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發言 (2019年4月4日)

主席,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是"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 座大山'"議案,當中提到的是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香港 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和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

自由黨兩位黨友剛才已討論關於港鐵公司和強積金對沖機制的 問題,所以我會集中談談領展的情況。主席,我是批發及零售界代表, 所以對領展過去多年來在社會上引起的爭議,我的感受非常深。過 去,在議事堂內,我也曾談及我對政府向領匯出售商場的看法。香港 是一個自由經濟的社會,租金一般關乎供求問題,所以在租金調整 上,我們不宜參與,有力承擔租金的便會租用,承擔不來的便讓另一 位租用,這是很簡單的。

然而,為何領展的情況會引起這麼大的意見呢?為何香港的公共 房屋會以特別低廉的 租金租給香港市民呢?因為我們需要照顧和支 援一些經濟能力或財力尚未穩健的人,所以我們便制訂了公共房屋政 策。如果我們制訂公共房屋政策來支援他們的住屋需要,那在邏輯上 我們是否也應支援他們的生活所需呢?這是我過往一直的看法。因 此,如果問我對政府當年將眾多政府商場出售給領匯的看法,我個人 是不贊同的,因我認為應繼續支援有需要的住戶。

可是,在香港自由經濟的商業原則下,已經出售的便已經出售, 真的沒有辦法。我之前也談論過領展是否獨大的問題,而在相關範疇 上,領展現時確實是獨大的,對嗎?我記得一兩年前,領展要求運頭 塘邨的商戶離開,新聞也有報道,而我亦親身與一名文具店老闆交 談。老闆表示領展大幅加租,我聽後也感到十分同情。當時我曾嘗試 透過朋友,又直接以立法會議員身份約見領展,但領展當然沒有理睬 我,是完全沒有回覆我的。他們何須接見我呢?我幫不了那位文具店 老闆,我也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因為領展最後也沒有回覆我,也不肯 接見我。不過,我想告訴領展,即使當日他們願意接見我,我也無法 迫使他們做甚麼。即使我與領展見面,我也只能求領展酌量幫助文具 店老闆,看看在租金上可否便宜一點,因為在法例上和道理上,我們 無法迫領展做甚麼,因為香港奉行自由經濟。因此,我前去與領展見 面,亦只是想提出請求,但他們連這個機會也不給我。

這是一個十分矛盾的問題。我作為批發零售界的代表,商戶經常 跟我說,租金十分昂貴,我亦希望他們可有相對便宜的租金,可以增 加收入,只要增加銷售量便可以多賺一些。可是,整體而言,香港實 行資本主義制度,而租金是跟隨市場狀況調升的,如果產品有銷量,便可以留下來,如果銷量不能維持,就只有被人取代,所以商戶也要 檢討出售的貨品。

公眾街市的商戶同樣由我擔任代表,我在其他會議場合也曾提及 我經常巡視街市。有時候,我看到街市檔口的婆婆,那檔口不是十分 大,她就出售一些五顏六色的繩子,每條只是 2 元。我真的感到十分 疑惑,婆婆每天可以賣出多少條繩子呢?婆婆是長期坐在檔口的,而 街市向她收取的租金其實十分便宜。有人指出由於現時領展獨大,所 以收取的租金十分高昂。既然租金貴,所賣的貨品是否也應十分昂貴 呢?這才是最弔詭之處。根據食物環境衞生署在 2016 年發表的報 告,在調查的 31 項貨品之中,有 28 項貨品在街市的售價,竟然比領 展轄下街市的售價高,這便是問題所在。我之前也曾大聲批評領展加 租過高,既然租金這麼貴,為何那些商戶賣給市民的貨品會比街市的 便宜呢?究竟街市發生甚麼問題呢?街市的租金已十分便宜,但香港 市民是否願意走入街市呢?各位也知道,街市沒有冷氣、焗熱又骯 髒,所以市民不會選擇到街市購物,人流越少,商戶被迫越賣越貴, 然後人流便更少。

我經常也反思,如果當年沒有將街市、商場售予領匯,繼續由房 屋署管理,今天的情況會否像街市的情況那樣呢?由於房屋署不敢加 租,不加租便沒錢裝修,沒錢裝修便沒有人流,沒有人流,生意便越 來越少,問題便不斷重複。因此,我認為這個問題十分尷尬。對於領 展和街市,香港市民看清楚一點便會知道,即使我們指領展的租金 貴,但那些街市售賣的貨品卻比政府街市還要便宜,而儘管政府街市 租金便宜,但設施卻不理想,兩者如何平衡呢?因此,短期而言,要 解決這個問題,我希望政府可以 物 色多一些地方開設墟市,以作平 衡;中期方面,就是在領展的街市旁邊多設一些街市,增加供應,在 價格上平衡一下(計時器響起)......但這問題是複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