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根據《議事規則》第 16(4)條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發言 (2019年5月22日)

主席,我動議"本會現即休會待續,以就下述事項進行 辯論:香港醫務委員會放寬非本地培訓專科醫生實習要求的事宜。"

主席,兩個月前提出的事情,今天才能夠討論,但其間出現一些 演變及爭論,令我們更清楚有關情況。很多醫生說我們是外行人,不 宜多發表意見。如果醫學界不是處處表現保護主義,未能以病人的利 益為先,以至本港醫生嚴重不足,醫療體系百病叢生,我們亦不想介 入。

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的事件,讓我們看得很清楚,單靠醫 學界根本難以解決現時水深火熱的問題。我一直認為醫學界只有少部 分人冥頑不靈,過分維護自己的利益,今次亦只是這群醫生沿用過往 混淆視聽的方法,試圖誤導大眾,以為他們的方案是維護醫療水平及 病人利益,其實只是增加無謂的門檻,令相對寬鬆的方案難以通過。

今次的方案只是針對在海外已有足夠 的 臨床經驗 並 取得專科資 格的醫生,他們在本港公營醫療系統已有 3 年工作經驗,並已通過本 地執業資格試。對他們來說,6 個月實習期是多此一舉,豁免是非常 合理的。

然而,醫生 提出的 方案卻 是 畫蛇添足,即使最後 經 過 調整的方 案,亦要求有關醫生在原有機構多工作一年半。如果已在原有機構工 作 3 年,也無法讓人相信他們有足夠臨床經驗,我不相信他們在考試 後多工作一年半,便可叫人有信心。所以,這一切都是謊言,目的只 有一個,就是誤導市民。

這些手法並不奇怪,近日亦有醫生代表不斷向市民及年輕醫生危 言聳聽地說,議員鼓吹輸入海外醫生。今天也有一位醫生在一份報章 表達:"會引入大量水平未達標的內地醫生來港,拖低香港的醫療質 素";他又說達官貴人 -- 我不知道我為何成為達官貴人 -- 包括我張宇人,是為子女回流鋪路。

其實,市民清楚看到,有關言論只是為了掩飾他們醫醫相衞。慶 幸在輿論壓力下,醫委會終於在 5 月 8 日通過民意所向的方案,但醫 學界亦承認,獲得通過的方案對海外醫生的吸引力十分有限。然而, 如此保守的方案亦得來不易,最後要醫委會主席 行 使 多 投 一票的權 力,方案才得以通過。

醫學界經常以專業自主自居,作為醫醫相衞的藉口,也經常提到 《基本法》。我今天亦想提醒他們,《基本法》沒有寫明"專業自主"這 4 個字。《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二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保 留原有的專業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評審各種專業的執業資格 的辦法。"因此,政府有制訂評審各種專業的執業資格的辦法及監管 的權力。

我在 4 年前提出私人法案,要求增加醫委會的非業界委員,後來 方案獲政府採納。即使遇上本會的醫生代表"拉布",以及一位地區直選的醫生"拉布",法案最終在去年 3 月獲得通過。醫委會的權力及組 成,在《基本法》下並非不可改變的。

若業界再對這個問題置之不理,並對引入海外醫生諸多阻撓,無 視全港 750 萬人的醫療需要,市民的不滿只會越來越多。政府應收回 主權,在不影響醫療水平及確保公眾利益的原則下,放寬海外醫生來 港的門檻,以解燃眉之急。

主席,我還想告訴大家,香港有三成醫生在公立醫院醫治七成病 人,而七成醫生則在私家醫院服務,但他們的收入相當可觀,大多數 已成為"星球級"名醫。(計時器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