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發言 (2019年5月29日)

代理主席,今天我們討論由非建制派議員提出的"對行 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

代理主席,我是新的立法會議員,今屆才進入立法會。在會期內, 正如很多其他建制派同事說,有很多議題上政府都好像衝着我代表的 批發零售界而來。我經常 在 委員會上 與政府 針鋒相對,例如 "限 奶 令",明明大家知道市場有足夠奶粉供應,但政府卻不肯取消。

電子煙及加熱煙方面,世界很多國家也正在使用那些產品,是一 個趨勢,亦證明加熱煙產品的害處較傳統香煙少,但政府卻一意孤行 要禁止。

"人對人"電話促銷方面,政府明知即使立法禁止,若電話從內地 打出,香港市民仍會繼續受騷擾,立法只會煩擾商界,但政府仍堅持 立法。

對於美容業界,當局要設"冷靜期",又要規管美容儀器等,但其 實 問題只涉及 極少數不良分子, 而當局的措施會 令整個行業 經營困 難。

輸入勞工方面更不用多說,我們多番表示各行各業均人手不足, 但當局都是聽完後......最近較好,局長說會積極考慮。我代表的批發 及零售界非常不樂見這種種情況。縱使如此,是否便等於我要對行政 長官投不信任票呢?

作為特區之首,我相信她要平衡不同持份者的看法,正如剛才我 提及的議題,在我的角度來看,我非常不同意,但一些從民粹角度出 發的議員,則可能非常同意。在這種情況下,那些民粹議員是否便要 出來保護特首,令不信任特首的議案不通過呢?

各位朋友、各位議員都可以在香港的議事廳表達意見,但我們需 要實證。正如剛才政務司司長在開場發言中表示,政府會聆聽基於事 實的意見。所以,我希望大家會用理性的方式去討論,而不是凡事都 說不信任。當然,亦有議員說過,所有行政長官都必須經過這個洗禮, 否則怎樣做行政長官?每位行政長官都要被提不信任議案。

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議員剛剛在星期一亦被提不信任議案。在香港 的選舉制度下,這些政治表達方式我是明白的,但實際上是否有幫助 呢?倒不如用這些時間議事論事,討論事項,我相信會更好。

今次這項討論,我相信是由《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 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引發。《條例草案》於 6 月 12 日便會"直上大會",屆時我們便會進行討論。不過,我相信今天其 實是前哨戰,根本大家現在都是就《條例草案》發言。

自上月開始,我已經向我代表的批發及零售界 85 個商會進行問 卷調查,聆聽他們的意見。暫時得到的結果是,大約 82%受訪業界代 表同意/支持《條例草案》,當然也有些不同意的。我亦問過他們為 何支持的比例這麼高?因為大部分商會都是在香港做生意,不會在其 他國家做生意,他們反問我:能容許貪污嗎?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過,有少數業界人士與其他地方或國內有生意來往,我也明白他們 有所憂慮。

所以,自由黨在政府提出《條例草案》初期不斷向政府及保安局 反映業界的經歷和憂慮,希望政府理性地作出適當解說和修訂,令香 港市民對《條例草案》有信心。我相信這樣才是我們理性地需要做的 事,特區政府需要向各位市民解釋。

剛才我也聽到有些議員說,尤其是鄺俊宇議員,現時有百多二百 間學校反對《條例草案》,他讀出學校的名單,讀了 7 分鐘也讀不完。 其實,昨天我在另一個場合也聽到有人談論這件事,我感到很驚訝, 竟然有這麼多學校反對《條例草案》,這麼多學校登報,聽到我也心 寒。當然,我馬上查證發生甚麼事。我看看反對《條例草案》學校的 連結,寫法是:某某學校的教師、學生等對《條例草案》有以下數項 意見,每個版本一式一樣,然後下面是聯署。但是,在聯署前有一個 註腳,註明不代表該學校的立場,也不代表教師的立場,亦不代表全 部學生的立場。我對此感到莫名奇妙,其實那些人代表誰呢?

聯署的人只不過是在這間學校就讀或工作,不代表學校的立場。 反過來說,即某個市民不同意或不明白或不喜歡《條例草案》,而同 時申明自己就讀 那間學校 。 以這種演繹 方式表達 , 初 時 都 令 我 很 擔 心,原來有這麼多人反對。我就讀的中學或其他地區的學校也反對, 為何這麼奇怪呢?我明明是讀"愛國愛港"的學校。再看清楚,原來不 是很多學生反對,絕大部分學生都沒有表態。所以,事情一定要講清 楚,否則香港人聽到也感到莫名奇妙。

另外,亦有同事說司長只談特區政府處理公廁問題。老實說,剛 才我聽完司長 20 多分鐘的發言--市民可翻聽錄音--司長介紹了 特首上任以來特區政府的工作,整段......(計時器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