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創造機遇扶助中小型企業及促進青年人向上流動》議案發言 (2019年1月24日)

代理主席,今時今日,我已經不想跟我右邊的同事辯論 自由黨邵家輝議員所說的話,因為當有同事如此"離地",你說甚麼他 都會覺得不中聽,最好便是香港甚麼法例都沒有,包括駕駛飛機也無 需執照,跳上飛機便可以駕駛,對嗎?甚麼都不用管,是否懂得駕駛 飛機不要緊。修理飛機是否需要牌照?不用了。青年人亦不用理會修 理汽車是否需要牌照。所以,我覺得大家無謂爭拗,聆聽的市民自會 明白大家說的是甚麼。

代理主席,我重複說,自由黨毫無疑問同意要創造機遇扶助中小 型企業("中小企")及促進青年人向上流動,其實無須如剛才的同事所 說,青年人必須要做老闆,因為如果中小企有所發展,青年人也可以 向上流動。所以,大家不能以太狹窄的目光看一件事,然後便批評他 人。現在他離席了,不聽我的批評,不要緊,我早已料到。

對於原議案和修正案中多項建議,由如何鼓勵創業、改革公營機 構的招標制度、重視創意、利用粵港澳大灣區的契機、加強創新科技 的應用,以至為青年人提供不同形式的房屋選擇等,我們都沒有異 議。我只想補充幾點。第一,中小企仍然是不少青年進入職場的起點, 故此扶助中小企與促進青年人向上流動,兩者息息相關。不過,要扶 助中小企便必須營造好營商環境,致力為中小企(特別是小企和微企) 拆牆鬆綁,切勿設立過高的門檻,窒礙他們的發展。同樣,我們當然 鼓勵青年人創業,但如果我們同時增加其創業成本,沒有營造好營商 環境,我們只會增加他們的創業風險。

過去數年,政府背道而馳,推出多項損害營商環境的政策和措 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資、增加侍產假及產假、建議取消強制性公積金 對沖機制,令中小微企百上加斤。現時法定最低工資又要再增加,令 經營成本大幅上升。現時環球經濟滿布陰霾,中美兩國摩拳擦掌,對 本港營商環境造成很大的威脅。我奉勸當局以後在推出任何措施前, 先考慮會否削弱中小企的競爭力,避免顧此失彼。當局最少應盡量減 少提出這類建議或措施,讓中小微企休養生息,渡過目前的難關。

代理主席,我不知道中文是甚麼,但我很多時都提到 RIA 和 BIA, 即 Regulatory Impact Assessment 和 Business Impact Assessment,關於 一些令商界受到負面影響的規例。很多時候,當局推出任何政策都完 全不做評估,以前 Efficiency Unit(效率促進辦公室)曾經短時間有做 評估,究竟每訂立一項條例,對商界會有多少影響,實實在在的進行 評估,而不會胡亂猜測,甚至不提,更壞的更說並無影響。所以,我 們必須很小心。

第二,香港現時人手不足。昨晚我出席喜宴,在席一位擁有很多 小巴的老闆向我吐苦水。他除了經營小巴生意,亦經營飲食業,現時 最大的問題便是人手不足。無論是低技術或高技術的職位都欠缺人 手,每個行業都欠缺人手。他們現時需要面對人手不足所衍生的各種 問題,包括服務質素下降,競爭力欠奉,業務難以持續發展等。大家 切勿以為為了留機會給下一代,便應反對輸入勞工。香港有些人擔心 外來人"搶飯碗"而抗拒輸入專才,但大家要明白,世界轉變得很快, 香港未必有適合的人才配合發展。如果香港自我封閉,只會原地踏 步,失去強化香港優勢發展新產業的關鍵時機,只會令青年人失去更 多機會。

第三,香港的工資高企、租金昂貴,窒礙了中小企及初創企業的 發展是不爭的事實。自由黨認為當局必須積極研究對策,例如可否考 慮為中小微企引入新入職津貼,為他們提供資助,吸引新人入行,亦 可以為低學歷的青年人提供長遠的工作階梯。另外,自由黨亦建議當 局提高中小企辦公室和商鋪租金的開支扣稅至 150%,額外稅務寬免 部分每年上限為 30 萬元,以減低他們的租金壓力。

最後,我想指出,對於陸頌雄議員修正案提及的有薪培訓假期, 自由黨有意見。當然,我們鼓勵僱主為僱員提供培訓,但陸頌雄議員 修正案的用詞卻令我有疑惑。至於郭家麒議員的修正案,儘管他提出 的建議沒有大問題,但由於他陳述的內容論及香港人自由、民主、法 治及權利的狀況,自由黨認為與事實不符,所以,我們會投反對票。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