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推動醫療改革》議案發言 (2019年6月6日)

主席,綜觀今天的原議案及修正案,其實大家均認同共 有 4 個方向需要處理。第一,推動預防性基層醫療服務;第二,盡快 修正公私營醫療系統嚴重失衡的現狀;第三,解決醫院管理局("醫管 局")管理不善的問題;第四,避免人才流失及增加人手。

我先談談基層醫療方面。本港早於 1990 年已在醫療發展策略內 加入基層醫療的理念,但首個以地區為本,推動基層醫療的健康中 心,卻到今年 10 月才會在葵青區啟用。政府於 2007 年 11 月底成立 的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仍在制訂藍圖和估算人手需要。本 港基層醫療至今還在起步階段,當局實在責無旁貸。

家庭醫生無疑在推廣基層醫療方面起重要的作用。不過,大家須 知道,普羅市民一直未能養成看家庭醫生的習慣,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家庭醫生的收費不便宜,而理想的解決方法當然是增加家庭醫生的 供應。然而,這又回到老問題,即香港不單欠缺家庭醫生,連其他類 別的專科醫生亦嚴重不足,即是人才供應"塘水滾塘魚"。

同時,香港不應忽略中醫在基層醫療的角色。中醫着重固本培 元,大多從保健及預防疾病着手照顧市民健康,理念與基層醫療如出 一轍。

主席,自由黨支持參考"公私營醫療協作"模式,把私營醫療服務 納入第一道醫療防線的發展規劃中。事實上,鑒於香港公私營醫療嚴 重失衡,自由黨一直鼓勵當局加強公私營合作,由政府資助部分費 用,鼓勵較有經濟能力的病人,特別是癌症病人,從公營醫院分流到 私營醫療系統。

以醫管局推行的白內障手術公私營協作為例,多年來成功把大量 病人分流到私營醫院進行手術,已見顯著成效。近年私營醫院相應大 幅調低白內障手術的費用,讓中產人士大大受惠。不過,自由黨想指 出一點,現時許多病人當發現身體出現嚴重及須長期診治的毛病時, 仍會請私家醫生寫轉介信,轉到公營醫院作長期跟進。究其原因,是 由於私營醫院的收費高昂,即使買了保險的病人亦未必能夠負擔,所 以乾脆回流到公營醫院。

當然,我們需要加強監管私營醫療的收費,但這也解決不了香港 供不應求以至私營醫療服務收費高昂的現象。再者,在大灣區"1 小時 生活圈"的刺激下,香港是有必要擴大私營醫療系統的需要,但這又 回到土地及人手的問題。醫學界常指,不應動輒將問題扯到人手不足 方面;他們反將矛頭指向醫管局,批評當局管理不善、資源錯配。自 由黨同意如要解決香港的醫療問題,必須多管齊下,包括減輕醫管局 醫護人員的行政工作、解決資源分配不均,以及在季節性流行性感冒 ("流感")高峰期間彈性調配人手等。但這並不與輸入海外醫生互相排 斥,兩者理應同步進行。

自由黨經常批評醫管局審批新藥物時間過長,有需要放寬。然 而,對於是否取消藥物名冊制度,由政府直接資助,我們則認為需要 先研究清楚後者是否確實比較可取,在審批資助方面尤其須作詳細討 論,包括政府出資的金額。

主席,醫管局已準備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但有硬件,沒有軟 件亦於事無補。今天廣大市民已承受醫生人手不足的副作用,公營醫 院專科輪候時間屢創新高。香港必須有足夠的醫院和醫護人員,才可 配合醫療改革的施行,令病人求醫時有更大的自主權及更多選擇。我 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工作的門檻。說到底,這只 是供求的問題。當醫生人手不足,私家醫生的收費越來越貴,病人寧 願到公 營 醫院求醫,而公營醫院醫生收入永遠追不上私家醫生的收 入。當私家醫生已成為我在此曾提及的 "星球人 " , 即 1 星期賺 取"1 球"(即 100 萬元),莫非我們也要讓公營醫院的醫生 1 星期賺取 80 萬元,以挽留他們嗎?

醫療改革固然重要,但不代表我們要一面倒投入資源,不講求成 本效益。否則,隨着人口老化日趨嚴重,在有限的資源下,醫療成本 將越趨高昂,難以應付。

(代理主席李慧琼議員代為主持會議)

我在此再次呼籲:香港市民真的要認清楚,輸入外地專才醫生並 不會降低我們的醫療水準,相反,水準會因而得以提高。千萬不要讓 少數為了維護個人利益的人誤導,特別是我們議會內有一位議員,即 使他從地區直選中勝出,但為了維護個人利益,經常反對輸入外地醫 生。多謝代理主席。