間累積而來,也是因為其獨特的地理環境和歷史背景交織而成,可一不可再。即使可以重置球場,所耗的人力物力也絕不簡單。 反而,把球場原址連帶其無可取代的社會價值一併保留,並配合當區 的社區平衡發展,避免房屋過分密集,加重新界北區的交通負荷,才 是實事求是的做法。

主席,自由黨不排除任何可能增加土地及房屋供應的方法,但必 須合理及切實可行。對於是否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新界的棕地 及閒置農地,自由黨當然不反對,但其實政府向來都對可行的地方行 使這種權力。然而,實際操作有很多困難,其中之一是重置棕地上的 傳統作業,牽連甚廣,需要眾多客觀條件配合,難度絕不下於發展大 嶼山。

至於如何釋放私人發展商所持的大量新界閒置土地,自由黨一直 認為,最佳方法是以公私營合作方式發展,但相關建議惹來官商勾結 的民粹批評,以致當局未敢大力推展。自由黨認為,當局不應介意這 些批評,而應以公開和公平的制度加以應對,並確保相關發展項目主 要以興建居屋以至公屋為目的,向社會證明合作計劃是多贏方案。

為減少爭議,自由黨早已提出"先基建、後建屋"的發展模式。我 很高興政府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均贊同這個方向。我深信透過"基建 先行",可為香港一些受交通問題困擾多年的地區帶來解脫,也有助 擺脫發展新區的掣肘,尤其有助於減少來自當區居民的反對聲音。

自由黨支持在維港以外填海造地,尤其"明日大嶼願景",希望政 府立即展開相關研究。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