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根據《議事規則》第 16(4)條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發言 (2019年5月22日)

主席,我發言支持張宇人議員的休會待續議案。

自從本年 4 月 30 日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未能通過豁免海外 專科醫生實習的方案後,事隔 1 個月,在輿論壓力下,醫委會最終在 本月 8 日通過海外專科醫生免實習的方案,即以有限度註冊方式在香 港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衞生署或兩間大學的醫學院任職 3 年的海 外專科醫生,通過執業試後便可免除實習,獲得正式註冊資格。但這 個方案不代表香港的公營醫院醫生短缺問題能夠得以解決,因為方案 只是將把門檻稍為降低一點,對海外醫生而言,吸引力仍然欠奉。

現時香港有 14 651 名註冊醫生,當中不足五成任職於公營醫院, 估計每 1 000 人才有不足 1.9 名醫生,人均醫生比例遠低於鄰近地區, 南韓有 2.3 名,新加坡及日本則有 2.4 名,公營醫療全職醫生的短缺 問題亦因流失率持續高企而加劇。2017-2018 年度公營醫院全職醫生 的整體流失率是 5.8%,大約相等於 314 名醫生,創下 10 年新高。由 於全職醫生不足,有些專科,例如眼科的新症輪候時間長達 3 年,冗 長的輪候時間令市民怨聲載道。

隨着人口老化,市民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自由黨支 持政府過去推出增加本港醫生人手的措施,包括增加醫科生的培訓學額、增加醫生執業資格試的次數、改善公營醫院醫生的薪津安排等。 不過,醫生人手短缺問題仍然嚴重,如要與鄰近城市人均醫生比例看 齊,估計最少尚欠 2 500 名醫生。如要達至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 國的平均水平,即每 1 000 人有 3.4 名醫生,香港尚欠 1 萬名醫生。 為了紓緩醫生不足問題,自由黨希望政府能夠就進一步放寬引入海外 醫生的方案,繼續與醫委會商討。

海外醫生來港執業需要考取執業試,考試由專業知識、醫學英語 技能水平測驗及臨床考試 3 部分組成,但考核內容艱深,而且範圍廣 泛,單單第一部分的專業知識考試便涵蓋本地 5 年醫科課程的所有內 容。然而,對於一名已經取得專科醫生資格的醫生,是否有必要再作 考核呢?

事實上,透過免試形式引入海外醫生來紓緩醫生不足問題,並非 新鮮事物,鄰近國家如新加坡藉引入海外醫生大幅調升人均醫生比 例,由 2000 年的 1 000:1.4,上升至 2017 年的 1 000:2.4,升幅達 七成。為保障醫療安全,確保醫生質素優良,雖然新加坡免試引入海 外醫生,但這些醫生要在監督下完成指定的專業工作,表現亦獲評為 滿意,才可獲得正式註冊資格。

自由黨建議政府應仿效新加坡引入海外醫生的安排,並結合現行 的有限度註冊安排,准許從全球著名大學醫學院畢業的非本地註冊醫 生,以及曾在高醫學水平的海外醫院執業的非本地註冊醫生,以有限 度註冊方式在香港的公營醫療體系工作,在工作 5 年或以上後,如在 監督下完成的專業工作表現理想,便可獲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承認其專 科資格,無須考試或實習,直接獲得正式註冊資格。

主席,要解決香港的醫療問題,自由黨認為要多管齊下,因此, 除了免試輸入海外醫生以外,也應採取其他措施,包括發展基層醫 療、減輕醫管局醫護人員的行政工作等。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