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議案發言 (2019年3月21日)

主席,我們今天討論由范國威議員提出的"改革移民及 入境政策"議案。首先,我們要了解,現行香港的入境政策是否只有 一般人經常提到的每天 150 個單程證配額?當然不是,因為保安局局 長剛才已說明,現時我們有不同的輸入優秀人才計劃,包括一般就業 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非本地畢業生留港 / 回港就業安排、輸入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計劃,以及科技人 才入境計劃。我相信馬雲應該透過上述其中一項政策入境並持有香港 身份證。

可是,香港是否只批准某些有錢人或擁有高技術人士來港呢?我 相信也未必如此,否則,除了剛才提到我們要吸引人才外,香港人如 果與其他地方的人結婚,他們的配偶如何來港呢?或與父母團聚的人 又如何來港呢?我相信這些人正是今天要討論的焦點,即每天 150 人 可來港的配額。根據政府提供的最新數字,跨境婚姻佔港人結婚數目 約三分之一,即現時香港每年的結婚宗數每 3 個人便有 1 個是與國內 人結婚,至於數目多少,我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今次討論的標題雖然是移民政策,但很多議員剛才也指出,這議 案似乎針對及歧視新移民。我們不如先談每天 150 名來港人士對香港 有何幫助或影響。某些議員指,他們會對我們的醫療系統、房屋系統 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帶來很大影響。

在醫療方面,剛才陳沛然醫生甚至張超雄議員已提到,超過 65% 的醫院床位是供本地長者使用,至於從國內來港的新移民,超過八成 是 45 歲以下人士。所以,我認為議員指控新移民佔用我們的醫療制 度,這說法並不公道。

至於綜援方面,有人質疑很多來港的新移民申領綜援。以 2017 年 為例,香港約有 336 000 人領取綜援,其中本地市民約佔 4.5%,新移 民佔 4.8%,略高於本地市民 0.3%。我想問,將心比己,如果從國內 前來的新移民是單親媽媽或小朋友,他們真的未能夠出外工作,或家 庭環境不太好,我們是否應該提供支援呢?這些領取綜援人士所佔的 數額是否很大?大家可以從上述數字看到,本地港人佔 4.5%,新移 民也只是 4.8%而已。

至於房屋問題,這是我們的老大問題。如果大家一直拒絕填海, 不論如何覓地,也於事無補,因為這是整體香港的問題,香港的土地 就只有這麼多,如果要解決住屋問題,我相信"明日大嶼願景"是很好的方案,希望各位市民如果想解決房屋問題,便不要作他想,一定要 全力支持。

有人質疑新移民會對香港造成負擔,但我則想談他們對香港有何 幫助。香港的長期失業率是 2.8%,即差不多是全民就業。我們在職 業空缺方面的統計數字,以 2018 年為例,尚欠 78 340 人,涉及的行 業包括金融、運輸、保險、製造業、物流、零售業、清潔服務業等, 全部也缺人。有些議員說,20 年來有 100 萬人來港,他們霸佔了香 港很多地方。可是,即使來了 100 萬人,今年香港的勞工市場仍欠約 78 000 人,如果沒有這 100 萬人來港,加上香港現時出生率這麼低, 而政府又不肯輸入外勞,試問香港如何發展呢?

今天香港人口已是每 5 名青年人供養 1 名長者,至 2040 年後, 便會是每 2 名青年人供養 1 名長者;試問我們如何尋找支援我們的人 呢?我可否請求 香港市民 多生孩子?我們該如何補充人口?來港人 士並非全部是馬雲,難道你要求馬雲從事零售、運輸或物流嗎?我們 也需要勞動人口,每個地方也要發展,我們也需要生力軍。在這 100 萬 人當中,超過 90%是 60 歲以下人士,與父母團聚的人數只佔 2%至 4%,所以這是增加香港勞動人口的最重要方法。

我想提醒那些扯着"中港矛盾"旗號的議員,他們這樣做是一定會 輸也一定會錯的。2013 年有 22 名立法會議員站出來告訴范國威議員 及毛孟靜議員,表明他們二人不代表他們,我希望他們今天仍然堅持 這個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