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 (2019年4月18日)

罵政府的不止邵家輝議員,我鍾國斌都有份罵。不過, 他可能在議會內批評多些,我在議會外批評多些。自由黨是建制派, 為甚麼經常罵政府呢?原因是政府越來越民粹。政府很多政策都是打 擊大中小企業,包括針對地產商的一手物業空置稅,以至與中小企做 小生意有關的 cold call。政府推出的政策如果有效果,我們也願意支 持,但這些政策沒有效果。邵家輝議員剛才也說到這點。

說到財政預算案("預算案 "),財政司司長最初公布本年度盈餘可 能會較上年度減少三分之二至只有四五百億元,而當時我們估計盈餘 至少有 700 億元,但最終達 900 億元,即去年的三分之二。現在香港 有結構性盈餘,每年都錄得一千幾百億元盈餘。政府有錢,當然可以 做很多工作。

首先,香港沒有土地,需推動"明日大嶼"計劃填海,可能要花五 六千億元, 市民擔心會花光 所有儲備。 香 港 每年有一千幾百億元盈 餘,只用這一千幾百億元的一小部分,已經足夠填海。香港有能力支 付未來 10 多年填海所需的數千億元,不需動用財政儲備或外匯基金 的款項。我們支持填海,並希望盡快動工。沒有土地,便甚麼也做不 到。填海是香港行之有效的措施,很多地方都是填海得來,例如將軍 澳,該地現在居住了 50 萬人。如果當年將軍澳不填海,這 50 萬人可 安置在哪裏呢?我期望填海工程盡快落實。

有錢好辦事,但是否有錢便甚麼事都可以辦到呢?不一定,例如 醫療服務,現在人人都叫救命,沒有足夠醫生,無法應付病人需求。 但是,政府有錢興建了很多醫院,並預留一兩千億元用於擴充和更新 醫療設施。現在的問題是有硬件,沒有軟件。我們很多年前已經提出, 要輸入海外醫療人才,現在終於有點眉目。以往最大的阻力來自香港 醫務委員會("醫委會"),但最近醫委會"犯眾憎",被全城責罵,我相 信他們現在不敢再"阻住地球轉"。我們期望盡快落實輸入海外醫生, 尤其是容許港人在海外讀醫的子女可以回港執業,能做到這樣便功德 無量。

當然,輸入海外醫生或容許他們申請來港執業需要時間。但是, 現在醫療系統"爆煲",怎樣辦呢?政府現在有錢,可以做一件事,就 是加大醫療券的服務範圍,例如降低適用年齡至 60 歲甚至 55 歲,增 加醫療券金額,讓醫療券持有人轉到私家醫院或診所。部分病人轉到 私營醫療體系,可令公營醫院的壓力相對減輕一點。

此外,立法會所有政黨都同意,政府應擴闊《醫院管理局藥物名 冊》的資助範圍,並向罕有疾病病人提供資助。今年,政府就此增撥 4 億元。如果多了 400 億元盈餘,可否將 4 億元增加至 10 億元或 15 億元 呢?新藥物資助可否由 15 億元增加至 20 億元或 25 億元?政府沒有 預計到會多出 400 億元盈餘,合共 900 多億元盈餘,多撥款十億八億元 用於增加新藥或罕有疾病的醫療資助,絕對沒有問題。所有黨派議員 對此並無異議,均會支持。

社福設施方面,政府表示會撥款 200 億元購置 60 個物業,即每 個物業平均 3 億多元。我不知道 3 億多元在香港今天的物業市場可以 買到甚麼,購買一整幢,一定不夠,購買一個獨立單位,又貴了一點。 我不知道政府如何構思,如何物色這些單位。當然,政府物色到物業 用作社福設施,我們絕對歡迎,但具體如何落實,我真的有些疑問。

主席,我昨天聆聽了漁農界何俊賢議員的發言,心有同感。我與 何議員說話後,他的回應是:"你不是孤身一人(you are not alone), 我陪你"。問題是甚麼呢?他昨天發言時表示希望政府就很多產業, 尤其是傳統產業的未來發展展開研究。今時今日,立法會內至少有一 個議席相對有代表性,政府如何發展漁農業?何俊賢議員說,政府應 該進行一些研究,但政府不理不睬。發展漁農業並非不可行,只是政 府不懂得做或不想做。

我代表的紡織製衣界便不同,我們會嘗試做。如果主席還記得, 便知道在 20 年前的 1999 年,我們完成了一份有關紡織製衣界未來方 向的報告 我記得主席當年也有份處理 由政府撥款完成這份 研究報告。政府當時撥款 600 萬元作為顧問費,進行這項研究。半年 前,我提出業界也要進行一項類似的研究報告,於是向政府申請撥 款。有很多基金可供申請,包括支援中小企發展的基金,我申請撥款 的金額不高,只是 400 萬元而已,但政府竟然只批出 100 萬元,有沒 有搞錯?政府 20 年前可以撥款 600 萬元,支持一個行業完成一份研 究報告,但 20 年後的今天只撥款 100 萬元,這代表甚麼?

何俊賢議員說,政府主動就漁農界展開研究,而政府如果不想就 紡織製衣業界進行研究,我們願意自己做。政府曾經支持我的業界進 行研究,20 年前撥款 600 萬元,20 年後撥款 100 萬元,這代表甚麼? 是通縮嗎?20 年前,政府的財政儲備只有約 7,000 億元,現在政府有 巨額財政儲備,再加上外匯基金有約 4 萬億元資產,但卻不願支持行 業發展,這是甚麼態度?我們紡織製衣業界願意自己進行研究,不要 說 100 萬元,即使是 400 萬元,我們也可以支付。

我的業界自行完成了一份報告,認為傳統行業加上新科技的運 用,便會變成新產業,楊偉雄局長也表示支持。把環保產業當作新產 業發展是世界潮流。我向財政司司長提出建議後,他表示可以向我們 提供資助,並把有關政策寫入預算案,但竟然沒有政策局願意接手這 項工作。這與何俊賢議員提出的問題一樣,業界做了一些工作後,政 策局卻不肯接手,所以我想對何俊賢議員說"你不是孤身一人,我陪 你"。我們也很慘。

傳統產業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科技運用由楊偉雄局長負 責,新行業的產品由環境局負責。我們的建議不知由 3 個政策局中哪 個局處理,最終的共識是由環境局處理,但向環境局提出的建議之後 石沉大海。環境局只懂得徵收垃圾費,對我們提出發展新的環保產業 不理不睬。我不知道局方是不懂還是不想做,政府現時經常說要運用 新思維,發展新產業,但我們完成報告後,提交的建議卻石沉大海。 財政司司長表示願意盡量向我們提供所需要的資助,但卻沒有政策局 肯接手這項工作,我真的不知道這代表甚麼。

我絕對認同現任特首十分積極推動香港未來的發展,但政府做的 工作完全不利產業發展、經濟發展、不利商界。所以,自由黨似乎由"超 級無敵藍絲帶",變成反對派,天天批評政府。政府可否展現誠意? 何俊賢議員希望政府展開研究,政府不願意,而我的業界自己做了研 究,政府又不理我們的建議。我們十分有誠意,提出有利香港的經濟、 產業發展的建議,無需政府承受沉重負擔,只需為我們提供政策,我 們業界便可以自行打拼。但是,至今也看不到 特區政府提出任何政 策,支持傳統產業升級,以帶動經濟發展。有錢不懂得用,只是把錢 存在褲袋裏是沒有用的。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