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發言 (2019年4月4日)

主席,對於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 '三座大山 '"的議案,我 代表自由黨集中就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對沖機制發言。

勞工界經常說強積金對沖機制令僱員權益多年來被蠶食,大大削 弱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這一點是自由黨絕對不認同的。

我重申,強積金制度在 2000 年 12 月 1 日實施時,只承襲《僱傭 條例》中容許僱主以其在退休計劃所累積的款項,作為抵銷僱員的長 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的規定。因此,強積金對沖機制並不是新事物。說 僱員權益因對沖而被蠶食是絕對不正確的,對沖是預知的安排,金錢 最終會落入他們的口袋,並無被"沖"至何處。這種說法對僱主來說絕 對不公平。

現屆政府失信於人,沒有信守當年的承諾,現時勢在必行要取消 對沖機制。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的 "終極方 案",包括把政府的補貼金額由原來的 172 億元加碼至 293 億元,補 貼期亦延長至 25 年。表面上來看,政府是增加了承擔,但事實上卻 沒有解決僱主日後所面對的財務負擔。

現時所謂"終極方案"的計算方法異常複雜,很多商界人士也不明 白。而政府也要大幅增加補貼額,並提供較長的過渡期,大費周章, 但卻無助商界解決因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所帶來的沉重開支。既然如 此,自由黨聯同商界建議推行"基金池"的優化方案,設立一個基金來 統合應付僱員的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僱主只須增加供款 1%,就等 於每年有 60 億元,足以應付目前每年大概 30 億元的整體僱員遣散費 及長期服務金的需要,而且可以一直滾存應用,令計劃持續運作。既 然"基金池"方案可以滿足勞方的要求,政府需要注資的金額亦減少, 而且可以永久解決對沖的問題,是一個勞、資、政府三方均能夠得益 的三贏方案。然而,政府一直以 "道德風險 "為藉口,拒絕成立 "基金 池"。

政府近年接連就勞工福利政策"加碼",不斷推出向勞工界傾斜的 措施,全都向商界"開刀"。這些措施對商界帶來的影響全部累計起來 的話,商界的營運壓力早晚定會不勝負荷,尤其我們經常提及的中小 微企一定無法支撐下去。反觀政府並無提出相應的補助措施,以協助 中小企應對日益困難的營商環境,實在有欠公允。其實,這些福利開 支絕對不應該全數由商界"埋單"。長遠而言,這樣只會窒礙香港的經 濟發展,實在不智。

自由黨明白香港正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而市民關注退休後的生 活亦是理所當然,但以任何形式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並非出路。自由 黨認為,當局可以研究其他替代方案,來取代現時的強積金對沖制度。

自由黨樂見香港有一套可行的退休保障方案,亦贊同為失業和退 休的"打工仔"提供理想的保障計劃。然而,這些保障計劃應該屬自願 性質,鼓勵參與,而不是強制實施,令僱主或僱員任何一方受損。因 此,基於目前社會未有共識,自由黨認為不應該貿然撤銷對沖機制。 在現階段,不如化整為零,多管齊下,全面加強各項涉及有需要長者 退休福利的措施,以及繼續優化強積金計劃,尤其是降低管理費,以 免"打工仔"應有的利益繼續被蠶食。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