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跟進免遣返聲請統―審核機制有關事宜小組委員會的報告》議案發言 (2019年5月22日)

自由黨一直對假難民這個議題非常關注,我們一直向政 府反映,這類難民絕大部分是假難民,濫用香港的程序,濫用香港的 仁慈,來到香港作姦犯科。從數據上可以見到,為甚麼我們一直有這 個懷疑。根據政府的數據,自 2014 年 3 月開始實施統一審核機制至 2018 年,入境事務處("入境處")總共接獲約 16 480 宗免遣返申請,連 同之前尚待處理的約 2 500 宗酷刑聲請,加上在該機制實施前以不人 道處遇等其他理由提出的約 4 100 宗免遣返聲請,入境處需要在該機 制下處理的聲請共有 23 000 多宗。

保安局和入境處在這一年多以來,大幅增加資源,差不多完成審 核這 20 000 多宗聲請。之前由於人手不足,大部分個案需要等候處 理。剛才同事都提過處理的結果,但我想再說說。在這約 23 100 宗 聲請中,獲確立的只有 77 宗。局長剛才提到,尚待政府作出決定的 聲請有 200 多宗,而已被拒絕的聲請包括已提出上訴的 14 400 多宗及沒有提出上訴的 1 100 多宗。此外,有 6 600 宗聲請已撤回。簡單 而言,這 23 000 多宗聲請中,獲確立的只有 77 宗,而尚待政府作出 決定的只有 200 多宗,這 20 000 多宗聲請中,約 99%全部是假難民。

這些人為何長期逗留在香港?我只可以說,立法會過往很多議員 心地過分善良。對於真正的難民,我們固然要支援,但如果連假難民 我們都賦予同情心,便會招惹很多人來港。

在財政方面, 葛 議員剛才都 說 過,過去 這方面的開支已達 49 億元。這些人未來可以怎樣做呢?香港擁有一套完善的上訴機制, 仍然在港的聲請人有 14 000 多人,如果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駁回了 聲請人的上訴,聲請人不用馬上離港,而是可以立即申請法律援助, 可以再上訴到原訟法庭,以至上訴法庭。如果上訴法庭駁回上訴,他 還可以上訴到終審法院。由於訴訟費昂貴,香港人也不會輕易上訴到 這麼高層級的法院。我相信這 10 000 多人很多都會申請法律援助, 這些費用由納稅人支付。

張議員在席,我知道張議員心地善良,但我希望他考慮清楚。幫 助有需要的人,我們非常同意,但他們絕大部分不是難民,花掉很多 公帑,還令醫療系統難以負荷。最大的問題不是金錢的問題。張議員, 請你告訴我,從報章報道中可以得知,每天有多少宗罪案涉及持"行 街紙"的人斬人、非禮、打劫?

剛才有數位議員說,現在香港居民中,南亞裔人士有 26 萬多人, 佔香港總人口約 3%。他們很多是在香港土生土長或合法移民來的南 亞裔人士,對香港有很大的貢獻。但是,我也接過南亞裔人士的來電, 表 示 他 們 很擔心 身 旁 與 他 們 體貌相似、持 "行街紙 "的人可能 恐嚇他 們,或者香港市民誤會他們是其中一分子。為甚麼香港會弄到如斯田 地呢?

我們一直提議設立禁閉營。如果香港設有禁閉營,他們便不會來 香港,因為來到香港沒有好處。他們來到香港,好的人會找工作,不 好的人便打劫。如果我們設有禁閉營,他們還會來嗎?當然不會,他 們會去其他地方,不會影響香港。

我們仁慈的結果就是今天這樣,已花了四五十億元。醫療系統方 面,如果他們在香港有不適,我們也要醫治他們,給我們的醫療系統 構成負擔。現在街上的南亞裔人士,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真難民, 還是假難民,抑或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香港人,令我們每天提心吊膽。

我一直參與相關小組委員會,在今年 1 月,在保安事務委員會, 入境處提出加快處理個案的新建議,我們也全力支持,希望入境處、 保安局增加資源,盡快釐清這些人是真或假難民。我重申,對於真難 民,我們義不容辭,一定會幫助。香港人一向有同情心,但同情心千 萬不能泛濫,同情心一旦泛濫,便會惹火上身,令全香港人付出代價。 最後,我希望貴局全力盡快處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