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創造機遇扶助中小型企業及促進青年人向上流動》議案發言 (2019年1月24日)

主席,今天的議題是"創造機遇扶助中小型企業及促進 青年人向上流動"。我認為,簡單而言,這項議題的要旨就是如何能 令香港市民安居樂業。中小 型 企 業 ("中小企 ")的經營者 大 多是香港 人,青年人也是香港人,所以安居和樂業是我們這次辯論主要的討論 方向。

先談安居。很多香港市民,尤其是青年人,對於香港現時的土地 及房屋供應深感失望。青年人離開校園後,投身社會工作,當他們發 現薪金與樓價有莫大差距,自然對前景難以樂觀。這是香港市民多年 來不滿政府的原因,所以第一步是要解決土地及房屋問題。

其實,土地及房屋問題,我們在這個議會已經辯論多次,近年更 是多番討論填海、收回高爾夫球場、發展棕地等選項。我認為應從各 方面着力去做,不論是發展棕地、公私營合作發展農地,抑或填海, 全都有助增加房屋供應。

以新加坡為例,當地市民很少怨聲,原因是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物 業,住屋租金佔收入的比例亦很低。有鑒於此,解決土地及房屋問題, 是令香港青年人 回 復 信 心 的 第一步。青年人畢業後 ,薪金 可 能 只 有 1 萬多元,如果月供數千元便有機會置業,將可給予他們遠景,讓他 們知道要花多少年供樓才有自己的物業。在安居這個環節,我希望特區政府加把勁,尤其是剛才提及的填海選項,更是增加土地供應的重 中之重,特區政府必須咬緊牙關,做好填海工作。

第二是樂業。如何能有好的工作和前景?這一點其實與協助中小 企發展有關,因為中小企佔本港公司總數的 98%,其僱員人數佔全港 勞動人口(不計公務員)的 46%。扶助中小企能令香港有更多公司,青 年人自然會有更多就業機會,甚至可以自己創業,由開設小微型企業 起步。

但是,近年特區政府的很多營商法例,並非朝向這個方向訂立。 舉 例 來 說 , 政 府 推 出 的 多項勞工福利政策 ,包括 取消強 制性公 積 金 ("強積金")對沖、侍產假由 3 天增至 5 天、法定產假由 10 周增至 14 周、 強積金僱主供款由每月 1,500 元增至 2,400 元等,都減低了中小企的 營商信心。

我想提醒特區政府,在考慮員工福利的同時,亦要顧及中小企的 承受能力。假如中小企經營者經計算後認為無利可圖,便不會再做生 意,甚至 會結束 家族經營的公司。今天的主題 是 幫助青年人向上流 動,但當中小企減少,青年人的機會亦會越來越少。因此,政府推出 勞工福利政策時,必須細心研究,以免令香港營商環境變差,影響青 年人就業。

香港的青年人除了在本地就業外,也可以向外發展。今天我聽到 很多同事提到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搶走香港人才的問題,當中其 實牽涉一個邏輯問題。我們希望香港的青年人能有更多機會,賺取更 多金錢,還是要他們留在香港,大家一同餓死?我認為香港市民需要 思考一下 這個問題 。青年人到大灣區發展 後 , 即 使 賺到錢 又 有 好 前 途,香港始終是他們的家,他們不論賺到多少錢,都會回到香港。為 何我們不可以放遠眼光,協助青年人尋找更多機會?尤其是發展大灣 區是國家目前的重大政策。大灣區共有 6 000 萬人口,其發展對於香 港青年人的就業機會、香港中小企的生意和客源等,都有正面影響。

我希望特區政府在扶助青年人到大灣區發展方面,能夠提供考察 機會,讓他們加深了解當地情況和法例,以及他們在大灣區有何優勢 等,幫助他們擴闊眼界。政府同時應協助中小企--我知道陳百里副 局長和邱騰華局長一直努力協助中小企 --使香港能在大灣區佔一 席位。我相信發展科研定必是香港的大方向,我們不可再着眼於勞工密集的工業,因為已經過時。提升科研、擴闊市民的眼界,加強青年 人在科研範疇發展,是特區政府需要做的事情。我期望特區政府可以 努力。謝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