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發言 (2019年2月21日)

代理主席,大家也經歷過六七十年代的鹹水樓問題,亦 知道其禍害,所以政府其後積極改善建築水平和水準。當時主要依循 英國的制度,即 British Standard。相關準則的要求很高,例如標準是 100 分,其實達到 50 分已過關,於是出現了甚麼問題呢?大家尤其 是建築界知道無須達到最高標準,表現稍遜也沒有問題。今次出現的 問題可能就是偷工減料,而大家又認為不會出問題,結果便理所當然 地不按細節施工。我相信今次事件被揭發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承建商和 分判商內部未能擺平彼此的利益,分判商於是"爆料",結果問題越揭 越多、越揭越嚴重,造成今天的局面。

至於為何 RISC forms(Request for Inspection and Survey Checks forms)(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遲遲未交也無人理會,原因可能是建築 界根本習以為常,認為結構一定穩妥,故遲交表格也沒有問題,只要 繼續施工便可。再加上時間已不足,如趕不及完工,反會導致超支等 問題。因此,我相信很大機會是一種壞習慣,認為稍後再填寫和補交 表格也可。為甚麼今次會缺失大量表格?原因可能就是我剛才提到的 有人偷工減料,所以表格見不得光。正因如此,表格自然無法交出。 至於是否有意銷毀證據,我則不敢斷言,但我相信事件的經過大概如 此。

現時警方已展開調查,我相信刑事成分已相當明顯。至於 ICAC(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廉政公署)稍後會 否加入調查,我相信機會頗高,因為如此龐大的問題當然不可能由某 承建商或分判商隻手遮天地一手造成。我相信管理層甚至香港鐵路有 限公司內部也可能有人須負上刑事責任,而短期內應會水落石出。

今天發言的議員無論支持與否,其實也有他們的道理。當發生了 一件大事,為何不作調查?大家當然要用盡所有方法調查,出動警 方、 ICAC、夏正民法官和立法會,也是順理成章的事。然而,我們 這類比較務實的議員則未必如此認為。剛才部分議員指時間不足只是 藉口,但事實上,時間確實不足。有議員又建議加快速度,可以天天 開會全力調查,用上 1 年時間便有機會得出結果。但這根本不切實 際,想法不能如此單純。

有人指引用《立法會 (權力及特權 )條例》 (Legislative Council (Powers and Privileges) Ordinance) ("P&P Ordinance")下的權力就西九 事件進行的調查需時數個月便完成,但當中關乎單純的政治因素,而 且只涉及一人和一份文件,當然能夠辦到。根據過往紀錄,無論是短 樁事件、雷曼事件或梁展文事件,相關調查均需時超過兩年甚至 4 年 才能完成,然後發表報告。

當然,立法會有責任和權力調查任何我們認為涉及公眾利益或有 其必要的事件,但同時我們亦有責任完成相關調查。假如我們展開調 查後卻無法完成,那是負責任的表現嗎?雖然立法會還有 20 個月才 換屆,但七除八扣,即使今天能通過成立專責委員會,到真正運作已 接近 6 月。明年 7 月換屆,立法會便會解散,專責委員會亦會隨之解 散。成立不足 1 年便解散,有甚麼意思呢?我們必須讓香港市民清楚 知道這一點。我們並非不肯工作、不肯負責任或不肯引用相關權力進 行調查,只是開得了頭卻結不了尾,又有甚麼意思呢?我認為這樣更 不負責任。

近期部分議員很喜歡敲鑼打鼓討市民歡心,博取掌聲。這樣必定 能賺取選票,但最終其實無法完成相關工作。若然如此,又會如何呢? 今年又是選舉年,基於 11 月的選舉因素,大家也很希望得到一些民 意認同。

我們是否甚麼也不做呢?當然不是。夏正民法官的第一份報告將 於短期內公布,大家且先看看如何。此外,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亦將於 3 月開會討論夏正民法官的報告。有說法指政府很聰明地要求夏正 民法官擴大調查範圍,繼續延長調查委員會的調查。我們且先看看報 告,而我肯定這樣比立法會引用 P&P 的權力成立專責委員會更有效 率。

大家對香港法治有信心,亦很尊重法官。我當然相信夏正民法官 會公平公正地進行調查,然後提交報告。同時,警方將展開調查,而 我相信稍後 ICAC 亦會加入。譚文豪議員表示由於今次已就相關事宜 提出議案,下次便無法再提出。但如果我們發現夏正民法官的報告有 問題,很容易便有另一個理由再提出引用 P&P,只不過這可能真的是 下屆立法會選舉後的事。屆時大家是否仍然在任,也是未知之數,故 要留待下屆立法會的相關議員處理。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