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增加短中期房屋供應,改善公營房屋短缺問題》議案發言 (2019年1月17日)

今天我們討論的議題是"增加短中期房屋供應,改善公 營房屋短缺問題",我相信這是香港市民最關注的問題,因為很多輪 候公屋或住在"劏房"的朋友苦不堪言,怨聲載道。這是很多香港市民 也看到的問題。現時香港的舊樓,即樓齡超過 40 年至 49 年的大廈, 已經達 5 500 幢,而樓齡超過 50 年的大廈則有 7 300 幢,那麼再過二 三十年後,情況會是怎樣的呢?所以,這些都是香港市民很關注的問 題。

要興建房屋,最重要的元素還是土地。我看見今天很多議員,或 提出議案的涂謹申議員也持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協助市民找尋安居之所固然是好事,但是,對於某些爭取土地的方式,我則不太認同。例 如剛才數位議員提出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的 172 公頃土地。現時提出 的建議是收回佔地 8 個洞面積的土地,即大約 30 多公頃土地,以興 建公營房屋單位。在不同會議上我也問過,如果收回佔地 8 個洞的土 地可興建多少單位,其實只不過可興建大約 4 000 多個單位而已。

我想說的是,我們在解決房屋問題的同時,亦要平衡不同的範 疇sector例如運動或其他產業的需要。我們不可能把所有作業 務或運動用途的地方,都用來興建公營房屋,這是不切實際的。讓我 舉一個例子,在上星期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委員會")的 會議上,其中一個議題是農業園的發展。委員希望可以把古洞南的 42 公頃土地用作漁農發展項目,讓漁農業界發展。香港要有本地食 品供應予香港市民,這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很多香港市民也知道, 我們絕大部分大約九成多的食物都是由外地進口的,而如果全靠 本地漁農業產品來滿足香港市民所需,數量根本不足。但是,是否數 量不足夠,我們便不支持漁農業發展呢?在上次的委員會會議上,我 聽得很清楚,關於那 40 多公頃的土地,絕大部分、差不多是全部左、 中、右政黨的議員,也同意將那幅土地用作漁農業發展,以便生產本 地食品供應香港市民。

漁農業是否生產力或產值很高的產業呢?我相信不是,但是,為 何左、中、右政黨也支持呢?這正正是我剛才所說,香港除了有房屋 需要,不同 sector、產業或活動也有其發展需要。為何上次那 42 公頃 的土地用作漁農業,發展農業園,所有左、中、右政黨也支持;而這 次希望可以保留粉嶺高爾夫球場一個國際級的高爾夫球場,卻又 會有那麼多議員持相反意見呢?這是否因為現時很多香港市民所說 的仇富或民粹所致呢?我想說的是,我們需要平衡,如果香港的土地 全部用作高爾夫球場用途,不可建屋,當然不可以。但是,這是唯一 的,也是香港一個很重要的品牌,是吸引很多國際知名大公司來香港 的其中一個原因。因此,我很希望政府和議員細心想清楚收回高爾夫 球場土地的問題。

其次,我要說說香港迪士尼樂園("迪士尼樂園")。雖然對於迪士 尼樂園近年來在香港的業績,立法會很多同事也有不同的看法和質 疑,可能因為生意做得不太好,營業額也不太高,所以有人提議把 第二期發展的用地拿出來興建公屋。但是,當年我們邀請迪士尼樂園 來香港時,我相信也有訂下協議的,否則,迪士尼樂園不一定要落戶 香港。雖然門票收入不太理想,但是,同樣地,迪士尼樂園吸引了很多各地旅客來港,他們來港不止在迪士尼樂園消費,同時也會帶動批 發、零售、飲食、酒店和運輸等各行各業的朋友,所以,希望大家在 看待事情時,眼界可以闊一點。

再者,香港是一個很重承諾的城市。我們當年吸引迪士尼樂園落 戶香港的協議,便是撥出一幅土地讓它興建第二期。如果我們今天要 把協議"搬龍門",對於我們以後說話的聲音是大或小即別人是否 信任香港,亦是很重要的指標。所以,我希望大家想清楚。

最後,便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新界土地的問題。新界有 很多土地,一些是棕地,一些則是荒廢農地,能夠收回固然好。但是, 如何與土地持有者商討呢?我相信特區政府也應遵守承諾,不能隨便 一句便收回人家的資產。至於如何商討,要達成更好的協議,便視乎 政府有多少籌碼在手。如果今天政府不是立即決定填海,以 1 700 公 頃土地作為後盾,而是一直讓別人知道政府根本沒有土地儲備,大家 猜猜那些土地持有人會否索價更高呢?所以,如果我們想幫助特區政 府和香港市民,以更合理的價錢取得更多土地來增加房屋供應,我們 便要盡快通過填海,當我們有土地作為後盾時,那些土地持有人自然 不敢索價太高。(計時器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