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增加過渡性房屋供應》議案發言 (2019年2月21日)

代理主席,房屋供應的問題已經困擾香港一段時間,現 時房屋供求問題已達到臨界點,無論樓價或租金也節節上升,公屋"上 樓"平均輪候時間更屢創新高,目前已經達到 5 年半,遠遠超過政府 所訂定的大約 3 年的目標。自由黨原則上支持以增加過渡性房屋作為 增加中、短期住屋供應的一種臨時手段,緩解基層市民的燃眉之急。 早在 2017 年,政府已經提出 5 項推動過渡性房屋的方案,可惜提供 的單位數目有限,而且分布區域亦相當零散,成效不彰。社會上的確 需要更有力度的短、中期房屋措施。

其實,在今個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預留了 10 億元讓使用 空置政府土地的非政府組織按項目需要申請基本工程費用的資助。自 由黨建議,除了可以考慮按原議案的建議 成 立 專 責 "過渡性房屋 基金"外,當局亦可以考慮將這個計劃擴展至其他包括工廈在內的非政 府持有物業,讓其發展為過渡性房屋,透過訂立框架及撥款標準,資 助業主進行改裝工程,並且減省行政上的繁文縟節,吸引更多業主參 加,以擴大規模發展及提供更多單位。

不過,在改建工廈時必須謹慎處理。政府過去推出活化工廈政 策,透過免補地價或按地實補的方式,轉型為住宅或商場用途。雖然 政策促成工廈的空置率下降,但與此同時,貨運物流業的中小企卻成 為工廈活化計劃的受害者,因為當工廈重建或改裝作其他用途時,他 們均會被迫搬遷;同時,由於工廈數目減少,令租金急速上升,大大 加重了貨運物流業中小企的營運成本。因此,如果政府重新推出工廈 活化計劃,甚至容許改裝整幢工廈為過渡性房屋,在推行計劃前,必 須同時顧及業界的需要,預留部分地區的工廈作為倉儲設施,供物流 貨運業使用,以免重蹈覆轍。

代理主席,類似的情況在發展棕地興建住宅時亦同樣發生。不 過,面對市民對房屋的殷切需求,自由黨並不反對政府整合現時零散 的棕地,甚至在棕地上建屋。但是,我必須再次強調,棕地不等於閒 置土地。事實上,現時不少棕地上均有經濟作業,為香港各行各業作 後勤支援。例如堆場支持港口運作、車輛維修則支援運輸業、重型機 械的儲存則支援建造業等,這些業務對整個社會而言都是不可或缺 的。因此,如果要發展棕地,必先要妥善安置現時在棕地上的作業, 不能單靠賠償,而是需要為業界尋找替代土地,同時其租金必須為作 業者所能承擔,讓有意繼續經營的作業者繼續運作。

代理主席,過渡性房屋只屬於臨時性質,因此雖然自由黨予以支 持,但要解決市民的住屋需要,增加興建房屋的數目才是治本之道。 長遠而言,政府應該透過發展農地及適度放寬小型屋宇的高度限制, 以增加房屋的數目。

對於政府聽取了自由黨提出多年的建議,並將之揉合為港人首次 置業計劃,為合資格人士提供九成按揭,自由黨深表歡迎。但是,在 樓價飆升的情況下,能夠做到九成按揭的 400 萬元以下物業僅佔整體 市場不足兩成。為切合市場的實際需求,讓有意首次置業的人士更易 獲得銀行的按揭信貸,自由黨建議政府考慮上調按揭成數的上限。

對於租住私樓的家庭而言,租金開支值得關注。在樓價高企的環 境下,仍有為數不少既不符合資格申請公屋、又無力置業的中產家庭需要租住私樓。租金開支對此類中產市民而言,可謂負擔沉重。故此, 自由黨一直要求政府增設為期 5 年及每年上限 10 萬元的租金免稅 額,為租樓的中產紓解一下所面對的困難。

代理主席,香港地少人多,雖然房屋問題是社會的焦點,但是如 果一面倒把所有土地(包括棕地及短期租約土地)作興建房屋之用,而 忽略支持經濟活動所需的土地,在顧此失彼的情況下,只會窒礙香港 的經濟發展,最終市民有屋住,但卻沒有工作,無可避免地衍生另一 個更嚴重的社會問題。因此,政府在動用土地發展房屋時,必須以平 衡香港的整體發展為考量。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