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改善公務員待遇,提升施政效率及推動創意與創新》議案發言 (2019年6月5日)

代理主席,自由黨認為修正案中建議"檢討目前公務員 薪酬調整機制下,扣減遞增薪額開支的安排",或"研究引入扣減遞增 薪額開支'封頂'安排",這一點我們是有保留的。

首先,為落實公務員薪酬政策,行政會議於 2007 年已通過更完 備的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定期進行 3 項獨立調查,以比較公務員與 私營機構僱員的薪酬。其次,政府每年計算公務員加薪指標時,均會 先進行薪酬趨勢調查,以確保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幅度與私營機構的水 平相若。

不過,根據過往數年的調整,政府最後所採納的增幅,均比私人 市場為高,但往往又因為政治考量,而將原本經調查後所建議給予基 層公務員的增幅向上調整至與中層公務員看齊,這樣我又不認為對公 務員有甚麼不公平的地方。

(主席恢復主持會議)

事實上,公務員即使到達頂薪後,仍可靠薪酬趨勢的淨指標調整 薪酬,而公務員加薪並不是與工作表現掛鈎,在經濟表現良好時,公 務員的薪酬幾乎每年穩定上升,但當本地經濟下行時,公務員極其量 只是凍薪,但私營機構的僱員往往要面對減薪的情況,與僱主共渡難 關。

此外,根據公務員的薪級表,每一薪級相差的金額可達 3.5%至 6%,公務員如果同時調整薪級,又另因通脹而調整薪酬水平,整體 的加薪幅度一定高於私人市場。因此,對於有議員指現時機制蠶食公 務員的薪酬,甚至對已經達頂薪的公務員有減薪之嫌,我們認為是言 過其實。

除此之外,修正案建議公務員體制"全面推行五天工作周",我們 對此亦有所保留。我們認為實行 5 天工作周與否,需視乎不同部門的 崗位、工作性質,以及運作需要。為了維持整體公共服務水平和效率, 有些政府部門,例如紀律部隊、社會福利、郵政、食物環境等,均難 以推行全體 5 天工作。

因此,最重要的是,政府因應工作需要而作出彈性安排,並且在 維持公共服務的整體水平和效率,以及不大幅增加納稅人負擔的情況 下取得平衡,不是"強推"5 天工作周。

整體而言,現時公務員的薪酬待遇已經足以吸引及挽留人才為市 民服務。然而,在公務員薪酬福利不斷優化的同時,我們卻不認為公 營部門的服務效率有顯著提升。

多年來,政府部門之間協調不足,作風官僚及互相推卸問題,彼 此存在各自為政的心態,嚴重拖慢施政的效率。但改革之聲一直只聞 樓梯響,各政策局與部門之間的協調混亂及過時,自由黨早就對此表 示不滿。

早前發生的"單車圍城",便是各個部門,包括運輸署、地政總署、 警務處、民政事務處、食物環境衞生署等互相推卸責任的典型例子。 同類事件多不勝數,我們擔心公務員的官僚文化越趨惡化,難以為市 民提供有效率和成效兼備的服務。

因此,我們認為現時的重點反而應該是,如何強化跨政策局及跨 部門的合作和協調,否則,即使特首親自領導跨部門的創新及科技督 導委員會,亦難以為本港的創科帶來重大的變革。

自由黨支持善用新科技,但礙於政府部門的思維守舊,為減低出 現任何失誤的機會,所採用的科技系統均要求最穩妥,因此都是一些 已經在市場開發多時,以及"非常"成熟的科技。但是,科技日新月異, 到政府落實應用時,有關的系統已經成為過時的產品。自由黨奉勸政 府必須具備新思維,否則香港只會不斷落後於形勢。

最後,我想談談譚文豪議員提出取消公務員參加國情研習班的建 議。我相信譚議員未曾參加過,才會對國情班存有這麼大的偏見。我 曾經有機會參加,事後亦向業界的朋友大力推薦,因為出席的各個部 委是非常坦誠地向學員介紹國家在民生、政治、金融、國際形勢,以 及國防發展方面的最新情況,我認為獲益良多。參觀革命發源地,亦 非常有裨益,視乎出席者以甚麼心態來學習,我也曾經有機會參觀革 命聖地西柏坡,學習前領導人倡議的 "兩個務必 ",我在此引述,他 說:"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第二 個務必是: "務必使同志們繼續 地 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 "。我們要留 意,這兩個務必是當時國共內戰,共產黨剛剛打勝仗後所提出的,我 引述完畢。主席,我認為這"兩個務必"非常有智慧,值得我們學習。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